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怀念的 > 第1章 是同事吗

第1章 是同事吗

《我怀念的》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第1章第1章

《我怀念的》

冯一一是个挺普通的女孩子,唯有两件事稍稍特别。

第一件是她的名字。她出生时,冯爸听说是个女儿扭头就走了,冯妈那会儿头晕体虚的,想着随便取一个,就叫“冯一”吧,第一胎嘛!还好护士小姐说了句“‘冯一’不像个女孩儿名字”,冯妈才又给加了个“一”。

可能真是给冯一一这名字带的,过了几年家里真的添了二胎,这回冯爸冯妈特意托人给查了胎儿性别,得知肯定是个儿子,冯爸花了八百八请人给儿子算名字,最后千万斟酌的叫了个“冯一帆”,笔画是算过的,字面意思也好,象征着宝贝儿子一生一帆风顺。因为恰好有个“一”,倒显得冯一一的名字也是认真取的了。

冯一一第二件不普通的事是她的血型:她是rh阴性血,俗称的熊猫血。

熊猫血顾名思义是种很罕见的血型,因此熊猫血的输血费用比普通血贵。冯一一四岁那会儿不小心磕破了头,冯妈抱她去医院,缝了好几针还输了一袋血,那会儿正要过年,因为这事儿过新年冯妈只给冯爸和她买了新衣服,没舍得再买冯妈自己的。等到冯一一上小学的时候——那会儿家里已经有弟弟了,她手臂上被学校的窗户玻璃划了个大口子,那次是老师送她去的医院,冯妈下班过来交钱,回家路上冯妈给她算了笔账:她这进出医院一次,冯妈一个礼拜的班都白上了。家里弟弟正在长个子,早上只喝一瓶奶不够了,正要给他加晚上一瓶奶呢……“那我的那瓶牛奶不喝了吧,留到晚上给弟弟喝!”七岁的冯一一对逆风蹬自行车的妈妈大声说。

“行吧。”冯妈答应的挺干脆,“女孩儿也不用长那么高……再说牛奶就是补钙!回头家里吃虾你别吐壳,嚼吧嚼吧咽了,也就补钙了。”

“知道啦!妈妈!”

从小没心没肺的小家伙,不知道害怕,手上这伤还热乎着呢就在自行车后座扭着屁股中气十足了,冯妈愁的不行,说:“妈告诉你,你这血型特别特别稀罕!有多稀罕呢:别人受伤了进医院,逮十个人总有一个能给他输血的;你要是受伤了,逮一万个不见得有一个能给你输血的。你知道没血的话、人就会死吧?”

“不知道啊!”冯一一兴高采烈的玩着自己手上的纱布,傻乎乎的说。

“那妈妈现在不是告诉你了么!没人给你输血你就会死!”冯妈觉得这丫头太缺心眼了,得加重力道:“你想想看,你要是受伤了,能不能一眨眼凑齐一万个人?”

“不、不能……吧?”

“当然不能!”冯妈呼哧呼哧踩着自行车,“你记得表舅婆吧?去年她死了你爸带你和弟弟去给她磕头——”

“爸没让我进去,让我在外边儿看车!”冯一一脆生生的打断。

“……对!就是那个表舅婆!她就是摔了一跤,没凑齐一万个人!然后她就死了……”

不长的一段回家路,亲戚中因为意外来不及输血而死的人已经够写一本三十六回的《死|亡|笔|记》了,这些人都是冯一一见过或者听说过的,太真实太有代入感了,小姑娘听着听着,拽着妈妈衣角的手越来越用力……她从不知道这世界是这么可怕的,头顶上的天都黑沉沉的往下掉似的。

终于到家了,以往冯一一都是不等停就欢快的跳下自行车的,这天直到冯妈停稳车子她才巴着坐垫弯着腰滑下来,战战兢兢的,直到双脚落地才大出了一口气。

过了几天家里真的买了虾,冯一一分到了小半碗,她小心翼翼的全给嚼了!她那瓶牛奶已经归了弟弟了,这几天看弟弟早上晚上各一瓶喝的津津有味,她嘴上不说心里其实可羡慕了!现在好了,她心里不难受了:以前家里吃虾都尽着弟弟吃,弟弟吃剩下的才轮到她,还得分几个给冯爸下酒,可今天,冯妈豪气的给她先盛了足足小半碗!

冯一一捧着她那小半碗缺头少尾巴的小虾,特别满足。

**

冯一一从此以后特别当心自己,再也没有受过需要输血的伤。她小心翼翼的长大了,念完大学工作了几年,一晃就二十八岁了。

二十八岁的冯一一没有男朋友,好像有点不普通了。

刚到二十八岁的这一年,过年的时候家里亲戚们来,冯一一被七大姑八大姨抓住了盘问怎么还没男朋友,紧接着就有张罗着给她相亲的……这个新年冯一一过的挺狼狈,见人就低头躲着走。

年初二那天,家里摆了三张桌子打牌,客厅被熊孩子们霸占了,冯一一躲进自己房间,卷着被子窝在床上看韩剧。正为大长腿们如痴如醉,手机叮叮叮的响起来,拿起来一看,是沈轩的拜年短信,祝她新的一年平平安安无病无灾。

冯一一顺手回复了新年快乐。

沈轩回的很快:不怎么快乐唉!

冯一一:怎么啦?没要到压岁钱吗?

沈轩:不仅没要到,还发出去好多。散了财还要被催婚,怎么快乐得起来嘛!

冯一一心想鬼才信你!杏林世家的公子哥,一手好医术,才三十五岁已经是g市最贵的私立医院的院长,长相嘛——也就谢嘉树那样的站旁边才能把他比下去几分……这样的黄金单身汉只有自己不肯找的,跟她在这儿抱怨被催婚,叫她这种大龄剩女情何以堪!

要是早几年的冯一一,这会儿大概会回复:你只要跑出去站马路上吼一声,大堆大堆的姑凉扑上来好吧?骚年你为赋新词强说愁了哟~

可二十八岁的冯一一回复的是:拍肩!

这回沈轩久久没有回复。冯一一也不在意,滑进被子里继续花痴口水她的大长腿。

过了好一会儿,被子上面的手机屏幕一亮,一条短消息跳出来,依然来自沈轩:元宵节跟我回家吃饭吧。

冯一一顿时就被震惊了!可就在这时,大长腿抬起他的大长腿把另一个大长腿踹进了游泳池里……冯一一的震惊顿时就被刷新了!

大长腿们太幼稚了!简直比谢嘉树还幼稚!不过这画面真好看啊真好看!

**

接连被震惊了的冯一一摸出房间去倒水喝,冯妈正在厨房里忙活,见女儿披头散发的进来倒水,按着手下的白斩鸡剁下一只腿递给她。

自从每个月往家里交四千块钱,冯一一的家庭地位明显上升了!要不虽说弟弟爱吃鸡翅膀,但是冯妈觉得鸡腿肉好吃、也总是硬塞给儿子的。

“刚你三表姨说她女婿有个同学还是单身,回头找机会带来家里吃饭——你这几天在家也别弄得这么邋遢,万一人忽然来了呢!”冯妈剁着鸡,叮嘱女儿。

冯一一不太乐意:“表姨的女婿四十几岁了,那他同学……”

“你以为你自己是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冯妈翻了一个白眼,“就算二十出头,你长得又不多好看,我们家条件也不是特别好,你下头还有个弟弟……人家也要看你条件的好吧?”

“哦……”冯一一默默的往外走,走两步又退回来小声说:“妈你先问问人长什么样、在哪儿工作月薪什么的……”

“问了!”冯妈奋力挥舞着菜刀,“在银行!一个月能有七八千——银行福利好!长得嘛,你表姨说她见过的——配得上你!”

冯一一听这话心里抖了一下,打心眼里的觉得这事不靠谱,在门边磨磨蹭蹭半天,犹豫的说:“妈妈,其实我也能带个人回来吃饭……”

“啥?!”冯妈一刀重重跺在案板上,提高嗓子问——她是真没听清楚。

可冯一一被雪亮的菜刀吓回去了,心想万一沈轩那是开玩笑的怎么办?就算不是开玩笑,只是叫她去他家普通吃顿饭怎么办?完全不是那个意思怎么办?

她像只兔子一样贴着墙角蹦回了房间。

刚才她没回复沈轩,也不见他再有短信追来,冯一一摩挲着手机半晌,心里来回的设想又来回的否定,最终还是迈不过去这个槛,到底还是回复沈轩说:元宵节有安排了。

沈轩很快回了一句:“好。”

**

沈轩关了手机攥在手里,抵着眉心揉了两下,一边笑一边自嘲的摇头。他家那个在市里主持a级医疗班子的堂哥凑过来八卦:“和谁发短信呢?看你瞳孔都不聚焦了,是个姑娘吧?”

沈轩笑笑,收起了手机。外科医生有一双很好看的手,沈医生尤其,手指修长干净,握在淡金色手机壳上,和他那张脸一样的勾人。

“嗯,是个姑娘。”

“是同事吗?”堂兄来了兴趣,“不会是医药销售的吧?”

沈轩笑着看了堂兄一眼,说:“不是。她算是我一个病人。”

还是个老病号,早几年的时候几乎是一个礼拜来两次医院,咳嗽一声都要来化验血常规。这两年她工作忙起来了,人也长大了,心性压下去不少,不再那么一惊一乍的,但一年四次的体检是雷打不动的,平时偶尔小病挂水也都是他亲自经手。

沈轩想起冯一一就不由自主的笑,他家堂兄却是一脸很不看好的神情:“病人啊……身体不好可不行。”

沈轩听了笑的更乐了:“她身体好的很,能吃能睡会保养,比我健康是肯定的。”

“你小子……”堂兄觉得和这丫聊天费劲,可眼看沈家就这么一个老光棍了,不得不操心一把:“看你笑这么骚,真喜欢啊?真喜欢你追回来啊!”

沈医生修长漂亮的手指摸着下巴,笑的更加风骚了:“嗯,我也觉得就这样放弃有点可惜。”

**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是“长着翅膀的大灰狼”这个名字的五周年纪念日。

五年前的今天我写了《盛开》,五年后的今天,谨以《我怀念的》,给所有知道“长着翅膀的大灰狼”这个名字的人。

感谢你的青春曾与我相伴。www.12xs.com

第2章第2章

**

这种事儿没法跟家里人说,冯一一第二天约了闺蜜子时出来聊天。

子时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漫画家,冯一一以前曾经在一个漫画网站当编辑,子时是她手下最当红的作者。后来子时嫁给了盛氏总裁盛承光,沈轩是盛承光的发小也是家庭医生,子时就把沈轩推荐给了总往医院跑的冯一一。

起先是“沈医生”,后来因为子时和盛承光这一对的关系,“沈医生”变成了“沈轩”,年轻男女在一块玩得好,偶尔也约出来吃饭看电影,但是冯一一真没想过沈轩能看上她。

“为什么看不上?你哪里不好了?!”子时力挺好友,又说:“其实我老早就觉得你们俩挺相配的!”

冯一一表示很感动,但是:“除了性别和年龄,没什么相配的了。”

子时很不赞同,隆重其事的列出了冯一一的优点,听得冯一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深情的对子时说:“不如让盛承光和沈轩搞基吧,成全你我的真爱!”

子时脾气好,被她这么插科打诨也没生气,只是叹了口气,说:“你也该考虑结婚的事情了,至少得有个交往对象,谈一场恋爱。”说到这里,欲言又止。

窗边阳光很好,垫满了靠垫的圈椅很舒服,冯一一惬意的喝了一口奶茶,正经的说:“沈轩就说了那么一句,咱们别脑补了吧……回头我会和他聊一聊的,看他到底什么意思。”

子时关心冯一一,抱怨说:“没头没脑的邀请你去他家,也不说清楚。”

冯一一倒是觉得挺正常的:“这年头都这样,大家都不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了。”

“一一,”子时琢磨着这话里似乎对沈轩有几分维护之意,“我们先不管沈轩,你对他有什么感觉?”

“做朋友挺好的,”冯一一有些犹豫,慢吞吞的说:“真的要往男女那方面考虑的话……感觉不对。”

不对?子时转念一想,不由大惊:“他是……嗯?!”

冯一一含着一口蛋糕差点噎着,连忙摆手,“不是!不是gay!他喜欢女人的!”

“是吗?”子时倒有些不放心了,“沈轩这些年一个女朋友都没有过……想想是有点不对劲啊。”

冯一一不能把其中隐情对她和盘托出,只能用很肯定的语气说:“我真的确定,沈轩他真的喜欢女的!”

“那你到底在犹豫什么啊?哪里感觉不对了?”子时又问。

想了半天,冯一一干巴巴的答说:“犹豫就已经是不对了。”

不够喜欢,才会犹豫。子时明白这个道理,一时也沉默下来。

冯一一说了这么久心情倒是开朗了许多,语气又恢复了平时:“我估计沈轩他也是一时情急凑合吧,可能没我们想的这么认真啦!反正他也没真的表白,暂时我就当没事儿吧,以后他再有动静再说吧。”

子时点头不已,觉得这话倒是很有道理——总不能沈轩暧昧一下她们就开始挑选婚纱。

冯一一捧起热气腾腾的奶茶,转移话题说点别的:“我家小熊今天去哪儿了?”小熊是子时和盛承光的女儿,今年已经上小学了。

“她跟盛承光拜年去了。”子时本来也要去的,接到冯一一电话就出来了,“对了,你知不知道——谢嘉树回来了?”子时斟酌着语气,说。

果然冯一一愣住了,过了一小会儿,才干巴巴的“哦”了一声。

“不知道啊……我们没联系了。”她慢腾腾的放下手里的奶茶杯子,“谢嘉树他现在怎么样?几年没见面了,还是那么骚包吗?”

“没有哦!他完全变了一个人……他来给小熊送礼物,我差点没认出来他。”子时小心翼翼的建议:“一一,要不这几天我约起来我们大家聚一聚吧?”

冯一一笑笑。

“他应该不想见我吧?”如果谢嘉树想见她、提起过她,子时肯定早就安排了,“或者他也许已经忘记有我这么个人了。”

g市谢家是与盛家比肩的大家族,谢嘉树是谢家嫡系唯一的男孙,他的亲姐姐执掌着整个谢氏,更兼谢大少英俊倜傥、风流无两,连g市第一公子的头衔都曾落在他头上,这样的人,本来就不应该与她这种普通人有甚交集。

何况这几年他在美国有了自己的工作室,签下的艺人模特都是当今第一线炙手可热的,现在的他应该已经完全和“普通”这个词没有交集了。

“大过年的,他回来了肯定特别忙,你别和他说了……说真的,我以前和他不是一路人,现在就更不是了。”冯一一对好友笑得无奈又坦诚,“我就想普普通通的活着,如果沈轩不合适,我再找别的,找一个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的,生个小孩子,以后和小熊一起玩。”

她们坐在窗边,冬天的晴好阳光从街上照进来,冯一一看着自己扶着玻璃杯的手,早上出来得匆忙没有涂保湿霜,这会儿手背上细细的纹路在阳光下显得微微憔悴,再也不像二十岁时的青葱水润了。

子时看着她神色怅然,轻声的问:“那我叫盛承光给你留意一下好不好?”

之前她也这么提议过,冯一一一直不肯,这回却点头了:“身高比我高点儿,长得不难看,年收入和我差不多就行。”说完又加了一句:“别太高帅富了!吃不消!”

子时郑重应下了。多年好友,她知冯一一甚深,刚才还为沈轩犹豫不定的人,提起谢嘉树之后立刻答应相亲……“也不知道谢嘉树这次回来待多久,要是他去找你,你也别太抗拒他……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冯一一听了,仿佛从前那样不在乎的耸耸肩膀。

**

回去的路上,慢慢的走向地铁,转过街角时似乎有一个高个子男人站在那里,冯一一心惊肉跳的,生怕那是谢嘉树,定睛一看什么人也没有,她心里又一下觉得空的慌。

谢嘉树……冯一一其实早就知道他和以前不一样了:他的工作室和好莱坞都有合作,国内的娱乐报道当然常常会提起。换做以前,谢嘉树肯定穿得比他手下一线男星还醒目、拉风的占据照片最大篇幅,可现在他居然很少接受采访,偶尔出席重大活动时被拍到,也是在很低调的大合照里。

可即使在明星争奇斗艳的大合照里,即使常常是最简单的黑衫白裤,谢嘉树也英俊的很过分,令人一眼只看见他。

以前他总逼她夸他英俊,可那时候冯一一向往的是成熟稳重的男人,总是嫌弃他骚包的像只孔雀,现在他变成了她曾经向往的男人,她却只能在娱乐新闻偶尔一闪而过的镜头里看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