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清泪翡翠 > 第7章 裹着淡蓝色的浴巾走出浴室

第7章 裹着淡蓝色的浴巾走出浴室

恨在心里口不语的山岸恭子,面无表情的看着热情相吻的情侣,心里自有另一番打算,她山岸恭子看上的男人绝不拱手让人。

在尴尬的气氛下,青翡翠又被灌了几杯酒,她不能免俗的也喝了不少酒。当烈酒的后劲一上来,上官日飞不顾满室怪异的眼光,在清醒的最后一秒钟和青翡翠冲出会场,叫了计程车直奔回家。

当他们消失之后——

“恭子,你有几分胜算?”

“我要他,父亲,不计任何代价。”

山岸和夫父女俩不约而同相视一笑,笑意中有丝阴鸷。

第五章

白绅士在门外猛抓,黑丫头则喵喵叫的抓抓颈上的毛,在得不到主人的反应后,失望的垂下头,走回楼下的窝里玩毛线球和吃冷掉了的猫食。

在近午的此刻,隔壁有扇半开的门,一地散乱零星的衣物,长裤压着套裙,丝袜挂在椅背上,男用子弹型内裤被踢到衣柜下,胸衣在窗户旁晃动着。

而在舒适的大床,两具交缠酣睡的男女半掩着赤裸的身子,满足的露出甜甜笑意。

“嗯!头好疼哦!”撑着头,眼睛无力睁开,青翡翠往左摸索着床头的止痛药,但一堵硬梆梆的大墙挡住她的手,她神智尚未清醒的在大墙上搓来搓去。

“女人,你昨天要的还不够吗?”同样是醉酒,上官日飞醉的是身体而不是脑子。

低沉浓厚的男声唤醒她的理智,她蓦然瞠开眼,“你……你怎么会在我床上?”她惊讶的拉高被单。

他轻轻的笑出声。“宝贝,你看清楚点,这是我的房间、我的床,不过我不介意你来分享。”

“该死,我昨天喝醉了。”明知道自己没酒量,她还傻傻的灌了几杯。

“不要用醉酒当借口,抹杀我们昨夜彼此需索的美好结合,我爱死了你的呻吟声。”上官日飞将她搂人怀中轻吻。

哦!真是羞死人了,对于昨夜的一切,她一点感觉也没有,醉过头了。“你可不可以闭上你的鸟嘴,我的头快痛死了。”青翡翠不敢说出口的是,她全身像是打了一场仗般酸疼不已。

“我去帮你调杯特制的醒酒药。”他光着身子下楼,不觉有何不妥。

上官日飞虽然酒量是婴儿级,可是他有一个特异身体,就是不管他喝再多碗,隔天醒来就像睡了一个饱觉,水远不知宿醉这玩意有多折腾人。

不一会儿,他拿了碗东西进房,“喝吧!喝了你会觉得轻松许多。”他哄她喝药。

“你有暴露癖吗。穿上衣服会长癣呀?”她还不习惯见他的裸体,低头喝着醒酒药。

“反正待会还得脱,穿上多麻烦。”上官日飞接过空药碗一搁,拉开被单钻进去,双手环抱她滑嫩的腰肢。“你好香哦!”

“不要这样啦!让我起床!”

“不要,我要玩亲亲。”他像小孩子般耍赖的在她胸前落下点点星吻。

青翡翠无力制止他的柔情,微喘的说着,“我……我要回去喂……喂猫。”

“猫咪一餐不吃不会饿死,可是我好饿。食物,你别跑,我来了。”上官日飞翻身覆上她,不给她反对的机会吻住她的呻吟声,一场男人与女人的原始战,再一次在床上展开,奏着恒久不变的欲念之歌。

???

在一阵嘈杂的电话声醒来,上官日飞咕哝一声把头埋在青翡翠乳沟里,听而不闻的享受暖玉温香,不得已她只得随手按了个通话键。

“喂!青翡翠。”

电话那端顿了一下后大笑。“翡翠姊,好好笑哦!我本来打去你家没人接,后来想打飞飞家的电话,没想到还是拨回了家。”

“咦!你是谁?”这人怎么劈哩啪啦一开口就没完没了?

“除了水晶那个智障儿还有谁。”埋在她胸口的脑袋闷闷的说出一句话。

“咦!你身边怎么有男人的声音?哦喔!你偷带野男人回家睡觉。”她准是听不清楚乱猜。

“什么野男人,你老公今天没打你是不是,小心我揍得你屁股开花。”敢叫他野男人,这个白痴水晶。

突然被这么一吼,绿水晶吓了一跳,随即想到这个声音好像……莫非是……“飞飞,你在我家干什么?是不是不要脸上门要饭?翡翠姊,你不要再浪费粮食喂懒鼠了,让他自生自灭。”

“你这个笨蛋,你打的这支电话是我家的,还有你的心也太狠了吧!什么叫自生自灭?”还要饭的,当他是乞丐?

“什么时候你家的电话迁到我家了?”她家里每个房间都有私人专线,不需要多装一支电话。

“跟白痴讲话会老的很快,你的电话是打到我家,没有打错……翡翠,你不要径自的笑好不好?”

听他们的对话,青翡翠很难忍俊不笑,尤其水晶妹子傻呼呼的回答更加使她笑得直打滚,难怪有人会看不下去。

“翡翠姊在你家?为什么她会跑到你家去?”绿水晶不解的问,她心想,家里有七、八个房间呀!

“正确的答案是……”上官日飞看青翡翠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很邪气的勾唇。“在我床上。”

“天呀!不准乱说。”她飞扑过来的身子,却捂不住已经出口的声波。

“床上?她在你床上做什么?”一时绿水晶没往那方面想,只当青翡翠同她一样爱玩。

青翡翠摇着头。“没事,是小猫跑到床上了。”

“是你这只小花猫,弄得我浑身血脉偾张。”他故意要让绿水晶知道。

“别听他胡说,他……哎呀!别拉,快穿上衣服,你……不要吻我那里。”她轻微的呻吟声传向电流那头。

反应是慢了一步,但那并不代表无知,一阵响雷敲进了绿水晶脑中。男女之间的闺房之乐她可不陌生,谁教她有个热情又需索无度的超人老公。

“上官日飞,你不要动,我马上到。”咔一声,绿水晶把电话挂断了。

“全是你害的,这下我有什么脸见人,快起来啦!”青翡翠嗔道,她真的不用见人了,这种事……唉!丢人呀!

“不要急嘛!等她打完电话通知琥珀,然后琥珀再飞车去接她,至少是一个小时以后的事。”

“你说她真的会过来,还拉着琥珀?哦!你能不能打个电话给她们,我刚因羞愧而亡,叫她们不用过来。”

上官日飞半坐起身,从身后搂着她摇晃。“我们是因爱而结合,没什么好羞愧,不准贬低自己。”

“我们之间的进展太快,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她们一定会看轻我,责怪我勾引你。”

“哈……哈……”他大笑的捶着床。“你放一百二十万颗心,那两个变态女要千刀万剐的对象是我。”

“你?!可是做错事的人是我,你就像她们的亲大哥。”她有些难过的说,好不容易获得的友谊,却被一夜摧毁殆尽。

“你没错,两情相悦自然会发生的结果谁敢说错?而且待会挨拳头的一定是我。”

“她们会……揍你?你在开玩笑吧!”青翡翠心想她们的行事作风是乖张了点,但应该不至于会出手伤人。

“句句实言,她们全是大女人俱乐部的发起人,认定一切都是男人的错,而且不准申诉。”光看这几年自己被她们俩吃得死死的悲烈就知道,原本以为她们嫁了人之后会转性,没想到又多了两名殉难者。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14

“是吗?她们有这么霸道?”不准申诉?他一个大男人居然会怕两个小女人?那才是笑话。

“你不知道霸道、跋扈、专制、不讲理是专为她们设定的名词吗?你先去洗个澡,我想办法消消她们的火气。”上官日飞温柔的吻了她一下,下床穿上长裤,把空间留给青翡翠。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来到浴室,扭开水龙头准备泡浴,她才惊觉白皙的肌肤多容易留下吻痕,不知用粉底能不能盖住。

想起先前的欢爱,一丝甜蜜的暖流热和了身子,他像顽皮的孩子轻抚着她的身子,以自己的需求为需求,虔诚膜拜神圣的女神般温柔的爱她。继而他狂热的引导她迈上天堂的殿堂,带领她探向未知的领地,教她无法拒绝的陪他一直沉沦沉沦……

在水面上,她用食指写着——上官日飞,我爱你。

???

裹着淡蓝色的浴巾走出浴室,青翡翠意外的在床上发现折叠整齐的换洗衣物,感动他细心的先一步到隔壁取来她的衣服。

“为什么你要这么可爱,教人不爱上你都难。”她深吸了口气,眨掉眼中的露珠,满怀柔情的换上家居服。

步下楼梯口即闻到阵阵浓郁的乳香味,入眼的景象让她忍不住揶揄,“大明星裸着上身在厨房洗手做羹汤,不知要掳获多少纯情女子的芳心。”

尤其是他胸前那条有加菲猫图样的大围裙,套在他坚实有致的肌肉上,性感的教人想咬上一口。

“千万不要太感动,我会得意忘形的。”上官日飞转身低吻了她一下打了个招呼后,继续手边的工作。

“你在干什么?”她探头一望。“烤饼干?你这么大的人还贪吃甜食。”这个大男人活像个小孩子。

“错了,这不是给我吃的,你真当我是长不大的小鬼呀!”他沾满面泥的手轻画她的桃腮。

“别这样,我可不想用面泥敷面,你比较需要。”她随手撕下已成型的面团抹在他脸上。

“好啊!你想玩,我奉陪。”他高举两手粘答答的面粉稠,作势要往她脸上涂抹。

“不要呀!请原谅小女子一时的手部中风,做出不经大脑之动作而美化了阁下的俊容。”青翡翠反射表情退到客厅,以屏风隔开两人的距离。

上官日飞故作无救的表情摇摇头。“原本吾善心大发欲放你一马,孰知你不知悔改推卸责任,本大师非痛下佛手,以救苍生不可。”末了他还“阿弥陀佛”呢!

“不准过来,你给我站住!”青翡翠尖叫的指着他,在客厅找寻遮蔽物。

“放下屠刀,立地成怫。施主,你不要作无谓的挣扎,还是乖乖受死吧!阿门。”他虔诚的低头在胸口画十字。

“佛家有云,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上帝也说:我将为你背赎罪恶的十字架,所以我无罪。”她辩解道。

“唉!”他带笑的眼眸藏着得意的光彩。“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不信教。”

“啊!”

趁她不注意的时候,上官日飞一个快步将她扑倒在沙发上,双手丝毫不客气的在她脸上蹂躏涂抹,青翡翠挣扎护住自己的芳颜。

“住手!上官日飞,啊——不要啦!”

两人在沙发上嬉闹了一会,全成了面粉人,彼此互看了一眼,大笑的相拥而吻,无视脸上、身上的面糊。

半晌之后,上官日飞突然慌张的跳了起来。“糟了!我的饼干。”

青翡翠好笑的拉着他“白色”的手臂。“不打紧,我并不爱吃甜食。”

“谁说那是为你做的?”他无奈的翻翻白眼。

“怎么,你不吃、我不吃,那干么费心去完成它?”这点她倒是不解。

“因为它是贿赂品。”以为他爱呀!他着实是逼不得已才下海……下厨的。

“我以为你需要贿赂的人是我。”她一副哀怨的小女人模样半嘟着嘴。

瞧她那模样,真是教人甜入心坎。“别演戏了,女人,快来帮忙。”他一把拉起她不情愿的身子,用越擦越惨的手臂抹去她脸上点点糊渍。

“我自个来,你把我画成日本艺妓了。”拨开他的大白手,青翡翠径自在橱柜的镜面前用水洗净。

“你是我见过最美丽的艺妓。”他手搓揉着面团,嘴巴不时偷吻她白净脸庞。

青翡翠一听,有些嫉妒的阴着脸,“看来你品尝过不少各国佳丽,希望我还合你胃口。”演艺人员私生活之糜烂众所皆知,她不会傻得认为他是一潭清流,洁身自爱的做个圣人。

“不要吃这种无所谓的醋,我承认自己有生理上的需求,但我并不滥交,也从未渗人男女私情。”上官日飞深情而带着宠溺的眼神搂着她,“唯有你深深撼动我心底那根弦,情不自禁的想去爱你。”

“你不后悔爱上一个离过婚的女人?”

“后悔,非常的后悔。”

“什么?”青翡翠眼中有着受伤的神情。

“后悔没在你未嫁前先遇上你,这样我就可以自私的拥有全部的你,才不至于让你多受一次伤害。”

这个男人……“讨厌,你故意想看我哭是不是。”自从遇见他,她不知因感动而哭了几次。有时候连梦里都因为无法承受那份幸福感,偷偷的滑落两行泪在枕畔间。

“记住一件事,我爱上的不是你美丽的外表,而是因为你是我灵魂失落的另一半。现在它回来了,我不许它再离开我的生命。”

青翡翠反手搂抱着他的裸背,来回摩挲。“感谢老天让我遇见你。”她好幸福哦!

“谢错了吧!你该谢的是那两个恶女,是她们把你带进我的世界。”他调皮的纠正她。

“的确,我该好好谢谢水晶和琥珀。哦!对了,她们不是要过来?”

上官日飞懊恼的拍拍额头。“差点忘了这件事,你帮我把做好的饼干先放进烤箱里烘烤。”

“我懂了,你想用这些饼干贿赂她们。”她们是吃不胖的甜食一族。

“宾果。有了这些祭品,火神才不会喷火。”绿水晶脾气倒还好,紫琥珀才是最难缠的“赤链蛇”。

“要不要为你准备急救箱?”青翡翠打趣的把饼干放进烤箱,设定好温度和时间。

“女人,你很没有同情心,一点都不懂有难同当这个简易的成语。”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所以请不要怨我。”她已经做得仁至义尽,至少有想到急救箱。

“哦!夫妻?!你想要嫁给我了吗?”他暧昧的用舌尖挑逗她敏感的耳后。

“专心做你的事,别想歪了。”婚姻,曾经禁固她的灵魂,现在,她渴望重入樊笼。

“我很专心的在做……爱做的事。女人,你没感觉到吗?我真的很专心。”他沿着她的颈线一路吻到微露的胸口。

“不要叫我女人,臭男人。”她微闭着眼后仰,让他的唇舌有更大的游戏空间。

上官日飞抬起头直视着她。“女人,你从没唤过我的名字。”

“没有吗?我记得喊过几次。”她的身子因他的停止而发出不满。

“没有,你叫都是连名带姓的,而且都是在生气的时候。”他想从爱人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

“你还不是常常叫我女人。”她就从来没有不悦过。

“女人,我的女人,很顺口呀!现在叫我的名字。”他用歌唱般磁性的嗓音蛊惑她。

“日……日飞。”青翡翠情不自禁的低唤。

一段正要漫散开来的欲望之旅,被一阵急促的铃声猛然切断。

“这两个女人还真会挑时间。”他挫折的抓抓头发,转身洗净身上的污渍降降火气。

“怎能肯定是她们?也许是别人或是按错铃。”她用冷水冷却脸上的红晕。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1

“天底下只有她们会如此性急的按门铃,而且我相当注重个人隐私,连我的经纪人也不知道这里。”除了几个较私密的“家人”之外,他一律闭口如贝,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和骚扰。

“我去开门。”

“不用了,她们自个儿有钥匙。”

“有钥匙还按门铃?”青翡翠有些怀疑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