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清泪翡翠 > 第14章 你失踪后

第14章 你失踪后

的都是她

身边的人,上官日飞在心中加了一句。

“说的也对,我的确是贵人。”这是算命仙仔说的,不是她瞎说胡诏。

“你们在说什么贵人?‘那个’又是什么东西?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不过有一

件事她一定清楚,绝不是好玩的事。

“以后你就会知道。”

门铃适时的响起,两个孕妇一致看向那傲慢的男人,他知趣的吊白眼,耸耸肩去开

门,心想八成是邮差,结果——好大的“邮包”。

“供品。”小女孩童稚的嗓音甜甜的响起。

上官日飞顺着半空中的小身子望去,讨人厌的女人嚣张的朝他冷笑。

“蛛蛛,抱。”她的口吻和她母亲一样——霸道。

“愿儿,你比你母亲可爱多了。”但是,他想她长大绝对是恶魔再世。

“不请我们进去?”紫琥珀可不怕他气恼。

“你想干什么?搞颠覆还是破坏?”上官日飞口中是不悦的,但他还是侧身抱着孩

子让她进入。他不可能真的跟她生气,一时气愤倒是有,但他也有些后悔打了她一巴掌,

毕竟她是相处十数年、亲如手足的妹妹。

“是庆祝大团圆,咦!白痴晶也在呀!来挖角吗?”紫琥珀向绿水晶打招呼。

绿水晶惊讶的张大嘴。“你怎么猜到的?我老公都不知情耶!”太厉害了,她用哪

只眼睛看?

“你脑子里就那些细胞,不可能有基因突变种,用脑的事轮不到你。”当了二十几

年姊妹,紫琥珀不懂她的小把戏。

“好可爱的孩子,真像琥珀。”青翡翠真想生一个像她一样甜美的女儿。

“千万不要像她,以免荼毒世人。”一位母亲已搞得天下大乱,再来个女儿,地球

肯定完蛋。

“来不及了,嘟嘟,你不觉得她已净得我真传。”她的女其两岁定终身,前景十分

看好。

“希望不会成为事实,那将会是一场浩劫,现在改造应该还来得及。”毕竟她还小。

“有本事就放手去试,我静观其变。”对于女儿,紫琥珀可是有十足的信心,她和

自己一样是顽固一族的。

“算了,就让她为害人间吧!反正倒霉的不是我。对不对呀?愿儿。”上官日飞认

为小孩子比较好哄。

“不知道。”愿儿不确定的小脑袋像拨浪鼓般摇动。

“啥?”太不给他面子了。

“糗了,飞飞,连她都不把你放在眼里,看你这个叔叔做人多失败。”连个两岁的

娃儿也搞不定。

“愿儿年纪虽小,可是满聪明的。琥珀,你教养孩子很有一套,以后要跟你多学

学。”青翡翠心喜的看着小女孩。

“老婆,孩子还没出世,你就想把他改造成混世魔王了。那女人的脑筋不太正常,

你还是离她远一点。”免得再被设计,连肚子的宝宝都得小心预防,他担心的在心中嘀

咕。

“你还在生她的气吗?”青翡翠心想他的度量应该没那么小。

“我是懒得理她。”上官日飞口是心非的昧着良心讲。

紫琥珀大方的把脚抬放在茶几上。“是我懒得理你才对,笨蛋。”她是有事待办,

所以前来走动。

“你公公婆婆不是很宝贝愿儿?怎么舍得让你带她出来见人?”他问道。在关家,

愿儿可是众人捧在手心上的晶钻。

“愿儿五官端正、手脚不缺,绝对能见人。至于我公公婆婆嘛!他们是忘了东西未

拿又折回去,待会就来。”

“你公公婆婆来干么?数麻将有几张吗?”上官日飞心想,搞不好他们就是折回去

拿麻将。

“老人家的小休闲,痴呆症才不会提早降临,你和水晶有必要勤于修练。”紫琥珀

一句话骂了两个人。

“客气点,好歹我是你的亲姊姊,做人不要太聪明,笨一点比较快乐。”可恶的老

是嘲笑她,一点姊妹情谊皆无。

“你还真相信季宇轩的蠢话?那么聪明如他岂不是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对哦,轩轩很聪明。唉!你该叫他姊夫才对。”绿水晶心想,真是恐怖份子,连

这句话琥珀都知道是轩轩说的。

“白痴晶,你少开口,至少人家会认为你是聪明人。”紫琥珀讽刺道。她们两相比

较下,真品立即浮现。

气死人了,和平常人比,她绿水晶可是高人一等的天才,可是偏偏身处天才怪胎堆

里反而矮一截。

“你们两个不要欺负水晶,她不像你们那么狡狯。”青翡翠忍不住替绿水晶说话。

唉!他们怎么可以吃定老实人呢?不过她算是“老实人”吗?怀疑。

“就是嘛!还是翡翠姊姊最好了。你们呀!烂人一堆。”良心全被蛆啃光了,她在心

中恨恨的想。

“好久没拿绿色水晶来避邪了,大概蒙上了灰尘。”紫琥珀漠然的数着手指头。

“的确该搓搓揉揉了。”上官日飞颇有你不动手就由我来吧!”

绿水晶生闷气的躲在青翡翠身边。“你看,他们真暴力,翡翠姊姊,你要保护我。”

“别玩了,一群快当父母的人了还像个孩子。”青翡翠受不了的说道。

此时门铃响起。

“谁去开个门吧。”她在三张脸上梭巡。

“别看我,这是你家。”绿水晶第一个摇头。

“抱歉,我是客人。”紫琥珀的意思是不关我事,完全撇清。

上官日飞不屑的拧鼻。“懒人姊妹花。”他抱着手中的孩子,不甘愿的将门外。???

“你们说的是真的?”青翡翠激动的捉着紫琥珀的公公——关上榆的手。

“当然是真的,我们找了你二十几年了。”关上榆慈蔼的拍拍她的手。

“我爸爸妈妈他们没有抛弃我?”迟来的讯息,教她一时不知该如何消化。

“当初你父亲把你从火场中救出来时,因为急着回去救你母亲脱险,所以随手将你

往路边一搁,谁知一回首,人连摇篮一起失踪。”

原来二十九年前一场无情大火,分隔了青翡翠他们一家三口。由于青翡翠被放置在

离火场不远的小巷子边,刚好孤儿院的玛莎修女经过,误以为她是弃婴,顺手将她带了

回去。等到她双亲皆平安脱险之后欲寻其女,才发现爱女已杳无踪影,不知流落何方。

“他们……还好吧!”原来她不是弃婴。

“令堂在十年前过世了,你父亲在三年前也撒手人寰,不过你还有个小你四岁的弟

弟。”

虽说未受父母恩,未享亲人情,但是听到双亲已不在人世,青翡翠不免悲从中来,

忍不住一掬女儿泪。

“别哭了,月眉在地下若知道我们找到如儿,她一定很高兴。”兰茜,紫琥珀的婆

婆抹抹老人泪,安慰着她。

“母亲叫……月眉?我是……”她还不知本家为何。

“你本姓关,单名一个翎,小时候的乳名叫如儿,就是如意我儿的意思,你父母可

宠你宠得紧。”

原来青翡翠的本名是关翎,关家次子的长女。她的名字是因为胸前挂着个青色翡翠,

所以不诸中文的玛莎修女便以此命名。

后来玛莎修女奉调到台湾,而美国的华人孤儿院又有意关闭,所以她带着一群孩子

远渡重洋,来到台湾落地生根,也算是带他们回到自己的国家。

“你失踪后,我们用尽一切管这来找寻,可是一直石沉大海,着实教我们灰心不

已。”兰茜忆起当年。

“你们怎么知道翡翠就是失踪的关翎?毕竟时间已过了那么久。”上官日飞搂着爱

妻,生怕到头来是一场空梦。

“是琥珀告诉我们的,她说已有如儿的下落。”兰茜慈爱的看看媳妇和孙女。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8

“琥珀?!”

感受到众人目光,正在教女儿玩电脑的紫琥珀偏着头。“听过朋友一词吗?正巧某

人我知交满天下。”

“你怎么能确定我老婆是关家失踪的孩子,她失踪时你还没出生呢!”上官日飞问

道。希望她不是耍着大伙儿玩。

“请不要忘了一件事,我有阴阳眼。”紫琥珀表示她可以和阴间人交谈。

“琥珀的本事如何,你应该很清楚,她不会信口胡诏。”虽然常受她口头上奚落,

但绿水晶相信她的实力。

“是啊,如儿的确是我们关家的孩子,她胸口那块翡翠是最好的证明。”关上榆一

口咬定青翡翠是关家的人。

青翡翠抚着胸口发烫的翡翠呢喃着,“我真是关家的孩子,我真是关家的孩子,我

有家人了。”

“傻孩子,这些年委屈你流浪在外,一定吃了不少苦。”兰茜怜借的摸摸她的发。

青翡翠轻轻的摇着头。“还好,我没有吃什么苦。”

“看你瘦成这样,不如回关家让我补上一补,包管不出一个月就把你养得白白胖

胖。”兰茜慈爱的说。

上官日飞立刻紧张的说:“不行,她是我老婆,伯母的好意我心领了。”好诈,想

拐他老婆。

“可是你一个大男人怎么会照顾孕妇?还是搬回来住,彼此有个照应。”至少找牌

搭子也比较方便。

“出嫁从夫,哪有嫁出去的女儿回娘家住的道理,对吧!翡翠?”他寻求老婆的支

持。

“我……嗯——是呀!”其实青翡翠很想享受天伦之爱,可是看丈夫紧张模样而作

罢。

“可是……”她不放弃游说。

“妈,既然翡翠不愿意搬回关家,但那并不表示你们不能来串门子。”她主动把

“姊姊”两字去掉,挑动公婆来“扫门”。

“对哦!还是琥珀聪明。”兰茜赞同道,心想,山不就我,我就山,一样的道理。

聪明,的确聪明到近乎狡猾,把二老设计到他家里,瓜分他们夫妻的恩爱,上官日

飞可是恨得咬紧牙根。

“该认亲戚了。愿儿,快叫姑姑、姑丈。”紫琥珀开始收网了。

“姑姑、姑丈。”

“乖,愿儿真棒。”青翡翠高兴的捏捏她的小手。

“换你们了。该叫我爸妈什么?”

“大伯父,大伯母。”有人叫的顺口,有人叫的不甘不愿。

“抱歉,你们好像漏了什么?”紫琥珀轻轻阖上掌,用着兴味的眼神直瞅着他们瞧。

“什么?没有呀!”夫妻俩不知的相对望。

她用食指指着自己鼻梁。“我”。

“你?!干你什么事。”上官日飞不解的问。

“唉!不知道堂哥的妻子该叫什么吗?”鱼饵钓呀钓的,等着傻瓜鱼上钓。

“堂嫂。”两人直觉性的回答,稍后才惊觉上当。

“嗯!乖,朽木也可雕佛。”紫琥珀设计这么久,为的就是这一刻。

自从她发觉青翡翠和上官日飞在一起后,立刻有了危机意识。虽然他年纪长于她,

但她从未唤过他一声兄长。如果他娶了她唤姊的翡翠,表示自己的辈份要矮人一截,基

于维护自己的权益,不得不另作打算。

“那我怎么办,翡翠姊姊叫你堂嫂,我该跟她叫,还是她该改口叫我姊姊。”绿水

晶理不清这一团乱。

“随便。”紫琥珀觉得占便宜的感觉真好。

“既然一切都明了了,咱们来重新认识一下。”关上榆两眼发光,兴致勃勃的说道。

“重新认识?什么意思。”上官日飞不解的问。刚才不是说清楚了吗?

“摸一把,我老来做庄。”水晶麻将从关上榆身后亮出来。“快排桌子吧!我要坐

北朝南的方位。”

“啊?!怎么会这样?”夫妻俩傻眼。

“年轻人还站着做什么?快点动作呀。”

“是。”上官日飞无奈的搬桌子、抬椅的。

二老趁他们夫妻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在背后向紫琥珀比了个v字型手势,表示胜利。

为什么呢?理由很简单,因为青翡翠根本不是关翎。

二十九年前关翎和青翡翠的亲生父母,早已一同葬身在火海当中,青色翡翠只是关

家夫妻按照紫琥珀编排的剧情,加油添醋胡诌的。

由于尸体已烧成灰烬无法辨识,关家只当关翎仍尚在人间以安慰自己。既然如此,

紫琥珀就使了一石二鸟之计,不仅可以填补青翡翠心中的遗憾,还可以提升辈份,何乐

而不为之。

至于关家二老之所以合作的原因更简单——无聊。独子忙工作、忙妻子、忙女儿,

根本拨不出空陪二老,媳妇则一天到晚忙着设计人,小孙女虽小却机伶过人,害得他们

无法含贻弄孙。

所以紫琥珀慧心一点,他们就多了个好玩的地方可去,而且是打着光明正大的旗帜

进驻,谁敢阻拦。

看来关家二老被他们的媳妇给……带坏了。

第十章

日飞、翡翠:

展信愉悦!

自分别之后,我与优子重新适应婚姻生活,彼此试着开诚布公的将心底话讲开,找出中庸之道相处,就目前而言还算不错。

虽然我还无法接受她的感情,但他将是我惟一的妻子,我想腹中胎儿亦能感受到完善的家庭温暖,因为至少我会当他是亲生子女般抚养。

父亲已决定和母亲离异,与他现任同居人结婚,只是母亲迟迟不肯签字,我知道她还是深爱着父亲。

现在我已经改回父姓,并且决定在台湾自行创业,重新开始潘辰夫的生活。

优子已和她娘家尽释前嫌,宫村家再度接纳她这个女儿,而且还资助我在台湾的事业,当然爸爸居功甚伟。

情长纸短,有些话也不能再倾吐,不然某人打翻醋桶可就糟了。

最后祝你们幸福

永远爱你的潘辰夫上

注:上官日飞,请连我的份一起爱上。

信纸旁边有一小行纸写着:

谢谢你,我将用我的一生赌这一份爱,爱我所选之人。

宫村优子

白云从窗口飘过,上官日飞把信纸摺好收起。

由于官上飞退出演艺圈的消息太令歌迷震惊,现在全国各大媒体争相报导这场世纪大战,记者拼命的想把他们夫妻挖出来。

原本外出时的伪装已瞒不住记者犀利的眼光,一一被识破,他们只得闭门不出。

虽然日常上的饮食,可以由熟人负责定期送达,可是青翡翠的产检却不能避开。在一次意外被歌迷、记者发现时的推挤,差点造成她小产,因此上官日飞决心远离台湾,等媒体热消退之后再回来。

所以他们坐上这班由紫琥珀策划、执行的航空班机,直飞美国西岸,为了怕在机上受到骚扰,特别包下了专机,只为隔开无谓的好奇眼光。

“你怎么了?表情那么奇怪。”她以为是上野辰夫的信写了什么惹火他的话,所以他才这副表情。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