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清泪翡翠 > 第1章 上野辰夫为难的露出苦笑

第1章 上野辰夫为难的露出苦笑

《清泪翡翠》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page1

楔子

前言

在某间小小咖啡屋内,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坐着一位聚精会神的美丽少妇,拿着黑色墨笔在八张红纸上涂涂抹抹。

少妇对面有着一位不耐烦的冷艳母亲,一边和小女儿玩电脑一边轻瞄她。

“踩死蚂蚁没?咖啡红茶快变成冰棒了。”那母亲不耐烦的说道,真是智障儿,短短几行字刻了老半天。

“别催了,快好了。”少妇边说边想,只知道催别人,也不想想谁才是老大。

又过了十数分钟之后……

“好了好了,你看。”她骄傲的献着宝。

吉屋出租

年龄:不限

职业:不拘

性别:自知

嗜好:随便

条件:限人类

房租:你高兴就好

意者请洽:(○二)二九三○一二一一

屋主留

“你的招屋广告还真……独特。”那母亲看了看表,嗯!不到四十个字写了四十五分又三十七秒钟整。

“哪里哪里。”不知被嘲讽,她还得意洋洋的扬起下巴。

“不知谁是那位幸运得主?”那名母亲眼神中闪着兴味,嘴角微翘的说着。

“咱们等着看热闹就好了。”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谁教她们的老公都太忙了。

突然,这两个无聊女子露出好笑的神情。

为什么呢?因为她们打算只张贴“一”张广告红纸,也就是说谁才是有缘人呢?看老天的意思喽!

第一章

台北的天空是一片晴朗,可是在阳光照射之下,竟下起细如羊毛的太阳雨。这雨下的很唐突,虽说不至于淋湿,但是淋久了还是会很狼狈,教人避也不是,不避也不成。

联合律师大楼走出一位神情怆然的职业妇女,绾起的发丝整齐如国庆仪队,一丝不苟听话的排列着,大大的墨镜遮住了眼中的无奈。

就在十分钟前,她签下了长达七年婚姻的终结——离婚协议书。可笑的是他们的婚姻并不是因为外遇或是不再相爱,而是一纸薄薄的医院检疗单。斗大的电脑印表纸上只有两个令人心碎的字眼——不孕。

想他们从大学相知相恋到步人礼堂,十年的光阴换来的是一场无言的终曲,她除了接受以外,似乎别无选择。

雨,你下得太小了,她站在十字路口旁仰着头,希望老天能下场豪雨,好好的打醒她这个爱情傻瓜。

“翡翠,别淋湿了。”一把伞挡住了微雨。

青翡翠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在身后,那个和她共织情梦的“前夫”——上野辰夫。

“这点雨不算什么,你的好意我心领便是。”她走出伞底的世界,沿着红砖路向前直走。

上野辰夫不置一语的陪着她走,心中的痛楚比她更甚,压根他就不想离婚,只是母命难违。

这些年来,他不是不知道她的苦,更知母亲百般刁难这个中国媳妇。两人为了这段感情,付出不少心力,结果竟以不孕仳离。谁教他是家中独子,这份苦他只能暗自吞下。即使有泪,他又该向何处倾诉?

“你走吧!不用陪我淋雨,中国女人可是全世界最坚强的品种。”青翡翠自嘲的抚抚脸。

“让我再陪你走一段吧!”他真希望这段路永无尽头,这样他们可以永不分离。

“中国有句俗谚:‘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何必强求那短暂相伴?”她心已冷,再也燃不起火花。

早知他有个强势的日本母亲,但却傻傻的自以为克尽妇道,就可以博取她的欢心,到头来伤的最重的还是自己。

或许,她注定生来无享天伦之乐的福气,才会一出生即被抛弃在垃圾堆里,好不容易有个家庭,未享温暖却百般遭受白眼相待。这就是她的宿命吗?

“你知道我的心一直没有变过,在我心底只爱你一人。”上野辰夫忍着酸涩,注视着她姣好的面容。

“收回吧!把这份爱留给你未来的妻子,她比我更需要你的爱。”

在两人协议离婚之前,上野樱子早为他相中一门亲事,对方是暗恋他多年的世交的女儿宫村优子,而且还附有“品质保证书”,保证一定能生育。

此刻在日本,两家已忙着缔结婚约,只等他正式签下离婚协议书就可以步入礼堂。

上野辰夫激动地丢掉手中的伞,紧紧拥着真心所爱的女人。“我不要爱她,我只要你……只要你一人。”

熟悉的男性体味,再也不属于她,青翡翠稍微推开他,用冷漠包围着身体。“来不及了,你的人生已经被安排好了,没有我容身的地方。”真是可悲,她到现在才明白他竟是如此怯弱。

“你怎么可以说得如此无情,难道你忘了我们十年的感情,我不要你离开我的身边。”他把头枕放在她颈边。

“不离开?你忘了我们已经离婚了吗?”

“我不要离婚。走!我们回去律师那儿把离婚撤销。”上野辰夫任性的拉着青翡翠往回走。

青翡翠理智的甩开他的手。“你可以说不离婚吗?你怎么向你母亲和宫村家交代,你忘了在日本还有一场婚礼正等着你吗?”

上野辰夫无力的垂下手,他的确无法抗拒母亲命令,这是他身为上野家独子的义务,为上野家延续子嗣,而且宫村家也丢不起这个脸。他怨恨自己的无能,无力保护自己所爱,得像匹任人摆布的种马一般,只为繁衍后代而生。

“如果我们有孩子就好了。”

“你错了,就算今日我为上野家生育众多子嗣,你母亲还是会找各种理由,将我逐出上野家。”她不知不孕是幸还是不幸,至少没有孩子夹在他们中间受苦。

“对不起,是我太懦弱了。”上野辰夫不免责怪自己。

“不是你的错,是我们的缘分不够,怨不得人。”青翡翠怅然的叹口气。

也许是天性使然,上野辰夫的父亲原本是大陆逃难出来的中国学者,被迫因政治因素而迎娶上野樱子,藉由上野家的势力保住他在大陆上亲友。他在上野家一点分量也没有,连唯一的独子都得姓上野,父子俩的遭遇类似,全由一个女人掌控。

“为什么你可以如此平静的谈论我们的事?有时候我真怀疑你是不是曾经爱过我。”

上野辰夫的指责,正是青翡翠的痛处,连她都怀疑自己是否曾经爱过他,或是只是纯粹只想拥有一个家。当签下离婚协议书的那一刻,她的心不是哀伤的,而是一股解脱的快感。好像她之前的人生被束缚住,而那一刻才是回归到真正的自我。

“爱与不爱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即将再婚,而我将成为你生命中的过客。”

过客?!这个名词让上野辰夫慌了手脚,他不甘心这段十年的爱恋就此烟消云散。蓦然,他有个异想天开的想法。“我们还是可以在一起,在日本企业界里,多的是拥有两个家庭的人。”

情妇?青翡翠有点可笑的摇摇头,几时她从妻子沦落为情妇,看他把自己羞辱到了何种地步。“你的意思是当你在日本和妻子恩爱欢笑之际,我应该在台湾苦候你短暂的鸿影喽?”

上野辰夫为难的露出苦笑。“只要优子为上野家生下子嗣,我就可以……”

“不用多说了,相反的我是否可以在台湾另结新欢呢!反正我还是属于你。”青翡翠故意刺激他。

“当然不可以,你是我的妻子。”他无法忍受任何一个男人碰触她的身子。

“是前妻。”她纠正道,“你太自私了,凭什么我得为别人的‘丈夫’守身,做一辈子见不得光的情妇,这是你爱我的方式?”

他惭愧的低垂着脸,心想,亏自个儿口口声声说爱,却把她逼到绝望的无底深渊。一个即将和别人结婚的他,有什么资格要求她?真正负心负情的人是他,这份愧疚感将伴随自己一生。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

“抱歉,我的确太自私了。”将手插放在口袋,他仰望着点点金色雨滴。“你有什么打算?”

“休息一阵子再说,反正我暂时不缺钱。”青翡翠想好好的放松一下压抑十年的心情。

“为什么不拿那一笔钱?这是你七年岁月的付出所该得的。”也是他惟一能弥补她的方式。

“既然要断就要断得干脆,不止那笔赡养费,我还打算离开现在的工作岗位。”

“什么?!你不是十分满意现在的工作环境吗?为什么要放弃?”这是他和她唯一的联系。

“也许倦了,也许累了,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重新看看这个世界。”

“爸不会批准你的辞呈。”这一点他有自信,父亲跟他一样都十分喜爱这个媳妇。

“你母亲已经接受我的辞呈,相信递补人选她也已经选好了。”青翡翠明白上野樱子不是一般柔弱的日本小女人,不会听令于丈夫的命令。

这……真的是留不住她吗?上野辰夫心里有一股强烈的心痛在撕裂着他。

“你要去哪里?我送你。”他做个手势把在身后跟随的私人轿车呼近,意在多陪她一会。

“不用了,我只是要去公司一趟,把一些私人东西带走,免得占了人家的地方。”说实在话,她私人的东西并不多。

“可是……”

“不用多说赘言,就此别后,希望你能有个美满幸福的婚姻,不要再落个你我这般的下场。”

青翡翠随手招了辆计程车,没有回头的坐上车,为这十年的感情画下句点。

在细雨中的上野辰夫,只有目送她离去的背影,两行湿泪不自觉的滑落。

一条价值不菲的女用手绢轻轻的擦拭着他的泪滴。“我会比她更爱你,我会为为上野家传承香火。”宫村优子渴慕的仰望着他。

拂开她多情的柔荑,上野辰夫连看都懒得多看她一眼,坐上自己的车扬长而去,剩下她一人咬牙切齿的咒骂。

“小姐,你别生气,上野少爷迟早是你的。”宫村优子的随身侍女久保明美谦恭有礼的安抚小姐。

“也只能是我的。”费尽心思到嘴的猎物,她绝不会松口。

“当然,那个台湾女人哪能跟小姐尊贵的血统相比。”一个父母不详的台湾野种,久保明美不屑的吐了口水。

宫村优子骄傲的仰着脸,她已经成功的赶走那个台湾女人,现在的她才是胜利者。“走吧!明美,咱们该回日本试婚纱。”障碍已除,该是她坐收成果的时候。

“是的,小姐。你一定是全世界最美丽的新娘。”在她的心目中,小姐的美是无人可人比拟的。

主仆俩得意的笑声,竟让春燕也觉寒意。

???

走进工作了数年的公司,青翡翠有些不舍的看着不知情的员工,亲切的唤她上野夫人。

她一一微笑点头,伪装的坚强让人看不出她刚结束婚姻,她若无其事的走进她专属的办公室——副总经理室。

看着桌上笑得无邪的倩影,她二话不说的取出相片,用火点燃。很快的属于上野家的记忆烧成一堆小灰烬,只剩下空洞洞的桌面。

孤儿本来就是一无所有,把一切都还给虚无。

“翡翠,你这是在干什么?”潘蔚一听到手下的人说她已经回来,第一个念头就是来看看他亲如女儿的媳妇。

青翡翠头也没抬,继续烧着最后一张留念照片。“爸,不,现在应该改称潘董事长了。”

“你这孩子真的签下离婚协议书了?”

“是的。”

“我们这一家子对不起你。”原本以为儿子可以拥有自己终身难求的挚爱,谁知道还是毁在他专横的妻子手中。

“别这么说,董事长,是我和辰夫无缘到白首,不能怪任何人。”她一向敬重这位长者,在上野家这许多年,多亏他的照顾她的婚姻才能勉强维持七年,若不是因为不能生育,这位长辈必会为她挺身而出,阻止这场离异。

“做不成一家人也用不着这么生疏,就叫我……伯父吧!”这辈子可能再也不能听见她唤声爸了。

“好的,伯父。”

青翡翠自幼缺少家庭温暖,从国中开始就自力更生,一边打工一边完成学业。在校际联谊中遇见了上野辰夫,起先她对他一点好感也没有,对他猛烈的追求嗤之以鼻,直到她看见他父亲和蔼慈祥的笑容,激起她对父爱的渴望继而接受上野辰夫的追求。所以问她到底爱不爱上野辰夫,答案是——不知。

“你们虽然离了婚,但也不必连工作也辞了,潘伯父还需要你这个好助手。”潘蔚慰留道,她的工作能力比男人还强。

青翡翠淡淡的露出一丝浅笑。“以上野夫人的作风,你想她容得下我吗?”她非常有自知之明。

潘蔚哑口无言,以上野樱子的作风的确是如此。想当初为了家人,他不得不放弃青梅竹马的未婚妻时,上野樱子不惜以威胁的方式,恐吓他未婚妻一家人,逼迫他们举家迁移,至今仍不知去向。而对于被看不顺眼的职员,一律外调或撤职,何况是她所厌恶的青翡翠。

由于他被迫娶上野樱子,两人之间毫无情爱,所以在独子上野辰夫出生之后,他就以扩展事业为由,离开日本来到台湾,借以摆脱上野樱子的桎梏,并且在台湾有了另外一个家庭。

上野樱子因此将怨恨发泄在台湾媳妇上,认为台湾女人抢了她的丈夫和儿子,殊不知是她专制蛮横的作风,逼走了对她怀有感恩之心的他。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先找个安身之所,然后休息一阵子再找份养活自己的工作。”她看着照片上渐渐熄灭的火苗,就如同她的心一般。

“要不要我帮忙?在企业界我认识不少朋友,他们对你的能力向来赞不绝口。”他想尽点绵薄之力。

“我想以自己的力量重新出发,何况让上野夫人知情,恐怕又是一场风波。”

上野家的情况有谁比青翡翠更了解,上野樱子只是潘蔚挂名的合法妻子,两人早已分居十数年。为了另一个女人,两人不知发生过多少次冲突,只因为她输不起。其实他们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每个人都称上野樱子为上野夫人,却称另一名女人为潘太太,可见在他们心中,谁才是他真正的妻子。

“唉!命运弄人……你还是可以住在原来的地方。”若不是他欠上野家一份恩情,这场婚姻早该结束了。

原来的地方?“伯父,你忘了辰夫也住在那里?将来他的妻子也要住在那里,不觉得太‘拥挤’了点?”

潘蔚听出她话中的含意。“那住到民生东路的公寓吧!”

“伯父,你还不了解我的意思吗?我想要和上野家切断一切关系,所以和上野家有关的事物我一概不接受。”

“喔!”有骨气的女孩,他倒是不如她有勇气。“以后如果有什么不如意,一定要来找我哦!”

“尽量。”

大家心知肚明,以她高傲的倔强,宁可饿死在路旁也不可能反过来求助于上野家。

“安定下来之后,不要忘了打通电话告知伯父,好让我安心。”他真舍不得她走。

在众人以为她要外出洽公之际,青翡翠没有留恋的挥断与上野家有关的一切,从现在起她又是一个人了,孤寂的一个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