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火焰琥珀 > 第1章 讨厌这两个字你会不会写

第1章 讨厌这两个字你会不会写

《火焰琥珀》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page1

楔子

一位美丽少妇,抱着甫出生不久的女儿,风尘仆仆地来到乡下一间小庙,听人说这儿有位瞎眼的老庙祝,替人摸骨算命十分灵验,所以抱着好奇的心理来算一下。

老庙祝摸着小婴儿的骨骼五官,眉头微皱地低吟,“这位太太,令千金天生贵气,可惜……”

“可惜什么?”一向不信神佛的她,倒想听听老庙祝有何高见。

“可惜令千金命贵伤亲,最好趁早将她送人代为养育。”老庙祝叹了一口气,半天才将话吐出来。

少妇只是笑了笑,给了点香油钱就走人,临行前还暗骂,“瞎子缺德,拆散人伦母女!”

两年之后,少妇又生了个女儿,路经小庙时,不期然地和老庙祝打个照面,老庙祝感受到女婴浑身散发出来的气流极不寻常,自愿为她卜上一卦。

“哎呀!此乃天上灵修者,只可惜尘心太重,被打落凡间再历情劫。”接着他对少妇说:“夫人,可否将此婴儿留下,由我代为照顾。”

“留下?你在开什么玩笑?”

“我愿收她为徒,度她一程,免受人间苦痛。”他双手合十说。

“啐!疯子。”少妇生气地抱着女儿离开。

老庙祝叹了一口气,喃喃道:“此女命贵克亲,注定十五岁前克父母亲恩呀!唉!渡化何其难,但随浮萍去。”

第一章

今天真是个搬家的好天气!一大早送走了一位灾星,现在整栋房子归她所管。原本是想睡个回笼觉,补眠一下,可是这会儿精神却好得要命,半晌睡不成。

嘿!既然睡不着,就拖个夜猫族的家伙来作伴吧!反正闲着也挺无聊的,找个免费佣工来帮捆行李。

才想着,紫琥珀马上就拿起话筒,拨下熟悉的号码。

“铃……铃……”

电话铃声响了二十几次,床上的男人低咒着滚下床,一看夜光表的指针走在八点二十七分,他发誓不管是谁都要他死得很难看!

“喂!你……”他嘶哑的嗓音还来不及出口,就被对方的声音给打断了。

“天晴气爽,风和日丽,小鸟唱歌,胖嘟嘟睡懒觉,愈睡愈胖。”

只有一个不怕死的女人敢这么叫他,胖嘟嘟。这是小时候的绰号,现在他可是个英俊高挺的大帅哥,满街少女为之疯狂的偶像歌手。

他倒回床上,将电话筒夹在耳旁:“琥珀妹子,你存心扰人,哈——梦呀!”上官日飞打个大哈欠。

“水晶天才亮就吵醒我了,身为你的青梅竹马兼邻居兼直系学妹的我,当然是和你有福同享喽!”

可想而知绿水晶是用什么方法吵醒她的,上官日飞不由得放声大笑,他没有姐妹,所以邻居这两位令人头疼又心疼的小丫头,顺理成章地变成他的恶魔妹妹,专门来克他。

“笑!笑死你好了。”紫琥珀在电话那头发火。

“好,好!呃!不笑就是了。”这小妮子脾气一发,比火山爆发还可怕,水晶就好应付得多了。

“你醒了没?”紫琥珀多此一举的问候。

“难不成你又见鬼了?”上官日飞没好气地说着。小时候他最怕鬼了,偏偏隔壁住了一对可以与鬼沟通的小姊妹,在她们的潜移默化之下,胆子才稍微长大一点点,只要不让他亲眼看到鬼的样子就好了。

“要不要我送几只去陪你玩玩?”她平淡的语气中有一丝笑意。

上官日飞顿时觉得房内冷了几度。“你……你留着自己玩吧!”讲话的声音都颤抖着,可见他有多怕呀!

“过来吧!帮我捆行李。”她暗自带笑着。

“干么!离家出家还是和情郎私奔?”上官日飞和她闹着玩。

“我打算搬去和你同居。”紫琥珀非常严肃地说。

“好呀!我的床随时欢迎你用。”他一本正经地欢迎她。

接着两人都爆笑出来,因为这是他们一贯的笑话。虽然他们是一墙之隔的邻居,可是后院是相连的,彼此拥有对方的钥匙,早就不分你我,等于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

“我还想多活几年,不想被你的歌迷乱刀砍死在街头水沟旁。”紫琥珀装出很害怕的声音说。

“是呀!这些歌迷连我都怕,太疯狂了,现在的年轻女孩子都这样吗?”上官日飞揉揉眉头语气困扰地。

“别问我,小姐我从不迷恋偶像。”

“唉!你也给我们这些偶像一点活下去的机会嘛,我好伤心哦!”在电话中发出呜咽声。

“你打算跨行去演戏吗?小心会饿死。”她嘲笑他演技非常非常地烂;“没良心的小鬼,亏我从小这么疼你”

“没良心?别忘了你上张专辑主打歌的电脑动画是谁帮你设计的。可怜哦,把人推上了榜首还挨骂,下次我……”

“我一定会好好地报答你,不管是上刀山或下油锅,老哥绝不敢有二言。”

上官日飞可不敢轻视紫琥珀的能力,上次那张专辑经过她的巧手变装后,销售量大增,歌迷都爱死他在音乐录影带中电脑合成的酷相,纷纷要求重播mtv.“来吧,过来吧!我需要你,”紫琥珀用她那迷死男人的嗓音,轻柔地蛊惑着。

上官日飞打个冷颤,“幸好我认识你太久,否则一定像十六,七岁血气方刚的少男一样喷鼻血,太煽情了。”

“少罗唆,限你五分钟后到我家报到!”紫琥珀一声令下。

“这才像你嘛!听起来真习惯。”

“犯贱。”她说完就把电话挂上了。

“喂!喂!真是个不礼貌的小鬼。”

上官日飞慵懒地伸伸腰,随便找套最不显眼的衣服穿上,戴上拙拙的黑框眼镜,上面还有一层厚厚的白灰,一顶丑丑的棒球帽,刻意伪装成书呆子的蠢样。

他打开后门,随手一甩门自然关上。翻过低矮的百里香树丛,五分钟整他刚好打开隔壁家的冰箱,熟练地拿出两颗蛋和火腿,从容自在地准备好两人份的早餐。

“嗯!好香,将来嫁给你的女人非常有福哦!”闻香客紫琥珀不客气地来到厨房吃起早餐。

“有没有兴趣报名?我允许你插队”上官日飞眨眨眼睛,表示她很有希望入选。

“谢了,我宁可饿死。”她边吃边语带不屑地回答。

他帮她倒了一杯冰牛奶,拿着自己那一份早餐坐在她对面,嘻皮笑脸地扮鬼脸:“看来,我这当红的偶像歌手,在你眼中是一文不值,所以你宁可饿死也不愿当个有福的小女人。”

紫琥珀用鼻子冷哼了一声:“如果你从小看着一只胖企鹅,顶着胖肚子走路,就算他长大再俊,那完美的形象也会幻灭的。”

“你好毒哦!幸好老天有眼,还我高瘦长的标准身材,不然我可要哭死了。”

“肤浅的人看皮相。睿智的人看内在。我很聪明,早预料到有一天你会有强壮的身躯可供利用。”她一副老学究的表情,边说还边点头……

上官日飞怜爱地轻敲她脑袋瓜,“利用?小心被我的歌迷们踹死!”

“你这身打扮很好看。”好看得像白痴,待会儿出门要和他保持距离,她在心中打定主意。

“违心之论,小心被割舌头。”他早从她的表情看出实话。

“善意的谎言是一种美德,上帝会原谅我这个小小的缺点…”紫琥珀一本正经地说。

“少来了,你不信上帝。”

“我现在开始信也不迟啊!”

“你看过老鼠像大象一样大吗?等台北的空气和垦丁一样干净时,也许你会去信。”上官日飞太了解这小妮子的脾气。她是什么都信,也什么都不信,她高兴的时候可以和你天马行空的乱扯一通,但是,当她扁嘴的时侯,你最好有多远走多远。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page2

“讨厌这两个字你会不会写?”她一口气喝光五百cc的牛奶。

“不会,但我会写厚脸皮三个字。”他皮皮地。

“不跟你打屁了,帮我搬家把!”

上官日飞被她硬拖着走。手里还拿着半杯的新鲜柳澄汁,口里咬着剩一角的三明治,非常命苦而且还不能有怨尤,恍若现代版的阿信。

“电脑,电扇,电冰箱……咦!少了电视。哇!不会吧!你是玩电脑的要这么多书干吗?”清点一下紫琥珀打包的东西,上官日飞不由得大叫。

“书是调剂品,冰箱是民生用品,电扇是驱蚊器,电脑是我的财主。”

“可是少了电视,你就看不到我英俊的帅脸,怕你会得相思病伤心肝呀!皱着眉头捶心窝。”

紫琥珀配合他玩下去:“小别胜新婚,相信你会活得象蟑螂。”

“人见人怕?”上官日飞可不怎么喜欢蟑螂。

“有缝就钻,长长久久,连除虫剂都杀不死。”好人不长命!祸害嘛,郎腿享清,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

“唉,上辈子八成欠你债没还!我很怀疑我那台小宾士是否载得动。”

上官日飞挽起袖子,将她的行李一件一件慢慢地往车子里塞;紫琥珀舔着一根冰棒,一页一页翻着好看的小说,不时发出浅浅的笑声。

“疯子。”这是他给她的评语。

紫琥珀瞪了他一眼,“你搬完了!”

“你自己看看呀!”上官日飞拍走手上的灰尘。

她大略地巡视一番,很满意地点点头,锁上大门坐上前座,上官日飞由大明星沦落为搬家工人,不过他倒是甘之如饴。

车子飞快地向前奔驰,两旁的行道树-一落在身后。

“你怎么知道那地方有一幢安静的空屋?”紫琥珀好奇地问着身边的人。

“电视台出外景,我这个歌手顺便打杂,无意间发现那地方有一幢古意盎然的百年老屋。上官日飞老实地回答。

“那你就顺便把它买下来?”

“嘿嘿!老实说,那幢百年老屋非常便宜。只用了我上张专辑所得的三分之一。”他刚听到价钱时也吓了一跳,是不假思索地把金额一次付清,房子产权登记在紫琥珀名下,免得被国税局查帐。

“那的确不贵。”紫琥珀心里暗想,那地方不是太烂就一定闹鬼!

“到了到了,就在那几棵青杉后面,有没有看到?完全符合你的需要,红瓦白墙,二楼有阳台,上面还有一间小阁楼。”

紫琥珀忍不住被附近洁净的绿色草皮吸引,她好想在上面滚上一圈,躺在上面仰望白云星辰,偶尔作作白日梦,放松紧绷的情绪。

“看到这一片绿。心情真是舒坦。”地迫不及待地跳下车,光着脚丫在草皮上感受来自大地的力量。

“喂!你……哎!算了,这丫头疯了。”

上官日飞把车上的东西-一搬进屋,虽然已有一段日子不曾有人住,但大致上还不算太脏乱。他挑个比较干净的地方把东西堆放在一起。

“琥珀妹子,你看看还需不需要买什么东西?”他想趁自己还在这里时,帮她把一切整理好。

一条细细的蜘蛛网掉下来,紫琥珀轻轻地用手拂去。

这幢有西洋风味的百年老屋,需要好好的清理,打扫之后必有另一番风味。

“食物,还有清洁用品。”环顾四周之后,她头也不回地回答他。

在附近的超市中,上官日飞推着一辆小推车跟在紫琥珀后头,在外人眼中就像两个土包子进超市,引起不少人的侧目。由于他们穿着随便,买的东西又特多,店员的目光也紧紧跟随着。

上官日飞挨近紫琥珀小声地问:“你想,店员会不会认出我?”

她努力地忍住笑,现在这副拙相谁会联想到他是大明星?全是他自己的心理作用。“放心,你的伪装相当成功,绝不会有人认出你。”除非那个人是超人,有透视眼。

“可是他们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他不自在地拉拉帽子挪挪眼镜。

“因为他们没看过企鹅上街买东西。”紫琥珀消遣他。

“好呀!你这小鬼,老是要揭我疮疤。”上官日飞小声地咒骂,还不忘瞄瞄四周异样的眼光。

她扔了两双塑胶手套,清洁用品也买双份,抹布,拖把,鸡毛掸子,甚至连清香剂也买了,好像年终大扫除。

“嗯……这样应该差不多了。”她低头盘算着,看有没有漏买什么。

“小姐,我看你干脆把超级市场搬回去好了。”上官日飞像菲佣一样跟在小主人身后。

“罗唆!”光是日常用品便已装满一车,她头也不抬地说:“喂!胖嘟嘟,再去找一辆推车过来。”

上官日飞几乎要哀号出声,碍于这里是公共场合,再则慑于紫琥珀的淫威,菲佣的本分得认清楚,否则她那个人一翻起脸来,青梅竹马算什么?挨k用的。

“琥珀,你想开超级市场不成?这么多东西还不够呀!”

“胖嘟嘟,这些都是用的,你想饿死我不成?”猪脑人面笨牛心,不会转弯的蠢蛋。

“我……”上官日飞正想开口,却被突来的声音打断了。

“妈咪,那位姊姊为什么叫怪叔叔是胖嘟嘟?他一点也不胖呀!”一个手拿着棒棒糖的小女孩拉着母亲裙角问。

年轻母亲尴尬地一笑:“对不起,小孩子不懂事乱说,请别见怪。”

“怪叔叔,你是怪叔叔。胖嘟嘟呀,你红到日本去了!”琥珀忍不住捧腹大笑,仔细一瞧现在的他还真像日本喜剧里的怪叔叔一角。

上官日飞难得脸红,这小女孩太不识货了,堂堂一个名扬亚洲的红歌手——上官日飞,居然会被说成怪叔叔,他真是有口难言呀!

“笑!笑什么,一点都不像女人!”他恼羞成怒的误踩地雷。

紫琥珀眼一沉,拳头在他鼻翼前晃动:“你说什么?有胆再重复一次。”想提早升天,她非常乐意送他一程。

上官日飞挂着艰涩的笑意,“没有,你是我见过的最有女人味的女人。”女人,你的名宇是雷克斯霸王龙!最凶的肉食性动物。

“是吗?”紫琥珀脸笑肉不笑地问。

“千真万确!”上官日飞举起手发誓。

年轻母亲见他俩人为小女孩一时童言而吵起来,不好意思地劝架:“两位别吵了。都是我家讨嫌小孩说错话,不好意思。”

紫琥珀向来是欺恶怕善,“哪里,小孩子天真不会说谎,而他是真的很像怪叔叔。”

“琥珀,口下留言。”他合掌拜托。

“怪叔叔的衣服好好玩。”小女孩玩弄着上官日飞长身外衣上的小铃铛。

上官日飞蹲下来,解开衣服上的铃铛送给小女孩,“叫上官哥哥,乖。”

小女孩很好贿赂,立刻乖巧地喊声:“上官哥哥!”

“三流手法。”紫琥珀非常不屑地撇嘴。

年轻母亲见小女儿和他们玩成一片,好奇地问:“两位是兄妹吧?”因为他们看起来很年轻,不像夫妻。

“大概算吧!”紫琥珀随口应和。

“什么叫大概算?有我这个哥哥不算太委屈吧!”倒楣的他看错邻居,错把撒旦当安琪儿。

“还好啦!只是长得不太像男人。”对紫琥珀来说,他长得太俊美了。

上官日飞张着一张大嘴,倒吸了口气,“我不像男人?你这个没眼的女人!”

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