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一个徒弟一个坑 > 第2章 其他师父也不想到处去捡徒弟

第2章 其他师父也不想到处去捡徒弟

碰勺子里的鸡汤,感觉温度合适了……

“你……”男孩一脸惊疑不定,刚开口菱一二话不说一勺子又怼了过去。

想着这次总不会再烫着了吧?

可男孩又一次呛到了,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双颊通红直到了脖子根……

捂着嘴,一边咳,一边断断续续的道:“你……你你你……”

‘你’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你这人怎么这么难伺候?”菱一不解的看了看手里的鸡汤,怎么喂都是错了?

于是将碗塞到他手里,“手也没断,自己喝吧。”

男孩将碗捧在手里,憋红了脸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菱一突然往窗外看了一眼,叫道:“哎呀完了,被发现了!”

然后抄起裙子就朝外跑去,小男孩看她姿势十分奔放,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忙放下碗也追了出去。

菱一却是刚跑出院子就顿住了,院子的防护阵外已经传来了声音:“大师姐,大师姐是你回来了吗?”

看了看自己一身黑色药膏,菱一掐指一算,“幸好,时间到了!”

于是打了个响指,浑身灵力一荡,衣诀飘飞而起,青丝随风飞舞,院中正是春光正好时,绿竹红花相映,蓝天白云阳光正好……

菱一转身之间已然大换了样貌,纱裙翩飞而落,青丝如瀑直垂腰际,身形娇软玲珑,脸上黑色药膏尽除,冰肌玉骨在阳光下仿佛会发光,容颜姝丽,眉目清丽如画。

眨眼间一个臭不可闻,黑乎乎的丑八怪变成了仙气飘飘的仙女,追出来的男孩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菱一看他愣神,不由得咧嘴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唇红齿白如同一夜春风来,百花齐放,她笑着眨了眨眼,道:“如何,现在可像仙师了?”

男孩还未回答,阵外又响起了声音:“大师姐你开门啊,我知道是你,你快开门啊!”

“这就来了,急什么!”菱一整理了一下衣衫裙摆,咳了一声,站得端正了,这才挥手打开了防护阵。

阵一开,尽头小路上小跑着进来一个少年郎,一身清淡绿色长衫,很是有活力的跑了过来,看到菱一的那一刻,少年如玉一般的面容就垮了,直接哭了起来,朝着菱一抱了过来。

“大师姐啊大师姐,你可回来了,我还以为你死定了,没想到你竟然回来了……大师姐啊,六子想你啊!”

“行了行了,别演了。”菱一最明白自己师弟的德性,一指点住他的额头,阻止他要拉着菱一袖子抹眼泪擦鼻涕的动作,“六啊,我这出去多长时间了?”

菱六装模作样的吸了吸鼻子,其实一滴眼泪都没有的,“十年啊,大师姐,说好的给我们买了糖葫芦就回来的,你这十年跑哪去了?”

说着,不等菱一反应,接着道:“你不知道啊,前几天你的魂灯突然熄了,四师父正在吃桃,差点被桃核给卡住升天了!”

“哦?还有这种事?”菱一若有所思,她下山十年,却是几天前才死了?

那这十年……她去哪了?

“是啊,若不是后来魂灯突然又亮了,我们都要给你设灵堂了!”菱六说着,一脸惊奇的看着菱一,“我说师姐啊,我早就说了,二师兄那个改良版魂灯是假冒伪劣产品,一点不靠谱,你就是不信,你看出问题了吧?吓死人了都……”

“行了行了,我不是没事吗,只是受了点小伤而已。”菱一露出了笑来,忍下脑子里隐隐作痛的感觉,摸了摸菱六的脑袋。

菱六眯着眼睛一笑,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小男孩,惊奇的道:“呀,这谁啊?大师姐你带回来的吗?怎的这么丑……”

最后一个‘丑’字还未完全说出来,嘴巴里已经被菱一迅速的塞了根糖葫芦,“你不是喊着要吃吗?给你带回来了,快滚吧,我还有事呢,待会儿去给师父请安。”

菱六吐出糖葫芦一看,脸都黑了,这也不知道是菱一存了多久的了,已经完全干瘪发黑了,都等不及哭诉,已经被菱一推着离开了。

看着菱六委委屈屈的离开,菱一才转身看向院子里屋檐下的小男孩,笑道:“他一向无法无天心直口快的,不要介意。”

男孩摸了摸自己脸上的胎记,摇了摇头,倒没什么表情,镇定得不像个小孩儿,只是看了看四周,问道:“这里……真的是凌云谷?”

菱一顺着他的眼光看了看四周,青山绿水,满峰的绿竹,她的小院子也是用竹子搭建的,虽然清雅,但是实际上挺寒酸的。

起码和那些名门大派的名川大山比不得,更别提那些仙宫的恢弘大气了,要说这真的是凌云谷的话,说实话真的会让人挺失望的吧。

菱一倒不在意,走上前站在男孩身前,打量了一下他,笑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之前跪在山门时,只是看到她的身影都那么急着要拜师,怎么现在却一点看不出着急来了?虽然前后变化挺大,但是菱一十分满意这小孩子的镇静从容,而且越看越顺眼,这不挺好看的吗?

男孩抬起头细细的打量菱一,然后才淡淡的道:“霄沂。”

嗯?

菱一皱了皱眉,发现事情并不简单,“霄沂?风露九霄寒,春尽沂风暖?”

霄沂盯着菱一,点了点头,“你怎么知道的?”

菱一的眉目纠结了起来,“霄沂,霄沂……”说罢,又看向他,突然伸手捏了捏他的脸。

霄沂一时避之不及,被捏了个正着,心下一跳,已经被菱一拉着左转三圈,右转三圈……

末了菱一还比了比他的个头,“只有这么高……”

霄沂的个头刚到菱一的胸口,菱一一时哭笑不得。

原来上呼风唤雨跺一跺脚修真界都要抖三抖的大佬之一,堂堂正道魁首,法修第一人,温润如玉、俊美如神、清冷自持,一身正气的霄沂道君,如今才是个小不点啊!

第3章第3个坑

“我们凌云谷呢,太师祖算过,师祖这一脉是四人,以梅兰竹菊为名,现已飞升了两人,如今还剩下两位,梅鹭师祖和竹菁师祖。”

让霄沂吃了东西,又吃了药,菱一用灵力为他疗伤了一番,他如今已经恢复了些精神,索性就带着他去拜见师门长辈。

横竖他应该是要入凌云谷的,菱一索性就在路上给他唠叨了一下凌云谷的现状。

“我师父这一脉呢,师祖当年掐指一算,说该是五人,所以以金木水火土取名……大师父金伊,三师父水弥下山数十年了,应该还没回来,现在山上剩下二师父木霜,四师父火岩,五师父土炙。”

两人走在山涧的青石小径上,两边都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自然景象,除了这只容得一人通行的青石板路,没有一丝的人工景致的痕迹。

菱一比较话痨,一路上唠唠,霄沂也就仔细的听着,默默跟在她身后,打量着四周景色,这时候才开口问道:“凌云谷收徒究竟是什么要求?还能提前掐算有几人?”

“咳……”菱一不自然的咳了一声,不好意思说都是看脸,于是直接道:“咱们凌云谷呢,除了内外兼修的法门,还有一门天算之法,呃……大家呢,什么事都爱算一算,师徒缘分也自然。”

霄沂不解的道:“这也能算?”

菱一转头,对上霄沂那双澄净的双眼,不知道为何,瞎掰的话也说不出口了,只能笑道:“哈哈,你还真信。”

“收徒这个事吧挺麻烦的,大家都懒,可又不能不收……不能断了咱们凌云谷的传承嘛。”菱一拍了拍霄沂的脑袋,霄沂一时躲避不及,愣了愣。

菱一却不管,自顾自的转身往上边走边道:“于是呢……抓阄决定的。”

“……”霄沂觉得自己仿佛幻听了。

菱一笑了,“我这一脉呢,靠谱一点,大师父夜观星象见北斗七星成阵,还悟出了七星剑,说是有缘,下一脉要收七个徒弟。”

霄沂跟在后面默默的听着。

“可是他又懒,七个徒弟他教不过来,于是忽悠着其他几个师父,说是要让下一脉的弟子将凌云谷绝学融会贯通,将所有技能融于一身,大家一起教,必然能教出最是天资卓绝的弟子。”

“其他师父也不想到处去捡徒弟,就答应了,所以我们有五个师父。”

菱一的声音温和,带着笑,转身朝霄沂伸着手掌,比了个五,笑得很是轻柔温和,眉眼之间熠熠生辉。

霄沂也忍不住扬了扬唇角,“那你们这一脉取名该是北斗七星命名才对?”

菱一咂了咂嘴,“所以说他们懒嘛,为了自己方便,就从一到七给我们排了,再取凌云谷的凌字为姓,取其凌云之志之意,但是大师父捡到我的时候是个女娃……二师父说女娃该要温柔娴静一些,就改成了草木菱。”

霄沂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似有点同情菱一后面的几个师弟了。

此刻两人从山谷上了半山腰,半山腰有一个巨大的平台,似是一剑削出来的,但是天长日久也已经融进了这自然景色之中,平台上依旧是满目绿意,山花烂漫肆意生长着,一颗十分粗壮高大的柳树垂落在一潭清泉边上,丝绦万千,清风拂柳只觉得舒适无比。

水潭边上有几座茅屋,远看一副岁月静好的景象,还颇有几分世外高人居所的味道。

走近了才发现那茅屋着实有些简陋破烂了。

屋顶上两个身穿短打的男子正在给茅草屋加厚屋顶,竹篱笆围着的小院子里,一个蓝色广袖长衫的男子大刀阔马的坐在一个小小的扎蹬上,一身如水般柔顺的衣摆长袖就大大咧咧的躺在泥土地上,而他一手挥着蒲扇,一手指着房顶:“就那边,那边,铺厚点,今夜有雨,要是再漏了,要你们几个小崽子好看!”

霄沂忍不住揉了揉眼睛,以为是到了哪个凡间庄稼汉的家里。

房檐下便是之前见过的菱六,也是换了一身褐色短打,哪里还有刚才翩翩少年的姿态,正举着斧头满头大汗的砍柴……

菱一见怪不怪的,领着霄沂走进了院子里,整了整衣衫,拱手行礼道:“四师父,小一给您请安了。”

那四师父火岩转身望来,霄沂忍不住愣在了原地,还未来得及惊叹那俊美容颜……

眼前恍若光芒一闪,顿时四个男子整整齐齐站在了眼前,长身玉立,俱是一身广袖长袍飘飘欲仙,衣服颜色不一,却都清雅淡然,如此四人站在一起,恍若天人下凡,仙气扑面而来,让人忍不住呆愣在原地。

刚才看到的几个庄稼汉模样的男子仿佛是幻觉,霄沂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只见四师父火岩打头,双手端在身前,高深莫测的点了点头,轻声道:“嗯,此番下山没有受什么委屈吧?”

“没有,弟子好着呢。”菱一点头作揖,那边火岩身后四个师弟朝她乖乖行礼,动作规整,端得是四个俊美男神,长袖一整,弯腰道:“恭迎大师姐回山。”

“乖了。”菱一笑着,在袖子里掏了掏,将之前黑乎乎的过期糖葫芦掏了出来,一人手里塞了一串,还不忘一一摸了摸他们的脑袋。

“来来来,一人一串,师姐给你们带的礼。”菱一笑得十分开怀。

四人俊脸顿时一垮,却还是接下了。

原本仙气飘飘的仿佛不染凡尘的男神,如今一人一串黑乎乎的糖葫芦捏在手里,顿时叫人忍俊不禁。

“这孩子是……”火岩虽是师父,但是面貌却不输几个徒弟,而且面上看不出一丝老态,只眼神悠远温和,带着几分长者的慈祥,温和的看向霄沂。

菱一拍了拍霄沂的脑袋,“我在山门外捡来的,打算拜入我们凌云谷的,这孩子凡人之身,却能只身入谷,是有缘的,师弟们看看可还合眼缘?”

霄沂也顺着菱一的眼神朝那拿着糖葫芦的四个男子看去,不知道为什么,看他们拿着那糖葫芦的样子,总觉得不靠谱。

四人忙摇头,菱六道:“大师姐,你也知道的……实在是,不合不合。”

菱三装模作样的掐了掐手指,“无缘,无缘啊。”

菱四急忙道:“既然是大师姐捡回来了,那肯定是和大师姐有缘啊。”

“这样吗?”菱一瞪了他们一眼,知道他们是嫌弃霄沂脸上有个红印不好看。

“我觉得这孩子很好,有缘的。”火岩又是高深莫测的一笑,伸手来摸了摸霄沂的头,霄沂不知道为何,躲避的念头动了几动,身体却丝毫动不了。

摸了几下霄沂的头顶,火岩笑道:“可惜了,你师父我们已经收够弟子了,不能多。”

菱一深深的吸了口气,想了想,看了看霄沂,怕他失望,忙笑道:“没关系,咱们这一辈也该收徒了,也像师父他们一样,一起教弟子,岂不事半功倍。”

菱三忙摇手道:“大师姐此话差矣,大师姐天资聪颖,钟灵毓秀,是我辈之典范,集凌云谷传承于一身,哪里还需要我们几个半吊子……”

“是啊,大师姐,你真放心将他交给我们教吗?”菱六巴眨了一下眼睛,“误人子弟啊!”

菱四:“六子说的有理。”

菱一皱了皱眉眉,想想他们说的也对,要是把这往后的正道魁首给教歪了,那可怎么办……

虽然上他后来不仅歪了,还心黑得很。

但是应该还是有救的,这也是菱一为什么要带他来拜师的原因,起码没崩的时候,他还是一身清辉,皎洁如玉的君子,菱一看那时候,还是很喜欢前期的他的。

于是对霄沂道:“他们就是怕麻烦,一个赛一个的懒,我教就我教,那你可愿意拜我为师?”

霄沂抬头看她,菱一忙绽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唇红齿白,眉目生辉,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盛满了蓝天白云碧色一片,叫人见之难忘。

“我愿意。”霄沂郑重的点了点头,嘴角上扬,淡淡一笑。

“这就是自己人了,来来来……拜师了拜师了。”菱六高喊一声,手中变出一个铜锣,‘咣当’敲了一下,声音巨大,如洪钟入耳,在这山涧来回激荡。

只听得白鸟齐鸣,林中顿时振翅而起无数灵鸟飞禽,似暴风眼一般冲天而上……

“择日不如撞日,就是此刻了。”火岩长袖一挥,众人只觉得眼睛一花,已置身于和刚才完全不一样的景色之中。

霄沂四周一看,已不是刚才山腰的平台了,似已经到了山顶,高处不胜寒,四周云海涌动,就在身边飘荡。

眼前一个巨大的宫殿,恢弘无比,四周偏殿延绵不绝……白墙红瓦,在云雾之中恍若仙境。

火岩打头带着众人往大殿之中走去,大殿门前两只巨大的麒麟瑞兽,明明是石像,却是刻画得如真的一样,连鬃毛都丝丝分明,霄沂跟着一步步走,这两只麒麟的眼睛仿佛都会跟着他的身影一点点的转动。

不论走在哪……它们都看着你。

霄沂背脊一凉,只觉得十分震撼。

大殿十分空荡,不似其他门派的大殿华贵异常,这里只有正中放着一个供桌,桌上奉着灵果美酒,桌前十来个蒲团……

而桌后的墙壁上,挂着上百幅画像……

每一幅都栩栩如生,画上之人男女皆是容颜姝丽,叫霄沂看来,那些仙道动不动称什么第一绝色,第一美男……

却没有一人能抵得上这些画中人的一丝一毫。

再看殿中所站之人……皆是眉目如画,气质超绝,霄沂心中恍若明白了,为何当初只是菱一的画像传出外界,便已经有了四洲五海第一美人的称号。

可惜若不是刚才茅屋院子外庄稼汉的形象太过刻骨铭心,霄沂怕是真的要以为闯入了哪家天上仙境。

除了刚才的几人外,又多了一身着黑衣的男子,十分高大清瘦,一身黑色在其他众人的清雅绝伦中十分夺目,气质冷冽,面无表情。

另有两个女子,一人温柔美貌,另一个面貌稚嫩,精灵可爱。

菱一介绍道:“这是菱二。”便是那黑衣冷冽的男子。

“菱五。”

菱五温和一笑,行礼也是分毫不差,端得大家闺秀一般。

“菱七。”

菱七大眼一眨,似男子一般抱拳作揖,然后看着霄沂一笑:“看来以后我终于不是谷里最小的弟子了!”

霄沂一一还礼,心里却还有些感觉很不真实。

忽有一阵清风吹来,众人郑重行礼道:“恭迎师祖。”

殿中清风一过,顿时显出几个人影来,当中两人皆是满头白发,但是身姿卓越,奇怪的是男子脸上不显老态,年轻俊美,只眼神十分深沉沧桑。

而那女子却是满脸细纹,似凡间六七十岁的老妪,但虽然是老态尽显,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