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替身伯爵 > 第1章 你听我说

第1章 你听我说

《替身伯爵》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1

事情发生在一个平淡无奇的午后时光。一名谜样的俊美青年突然出现在一见平民面包店里,他来到16年来没交过男朋友的店花蜜苪儿眼前。从他口中,蜜苪儿听到身为伯爵的双胞胎哥哥闯下了滔天大祸,以及他们为了粉饰太平,打算改变她今后的命运!“你必须要当替身,当伯恩哈德伯爵的替身。”就这样,平民美少女蜜苪儿摇身一变,成为高贵帅气的“替身伯爵”,她奇妙又华丽的宫廷冒险,即将揭开序幕!呈献给你荣获第四届角川beans小说大赏读者赏,超王道梦幻爱情故事第一集!

蜜苪儿

16岁,为了让祖传的面包店成为全国第一,每天忙于奔走的少女。对味觉的掌握超差,而且16年来没交过男朋友。个性活泼、急噪,平胸。

李察

19岁,蜜苪儿双胞胎哥哥——佛瑞德的好朋友兼副官。个性认真,颇有才能,只是性格上有点优柔寡断,负责保护蜜苪儿。

序章哥哥的来信

亲爱的妹妹:

嗨,蜜苪儿,好久不见了呢。

你好吗?这不用问也知道!我想你一定每天都很有活力地挥动着擀面棍拍打着面团吧。我可爱的妹妹如此健康,哥哥我真的很高兴。就算你的手臂变得全都是肌肉,我也不会抛弃你,请你不用担心。

可是蜜苪儿啊,你如此天真无邪,哥哥我的心却很郁闷。我的每一天都仿佛是世界末日。

哎呀,抱歉。突然跟你讲这个,你一定被我吓了一跳吧?但是,我的这份苦楚,无人可倾诉啊。除了你之外,我无法跟任何人说。

我们同时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十六年了。我跟你都已经到了成年的年纪。虽然我们分隔两地,但是我自认跟孪生妹妹的你,在心灵上是相通的。我相信你一定能了解我的这份痛苦,所以我才下定决心跟你说。你可以听听蠢哥哥的悲叹吗?

蜜苪儿,我呢,我恋爱了。我遇到了一位让我由衷觉得为她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命中注定的女子。我深爱着她,爱到我甚至痛恨起这场相遇。抱着这种快要发狂的心情,我每天都觉得心痛得快要死掉。

啊啊,我仿佛看到你惊讶的表情。抱歉,我从来没跟你提起这件事。

遇见她,让我成为大人,让我知道爱人这件事是伴随着痛苦。我已经回不去懵懂无知的孩童时代了。终有一天,你也会了解我这份心情吧。虽然我希望你什么都不懂直到永远。

啊啊,好乱,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了。我快疯了。我到底应该怎么办才好?

我深爱的那个人,就要跟别的男人结婚了。但是我无力阻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成为别人的新娘。

我无法忍受这样的命运。如果不能跟她在一起,我就没有活下去的意义。干脆死了算了!

我诅咒天神。我要诅咒让我们相遇,又狠心地拆散我们的命运之神。

只要能让我脱离这片绝望之海,要我将灵魂卖给恶魔我都愿意。

我知道我讲这种话很恐怖,也知道这是窝囊败犬讲的蠢话。

我深受打击。我想我无法振作了。也许再不久,我真的会疯了。没想到心底的某一个角落,真的存在着一个如此期待的自己。

亲爱的妹妹啊,救救哥哥吧!

我一个人站在格林希德的街角颤抖着。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支持我,除了你之外。

第一章突来的访客与惊涛骇浪的序幕

刚过三点。食材商店鳞次栉比的史基斯蒙五号街上,店主们都会趁这个时候稍作休息,这已经成为一种惯例了。

“奥尔圣”面包店也不例外。母亲茱莉亚趁没有客人的时候外出购买晚餐的材料,负责烘焙面包的外公丹尼尔则在后面随便吃点东西。

这期间,没有人光顾的店面就交给大家公认的店花蜜苪儿照顾。如同往常一样被叫来看店的蜜苪儿,暂时放下手边的工作,整理着刚送到的信件。

“——有件吗?蜜苪儿。”

丹尼尔从跟店面相通的烘焙坊探出头来问。蜜苪儿隔了一秒钟才耸耸肩点头。

“嗯,皮尔先生寄了一封信给你,还有雪丽阿姨寄了一封信给妈咪。”

“还有呢?”

“只有这些。”

丹尼尔轻笑了起来。

“原来如此。今天还是没收到佛瑞德的来信,难怪你板着一张脸。”

被一语道破的蜜苪儿嘟着嘴,拨弄着两根长长的辫子不满地嘟囔着:

“已经两个月了耶,居然都没来信,那小子究竟在做什么啊?”

“应该有很多事要忙吧,别那么说,你就耐心点等吧。”

丹尼尔安抚地这么说后,便接过两封信,回里面去了。

蜜苪儿叹了一口气,继续盯着原本摊开的笔记本。这个时间,她总是一边照顾店,一边跟这本笔记本大眼瞪小眼,一个人这样也不对,那样也不是动脑筋想法子,这已经成为她每天必做的事情了。

“——蜜苪儿,四点的钟响了吗?”

当蜜苪儿挥动着不像是平民少女会拿的讲究的笔时,这次从里面传来茱莉亚的声音。

面有难色的蜜苪儿头也不抬地回答那咬着半块面包,动作敏捷地一边将卷起来的袖子放下,一边走出来的母亲。

“三点的钟才刚响啦。”

“是哦……怎么,你还在想?”

看到女儿专心不知道在写什么,茱莉亚觉得很受不了。她伸手一把抢过笔记本来。

“‘打倒布兰希尔,成为圣杰尔威第一’……真是的,你还真有恒心,每天都在想这种无聊的事。你再这样下去,婚姻大事会愈来愈遥遥无期啦。”

“什……我交不到男朋友,算我对不起你啦!”

十六年来都没交过男朋友的少女心,就这样被赤裸裸地拿出来讲,蜜苪儿觉得很受伤。她抢回笔记本,很气愤地回嘴:

“你别来烦我,我要想下一种新产品的企划,很忙啦。”

“新产品……你还打算继续下去?那个超不受欢迎的企划……”

“那是当然啊,老是卖这种到处都有的面包,怎么让我们成为第一?我们要不断推陈出新,在史基斯蒙创造新时代啊!”

蜜苪儿握紧双拳,热血沸腾地说着。这可是关系着家业存亡的危机,同时也是左右明天食粮的重要问题呢。

她听说五号街区入口处新开的那家“布兰希尔”面包店,店面干净整洁,老板曾到邻国西亚兰公国学习,以异国风面包为卖点,可能也是因为稀奇,所以总是门庭若市。

“布兰希尔”刚开店时,蜜苪儿假装一点也不在意,然而当朋友告诉她这样的情报时,她根本就坐立不安,偷偷地跑去刺探敌情。在看到不输给传言的盛况时,她当场立誓。

(什么布兰希尔,取那什么装模作样的名字。我怎么可能输给这种恶心的店!我一定要证明我们“奥尔圣”,才是史基斯蒙第一的面包店!)

这种不认输的个性被煽动的那一天起,已经过了约半年。蜜苪儿不仅不像同年龄的少女那般青春洋溢,更将婚姻大事抛诸脑后。她为了提升业绩与创造话题性,积极奔走于新面包的试作与宣传,更为了装潢毫不起眼的面包店,一点一滴的努力存着钱。然而……

“我觉得现在这样就很好啊,反正业绩也没什么被影响到嘛。”

看着茱莉亚一脸不感兴趣地这么说,蜜苪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真是可叹啊!位于文化与艺术之都圣杰尔威,开在商业激战区史基斯蒙的老字号面包店“奥尔圣”,都已经传承五代了,很难想像这是下一代继承人会讲的话。

“你听我说,妈咪。这是身为一名面包师傅、一名商人的面子问题。可以成为史尔基斯蒙第一的面包店,就等于成为圣杰尔威第一耶,这不是很棒的事吗?如果真有这天,一定会有客人大老远专程来我们店里买面包哦。对一个面包师傅而言,这是何等光荣的事啊!如果你跟外公能认真起来,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啊!真是的,为什么你们那么消极啊!就是因为你们这样,我的商业头脑才无用武之地,不是吗?”

“商业头脑……”

“为了把我们的面包店推向最高峰,我不惜任何努力。我可以忍受不吃晚餐,也不在乎到鲁米那尔大道上去宣传试作商品,甚至去拉客,叫我做什么都可以——喏,你看,这次我想要变个花样,做做看包着蔬菜汤的面包。如果有这种面包,那就不需要再煮汤,轻轻松松就能解决一餐,对吧?我想先用芜菁来试做看看,你觉得如何?”

看着认真地递出企划案的女儿,这次换茱莉亚一脸受不了地按着太阳穴。

她对经营家业这么热心,的确是一件很令人欣慰的事情,然而把精力花在错的地方,而且还有点白费工夫的感觉,实在可惜。再说,一开始居然会选芜菁,真的不得不承认,她也太没天分了。

“……随你高兴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吧。但是,别妨碍到外公,还有,请别人试吃时,至少要做出能吃的东西来。”

“你这样讲也太过分了吧,我知道啦。”

蜜苪儿不高兴地回答。看她的表情,似乎对于她以前做出来的那些硬得跟石头一样的面包,一闻眼泪就会喷出来的面包,可以当作杀人工具一事毫无自觉。

这时,茱莉亚突然像是回过神来似地眨了眨眼。

“糟糕,我没空跟你说了,四点还要去送东西呢。”

“我、我去!哪里?”

蜜苪儿立刻合起笔记本,双眼发亮。茱莉亚做的果酱在这一带颇受好评。当事人说只是兴趣,并没有多加宣传,不过一传十,十传百,现在订单从史基斯蒙的四面八方涌进。因此蜜苪儿整个早上几乎都在送货,不过她认为这也是为了提高业绩,是通往顶尖之路,所以她丝毫不觉得辛苦。

“我看看,十二号街的……这里啊,这里我以前也去过,现在出发,来传及在四点送到。这就交给我,妈咪你就放心去购物吧。”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2

看着迅速翻动订单的蜜苪儿,茱莉亚啪地往她头上打去。

“别把我当老太婆,你看店,知道了吗?”

“讨厌。”

茱莉亚顺便把吃到一半的面包往女儿嘴里塞去,然后快速地拉开店门。本来以为她要走出去了,却又像想起什么似地回过头来。

“对了,外公说可能会有人来找他,他在里面休息,要是客人来了记得去叫他。”

“……唔……路上小心。”

没听完女儿最后讲什么,茱莉亚精神抖擞地关上门外出了。

目送着母亲精力旺盛的背影,蜜苪儿不自觉地叹了口气。她的母亲比别人还勤奋工作,这点不用问别人,她也看得出来,她从小就是看着母亲忙碌的背影长大的。只是,那种无所求的个性真是急死人了。

(妈咪怎么不去吃一些好吃的东西,到处去玩呢……这全都是因为我们家是一间贫穷的面包店……)

蜜苪儿用力握紧拳头。

(妈咪、外公,你们等着。我一定会让“奥尔圣”成为史基斯蒙第一的面包店。因为我有传承自爸爸的这份商业头脑!)

在心中信誓旦旦地重复经常下的决心后,蜜苪儿再度拿起笔。

不仅在五号街,其他街也有许多同业。跟母亲从小就熟识的叔叔伯伯们,虽然很疼爱蜜苪儿,但是为了夺得第一,也不能怪她狠心了。感情不能当饭吃。

(虽然他们两个都说保持现状就好,但是既然要做生意,就要做到最好。征服史基斯蒙之后,接着要在市区开分店,然后让全国都有“奥尔圣”的分店,最后要成为像罗格希尔德一样的大实业家。再来……)

蜜苪儿幻想着无止尽的未来,不知不觉脸部表情也放松下来,低下头,正想把这些写下来时,一看见手上握着的笔,立刻被拉回现实。

带点黯沉的深蓝色、有着金色雕饰的这支笔,这世界上只有两支。

另一支笔的主人,就是送这支笔给蜜苪儿的人。他以不知道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口吻说,他居住的国度里,有送跟眼眸相同颜色的东西给自己喜欢的对象的习惯。

(……不行,现在不是开心的时候。)

蜜苪儿的家人只有外公跟母亲。她的父亲是异国的贸易商,在她还在母亲的肚子里时,就因为意外而去世了。

还有另外一个人。同样遗传了母亲的金褐色头发,以及先夫的蓝灰色眼眸的双胞胎哥哥。

他的名字叫佛瑞德列克,六岁时就当了邻国亚德马列斯王国某位名流的养子。

虽然如此,但是兄妹之间的缘分并没有就此中断,反而往来得更加密切。两人一直频繁地通信,他也多次带着大批礼物回来玩。由于是需要马车行走六天以上的距离,因此也不能太常见面,于是书信便成为他们两人非常重要的交流方式。送给蜜苪儿,要蜜苪儿写信给他的这支蓝色的笔,是蜜苪儿最重要的宝贝。

而他寄来的最后一封信上居然写着——感叹无法得到回报的恋情,说什么诅咒天神,什么愿意把灵魂卖给恶魔之类的。还说快要疯狂,要我救救他。带着如此悲痛呐喊的这封信,是在两个月前寄来的。

看到这封信的时候,那种大受打击的感觉是无法比拟的。脑袋里一片空白,饭也吃不下,甚至会让人觉得担心,但是绝对不会示弱或是抱怨。他异常自信又开朗,从没看过他有心情低落的时候。然而……

(他果然在养父家过得不好!)

这是蜜苪儿的第一个感觉。

给人当养子后,他立刻把头发染成金色。当他对蜜苪儿说:“因为父亲大人是金发。”时,幼小的蜜苪儿便很愤慨,觉得他是被强行染发。从此以后,她对他的养父就没有好感。

现在,在感情上受伤的他竟要妹妹蜜苪儿救他。原来没有一个人可以让他依靠,原来他是如此孤独。

去当养子都已经十年了,他的新家人并没有成为他的支柱。

(好可怜——!)

就是知道哥哥总是强颜欢笑,让她的心里更难受。本来想干脆去接他回家,但是这么一来,外公跟母亲就会知道这件事。这万万不可。因为她已经跟哥哥约好,绝不做让他们担心的事。

蜜苪儿想了好久,决定对信的事情保密。不过,她为了替难得示弱的哥哥打气,于是赶紧回了一封信,信上写着:“你要放弃一位你这么喜欢的对象?你这样还算是男人吗?振作点啦!”——可是,对方却杳无音讯。

过去从不曾发生过隔了这么久没回信的事情,而且还是在收到那种内容的信之后。害她这两个月来,连连往坏的方面想,一下子脸色发白,一下子惊慌失措,处于心神不宁的状态。

(真是的……佛瑞德到底是怎么了……)

至少让我知道你没事,那我还可以稍微安心一点。

就在蜜苪儿这么想的时候,店门开了,门口的铃铛轻声响起。

“啊,欢迎光……临。”

蜜苪儿马上堆起笑容转过去,然而一看到来访的客人,她的声音愈来愈微弱。

微微低头踏入店门的高窕客人,穿着一件应该是冬装的厚重外套,头上戴着一顶宽边的暗色帽子。在即将进入春暖花开的这个季节,这样的打扮走在花之都圣杰尔威,看起来有点奇怪。

(是旅客吗?真罕见……)

蜜苪儿不自觉地盯着对方看。五号街区离旅馆街有段距离,因此很少看到有旅客经过。也许正因为这样,所以更显得突兀吧。

对了,妈咪说有客人会来找外公,是这个人吗?正当蜜苪儿这么想时——

“抱歉——”

这名旅客以出人意料的年轻声音这么说:

“这里是奥尔圣家吗?”

他拿下帽子看着蜜苪儿,轻轻点头致意。蜜苪儿则呆呆地张着嘴巴。

在他不合时宜的打扮下,竟有张端正且清秀的脸庞。

明亮又干净的褐色头发不会太长也不会太短,有种家教良好的清洁感。茶褐色的眼眸看起来很温柔,沉着的眼神更甚于蜜苪儿认识的每一个人。年纪大约在二十岁前后吧,浑身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