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应该(只为爱) > 第1章 睿睿长到十六个月的时候

第1章 睿睿长到十六个月的时候

《应该(只为爱)》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第一部分

《应该》

白月光

二零零二年的时候,顾明珠二十岁。那年的七月,她和男友容磊双双拿到了法国里昂国立美术学院的录取通知,未来一片安好。

同年八月,顾明珠的父亲顾博云涉黑,锒铛入狱。继母阮无双心脏病发,抢救无效,死亡。

那年的盛夏特别的漫长。顾明珠在中午十二点的毒辣阳光下徘徊了整整两个小时,当终于横下心走进容宅时,她觉得那道弯弯曲曲的走廊比平时更为幽深寒凉。

容家的管家薇姨走在前面带路,背影曼妙。顾明珠苍白着脸跟在她身后三步左右。她裹着黑色的长袖t恤,清清楚楚的感觉到手臂上每个毛细孔里都渗出细密的冷汗。

好像也是从那年开始,顾明珠讨厌每一个夏天。

“啧啧,小明珠,要是你能用这样的可爱表情躺在我的身下,该有多销魂呐……”方非池不正经的声调在极近的耳边响起,这匆匆六年光阴“嗖”的一声过去,顾明珠一下子从往事里被推了出来。

方非池扶在她腰上的手四下游移,嘴里呵出的热气扑在她耳侧。回头看看他英俊而欠揍的笑脸,顾明珠嫣然一笑,娇羞的躲进他怀里,伸进他西装外套的手,牢牢掐住他腰间的肉转过一个钝角。

身边经过的名流政客都笑着看这柔情蜜意的一对,方非池只好吞下到了嘴边的痛呼,强撑着笑脸,低头对怀里的女人细语:“悍、妇!”

顾明珠仰头看他,精致的五官迎上璀璨灯光,漂亮可口的让人想舔上一口。她笑的甜美,方非池却切实的打了个寒颤。

有种女人的笑,和罂粟的花是一样的,越娇艳越是毒。所以方非池浑身忙不慎把她从怀里捞出来,保持距离,“开个玩笑而已——”他识相的讨好她。

夜正浓,水晶宫殿般的大厅里,聚集着c市一大半的政要。人人都是盛装而来,三五成群高谈阔饮。方非池陪了她一会儿,耐不住寂寞,晃进人群猎艳去了。顾明珠站在光线寂寥的角落里,远远的看着主席台那边。嘈杂的背景声里,她的耳边只有呼啸的风声。

那里站着一个高大的男子,侧脸的线条深刻俊朗。和六年前一样,容磊话不多,谁和他说话,他就微笑着看着人家,认真的听,偶尔微微点头。

定定的看了好一会儿,顾明珠别过脸去,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一贯平静的眼底,此时仿佛汪了两潭白月光。

一别六年,我亲爱的石头,欢迎回来。

容家是c市土生土长的老式大家族,政界商界都广有涉及。德高望重的容老爷子膝下最疼爱的,莫过于长孙容磊。今晚既是容磊的洗尘宴,也是他加盟家族企业的一个非正式就职仪式,自然隆重非常。容老爷子亲自到场不说,连城中商界龙头梁氏企业,代表出席的都是总裁梁飞凡本人。

方非池带着顾明珠过去跟主人家打招呼时,容磊已经被敬了一圈的酒,墨黑墨黑的瞳孔比平时更为晶亮。

他的五官是那种端正柔和的好看,年少的顾明珠曾经很骄傲幼稚的暗自认为,她的石头有种安定人心的帅气。

“容大少!”方非池拍拍容磊的肩膀。他也是高干出身,和容磊从小就认识,勉强可以算是朋友。

容磊笑着和他碰杯,寒暄了两句,看向他臂弯里的女人时,他微微一笑。身边有别家的老总认识顾明珠的,马上为他介绍:“顾小姐是韦博建筑的掌门,人长的闭月羞花不说,能干的很!别看她年纪轻轻的,可是我们这些老头子的劲敌呢!”

顾明珠低头浅浅的笑,方非池替她客气的应酬:“哪里哪里!”

容磊也笑,好像和在场的局外人一般无二,可是握着酒杯的手指尖,却因为用力收紧而泛着白。他开玩笑似的对刚才介绍顾明珠的人说:“黄总,顾小姐当年可是连跳三级考上了c大的艺术系,是c大远近闻名的天才少女。自然是厉害能干的。”他回过头来,看着顾明珠,微笑着说:“明珠,好久不见了。”

顾明珠点头,莞尔一笑,“容总过奖。”

两个人同时伸出手去,轻轻一握。顾明珠眼里满满都是笑意,容磊的表情却冷了好几分。

宴会结束,方非池开着新买的拉风跑车,载着刚刚结识的女朋友扬长而去。顾明珠在休息室坐了一会儿,等到人散的差不多了,她悄悄的从酒店的后门绕了出来,往回慢慢的走。

身后是无尽黑的夜,路上行人不多,霓虹的星星点点根本温暖不了这沉重的夜色。顾明珠木然的一步步走,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一辆灰色的卡宴,极缓慢的跟着她。

走了一段她有些累,停下来准备叫车,却看到身后已经停了一辆,容磊皱着眉坐在驾驶室里,离她不过几丈的距离。

顾明珠笑着招了招手,他轻轻别过了脸去。她也不恼,径自上了车,坐在副驾驶座上,容磊转过来看了看她,神色有些无奈。

“我看你今晚喝了不少,还能开车么?”一面拉上安全带,她问。

容磊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我的酒量你还不清楚。”

顾明珠给他指路。车子滑进车河,她言笑晏晏的介绍c市主干道这些年的变化。容磊默默无语的听着,忽然的插进来一句:“他一直就这么对你的?”

顾明珠一愣,想来他应该是注意到了方非池的放浪,她笑,“怎么了?心疼我这个前女友?”

容磊冷笑,“你顾明珠都需要人心疼的话,这个世界就真的男女平等了。”

“容磊,你去法国念书,主修的是中文系吧?”顾明珠抱肩,毫不示弱的笑着说。

容磊牵了牵嘴角,两人打成平手,俱都沉默下来。

到了顾明珠说的地方,她礼貌的问他赶不赶时间,容磊漠然摇摇头,她便下车去,说是马上就来。

走到大门口,有兄弟正在喝酒划拳,看见她来都乖巧的打招呼:“明珠姐!光哥和睿睿在后花园。”

顾明珠点头,匆匆的绕过房子去后面找,那一大一小果然在那里坐着,两个人傻傻的仰头在看星星。

程光,表字裸,又字溜溜,号一脱居士,简称六六——以上均来自顾明珠。实际上,c市绝大多数的小混混都尊称他一声“光哥”。

程光的父亲以前是顾博云的手下,在某次不知杀人还是放火的行动中不慎以身殉职。程光的妈妈在他四岁的时候改嫁,临行前,把小程光丢在了顾家的门口。顾博云是最讲义气的,义不容辞的收养了程光,把他当做亲生儿子养。

程光比顾明珠小了两岁,从小时候起,一张脸就按着正太的标准,怎么好看怎么长。c市赫赫有名的“梁氏”有六个气质各异的高层,人称梁氏六少,其中六少爷秦宋被认为是绝世美受,而程光,比秦宋长的更为俊秀。

程光人很聪明,初中毕业之后在帮派里混的风生水起,几年之后觉得做混混无聊,就跑去高考,四个月的突击复习之后,他考上了c大。也因此,顾家的覆灭并没有波及到他。

顾明珠和程光青梅竹马,友谊几乎达到了天人合一的程度。在顾明珠最艰难的日子里,程光毅然辍学,回来帮着顾明珠扛过了那段日子。

再后来,顾明珠走出来之后,程光发现自己还是比较适合当混混,于是,他毅然混到了现在。

“睿睿,”明珠走过去,在两个人之间蹲下,她摸摸睿睿的脑袋,“小宝贝,今天心情好不好?”

睿睿面无表情,顾明珠轻声细语连问了六次,他才缓缓的点了一下头。顾明珠却觉得很高兴,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睿睿长到十六个月的时候,没有一点婴儿该有的活泼,不要说牙牙学语,连哭声都很少。顾明珠带他跑了无数次医院,最后的诊断是:自闭症。

顾明珠拿着详细的诊断报告,欲哭无泪。在全世界的自闭症儿童中,有百分之七十的孩子智力落后,百分之二十智力正常,而睿睿属于那剩下的百分之十:智力超常,记忆力惊人。只是,他绝少有表情,几乎不说话,从未与人流畅对话到三句以上过。

程光今天又换了发型,顶着一头黄色的张扬鸡冠,他笑嘻嘻的问顾明珠:“容大哥怎么样?”容磊回国的消息还是他告诉顾明珠的。

“依旧让我怦然心动。方非池说我一晚上眼神滴溜滴溜光围着他一个人转。”顾明珠叹气,听得出来有点甜蜜有点忐忑,“你们都说我应该把他追回来。可是我那个时候连蒙带骗的把他踹了,现在事过境迁了,再去和他好,是不是有些富贵同享大难到头各自飞啊?”她装了整晚的镇定,在程光面前再也装不下去了。

程光一听她乱七八糟的飚成语就头疼,俊脸上满是鄙夷,“我说是,你就能放过容磊?”

“当然不行!”顾明珠毫不迟疑。

“那你啰里八嗦个屁!”程光刚说完,头上便挨了顾明珠好多下。

“六六啊,”和他闹了一闹,顾明珠澎湃了一晚的心情略微平复,有些高深莫测的总结道:“我觉得我对容磊,就像你对你的头发一样,折腾归折腾,感觉归感觉。”

作者有话要说:光棍节快乐。

往日

程光帅气的整了整自己的韩式美男发型,拖长了音调“切”了一声,招呼远处的手下,把睿睿的玩具和书本收拾过来交给顾明珠,“别让人等太久了,快出去吧。”

顾明珠有些吃惊的吹了一声口哨,“你怎么知道他送我来的?什么时候开始你变的那么明察秋毫隔岸观火的?”

“啊!顾明珠你他妈的不要再说成语了!”程光烦躁的一塌糊涂,“就算我的手下不告诉我说门口有辆卡宴送明珠姐来的,我看到你这一脸淫笑,也能猜个七七八八。方非池那个骚蹄子哪时候让你那么春心荡漾过!”

程光说完了就跳起来跑了。顾明珠今晚实在心情甚好,没打算和他一般见识。她春风得意的拉起睿睿的手,“乖儿子,咱们回家!”

顾明珠抱着睿睿上车时,容磊的眼神在孩子脸上停留了好一会儿。可惜,睿睿是圆眼睛单眼皮,清清秀秀的小模样和容磊深深的脸部轮廓完全没有相似之处。

明珠握着睿睿的手对他挥了挥,柔声说:“睿睿,这是容磊叔叔。咱们认识一下好不好?”

睿睿闻言竟然抬头看了容磊一眼。顾明珠惊喜不已,这孩子是很少正眼看人的。

看她笑的欢喜,容磊收回了目光,发动车子上路。

到了顾明珠家楼下,明珠把钥匙给睿睿,睿睿无声的下车,自己上楼去了。

“你家里有人?这么放他一个人上去可以吗?”容磊显然了解这个孩子的情况。

顾明珠听了他的话,心中微微的刺,“他是自闭症,不是白痴。”

容磊闻言冷笑了一声,顾明珠立刻意识到身边的人是“有容集团”新上任的总经理。

“这次回来了打算待多久?”她温婉的笑笑,及时换了个话题。

容磊把车窗放下,调了调座椅的位置,放松的靠了上去,微闭着眼,好像有点累的样子,“我爸心脏不太好,我爷爷放他退休去了。暂时我先接手‘有容’。”

“看来你是准备在c市要大展拳脚了?”顾明珠笑着问,“那我可得巴结巴结你,以后免不得要在你手底下混饭吃的,容总到时候看在我们多年交情上,可要照应着些。”

容磊听完她的话,不声不响,顾明珠有些尴尬。正想再换个话题,他却忽的伸出手勾住了她的脖子,她被他拉的趴在了他肩膀上,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容总,你这是干什么呀?”

容磊看着她眨巴着眼睛故作委屈的魅惑样子,扯了扯嘴角,“我知道,现在有梁氏做你后盾。顾明珠,你是今时不同往日了。”

两个人凑的极近,他说话时,带着酒气的温热气息扑在她脸上,一阵酥麻。顾明珠往上挪了挪,柔软的身体贴合着,手绕上他的脖子,靠的他更近些,吐气如兰:“那,你要不要试试到底是多么不同?”

时隔六年,他不再是那个把她捧在手心呵护的石头。而她,也不再是那个被他压在身下亲热时,连哼哼都害羞的小女生。

容磊的嘴角几不可见的抽搐了一下,冷冷的看了她好一会儿,缓缓的说:“我今晚是想来告诉你,我这次回来就不打算再走了,”他说着,推开了她,转头看向窗外,神色淡漠,“我考虑再三,我们之间还是说说清楚,这样以后见面也不会尴尬。毕竟同在c市,还是经常会遇到的。”

顾明珠坐正了,拨着自己的长发,不以为然的样子,“需要说清楚什么?你对我还有感觉吗?”

容磊嗤笑:“顾明珠,你未免也太自信了。”

“这是一个疑问句,你只要回答是或者否。”

“没有。”

“真无情,”顾明珠“啧啧”感叹,用手指戳戳他的手臂,被他嫌恶的躲了开去。她白了他一眼,“不过也好,我本来还担心呢,你会不会记仇呀?不过既然没感觉了,也就不恨了吧?只有仍然爱,才会还在恨。对不对?”她的声音说到后面时就低了下去。

年少的时候就领教过她的喜怒无常、古灵精怪。而时隔多年,容磊面对时而娇憨、时而冷漠、时而看似惆怅的顾明珠,还是有些不自主的移不开目光。

他定定的看她,她好像知道,却不回头来和他四目对望。

如果真的要划清界限,他就不会来说这番话。顾明珠心里一清二楚,如果放下了、没感觉了,他就不需要“考虑再三”。

有了太子爷坐镇,有容集团的股票这几个月来的颠簸不稳之势迅速缓解。而容磊上任之后,更让c市的商界见识到了什么是——虎狼之势。

梁氏高层的惯例早餐聚会上,所有人都饶有兴致的欣赏着容岩难看的面色。

容家的小辈里面,论才貌机智能和容磊匹敌的,只有容岩一个。可惜容岩的父亲不是长子,没有继承家业的资格,成年之后就从政去了。所以容岩再能干,容家的老爷子也不拿正眼看他。

这些年,容岩帮着梁飞凡打天下,混到现在也算是c市说一不二的人物。可容磊一回来,容家所有人的目光又都在这个太子爷身上了。

但现在容岩郁闷的,不只是这个。

c市的大学城附近有一块地,最近政府打算拿出来公开招标出售。容岩提前得到了内幕消息,前前后后派出了三个评估团,最后的结果是非常可行。

他兴致勃勃的把计划递上去,当初首肯了这个方案的梁飞凡竟然说不做了。更让容岩气的两眼发黑的是,梁飞凡不做的原因是要给容磊让路。

“我要辞职!”容岩咬着牙,一贯的优雅贵公子气质都消失不见了,浑身散发着地狱来客的熊熊愤怒之火,“我要开记者招待会!哭诉我在梁氏遭受的不公正待遇!梁氏总裁贪恋美色,昏庸淫乱,打压忠臣,烽火戏诸侯!”

梁飞凡恍若未闻,享用着早餐,表情轻松愉悦。排行老三的陈遇白依旧是冷冰冰的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