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19,22岁 > 第1章 可振宇还是无视她的感受

第1章 可振宇还是无视她的感受

《19,22岁》

一二小说www.12xs.com,最有站,提供经典的文学名著、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文社科类书籍在线阅读,所有TXT电子书手机免费下载阅读,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正文楔子

“申秀璇,你的信。”

背对着阳光,秀璇正神情专注地向画着景物的画板填加阴影。听到声音,她轻轻放下手中的油彩和画笔,慢慢地转过了头,迎着阳光的脸上顿时散发出迷人的光彩。

不仅仅是因为洒在脸上的阳光,秀璇本身也是天生丽质,她绝对是那种回头率百分之一百的清纯可人的美人胚子。

“谢谢,前辈。”

秀璇赶紧把手往围裙上一擦,接过美英递过来的信封。

“谢什么呀!莫非是男朋友的信?!”

美英禁不住好奇,又看了一眼印着绿色军事邮票记号的白色信封。

“姜振宇?天啊!跟我在警英台认识的帅哥名字一样嘛?!”

美英有点夸张地叫了起来。但是那个小子也没有参军啊?美英歪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秀璇带着半信半疑的神情,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默默地望着信封……

看着信封上熟悉的笔迹,秀璇的心止不住地开始疼了起来。那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已经含满了泪水,信封上的字也随之跳动。她那握着信封的手轻轻地颤了一下……

在东海……姜振宇,姜……振宇……

把每天当成是末日来相爱?一分一秒都美到泪水掉下来?不理会别人是看好或看坏?只要你勇敢跟我来?爱不用刻意安排?凭感觉去亲吻相拥就会很愉快?享受现在别一开怀就怕受伤害?许多奇迹我们相信才会存在

穷途末路都要爱?不极度浪漫不痛快?发会雪白土会掩埋?思念不腐坏?到绝路都要爱?不天荒地老不痛快?不怕热爱变火海?爱到沸腾才精彩

——信乐团《死了都要爱》

一二小说 www.12xs.com

正文第一章

实行vip会员制的江南某酒吧……

在这个时间段,酒吧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

就像外国电影里的场景一样,烫着爆炸头的黑人dj放着hip—hop风格的音乐,陶醉地剧烈摆动着身体,室内的空气犹如一股股激情的热浪,弥漫在整个空间,惹得人心神荡漾。

在万紫千红的霓虹灯洒射的舞台上,一个上身穿着黑衬衫,下身穿着带有异样银色裤线的黑裤男子,正在和一个超级性感的女郎疯狂舞动着。

音乐换成了blues,本来就紧紧贴在男人身上跳舞的性感女郎,现在又像一条美女蛇一样,紧紧缠住了男人的脖子。

享受着上身感觉到的女性特征,那个男人露出了满足的微笑,凭借着一丝丝的酒意,他搂住了性感女郎的小蛮腰。

“我……今晚很高兴……”性感女郎在他的耳边呢喃着,把香气吹向了男人的面颊。

“真tmd!!!”

振宇忍不住骂了一句。不知道是因为性感女郎身上的香水味儿太浓,还是因为一阵阵涌上来的酒精味道,他忍不住恶心了起来。

振宇强忍着呕吐的欲望,甩开缠在自己身上的性感女郎,拖着自己摇晃的身体走向了洗手间。

“呃,呃!……”

抱着坐便干呕了半天,可能是因为胃里什么东西都没有,只能

一直在那里干呕。

终于干呕结束了,他走到洗手池边,拧开水龙头,用手接着水漱了漱口,又用凉水洗了一把脸,这才感觉有些清醒。

“难道我也老了,玩不动了?!”

望着镜子里已经熬了两天两夜的脸,振宇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

“再让我好好看看!”

他仔细看着镜子里面那张仿佛雕刻出来的脸,上下左右仔细照了一遍,振宇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姜振宇,你可真帅啊!哈哈~~!还算混得过去吧?!”

振宇一边说着,一边对着自己挤眉弄眼,沉浸在得意忘形的超级自恋里~~

靠在铺着法国毛毯的洗面台上,振宇一连抽了两根烟,这才慢慢悠悠地晃回了舞池。

闪耀不停的灯光、混杂震耳的音乐,烟味、汗味、香水味……这些让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的胃,又开始翻腾起来。

“tmd……!”

又泛起来的恶心感,让振宇捂着嘴急忙走向了洗手间。又像刚才一样,抱着坐便干呕了好一会儿,他才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可能是因为胃实在是太难受了,再加上饮酒过量,现在的头感觉像是要爆炸了一样,让人无从忍受,他实在是没有再在这个地方待下去的心情了。

振宇坐在二楼就能望见舞池的栏杆上,那边的座位上正上演着火辣的一幕——仁俊那小子带来的黄头发性感女郎正在肆无忌惮地……

性感女郎像软体动物似的,粘在银色头发的仁俊身上,手则在仁俊修长挺拔的身体上到处摸索着;而仁俊呢,脸上摆出一副马上就要喷鼻血的表情,身体好像已经彻底交给了性感女郎。

啧啧!真是好看啊!!!

很无奈地看着他们这副德行,振宇一边拿起扔在沙发上的白色夹克,一边丢给了仁俊一句话:

“喂!你这小子,干脆去宾馆吧!”

“呵!!也是哦?!跟我去么?”

“啊!不知道~~!!多难为情啊!!”

仁俊在性感女郎耳边这么一说,黄头发性感女郎竟敲着他的胸膛撒起娇来。

哈!在这么多人面前演出都没事儿,去开个房间,只有你们两个人了就知道害羞了???振宇彻底无语了,无奈地扫了一眼黄头发,独自摇着头转过了身。

“那我先走了!!”

就在这个时候,坐在一边的美艳突然站了起来,拉着振宇急忙说:

“哥,怎么能这样?!要走带我一起走,好不好?”

这才发现美艳的振宇,马上皱起了眉头。又是谁把她叫来的?很不耐烦地甩开了粘上来的美艳的手,真是让人一丝怜惜之情都找不到,振宇的动作表情让这个娃娃脸一下子僵在了那里。

作为明星级人物,振宇的这种态度实在是让她伤透了自尊心,即便如此,美艳还是愿意缠着振宇。

自从去年夏天一个偶然的机会,遇见这个叫做姜振宇的男人以后,她就一直缠着他。当然,振宇是友成财团继承人的身份,也对她有很大的吸引力,但这并不是全部原因。说白了她就是爱上振宇了,但她看起来很清纯的脸上总让人感觉到透着一丝贪婪。

从好朋友那里知道振宇在这个酒吧,美艳推掉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摄影,直接跑了过来。

可是振宇呢?整个晚上都无视她的存在,和一个陌生的女人混在一起。对于这些,美艳发挥了自己最大限度的忍耐力,好不容易才忍了下来。因为她知道,自己首先是一个公众人物;另外,如果自己忍不住和那个女人打了起来,只能增加振宇对自己的反感。

整整一晚上,她的内心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好不容易等到了现在,绝不能就这样放他走。于是她拉过振宇的胳膊抱住不放。

看着她的这些举动,振宇的眼里已经显现出愤怒。他又一次甩开了美艳的手:

“放手!我很累!”

“我为了来这里见哥哥,连最重要的摄影都推掉了,所以哪怕一小会儿也行,就让我和你在一起待一会儿吧,好不好?”

美艳嘟着嘴撒着娇,就是不放手。真是个麻烦透顶的女人!!!振宇的眉头皱得快出水了。

“是我让你推掉的吗?”

“但也是因为……你这么说也太过分了,哥!”

“快放手!!!……”

话里话外都透着不耐烦,振宇使劲地推开了美艳。毫无防备的美艳被他这么一推,就栽倒在了沙发上。

感到伤心无比的美艳,更觉得伤到了自尊,痛哭起来。向来以清纯可人为招牌的美艳这样一哭,自然就会散发出令男人怜香惜玉的气质。就连仁俊也拉着一张心疼的脸,动摇了起来……

可振宇还是无视她的感受,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真是讨厌,居然用哭来威胁我!突然想起什么的振宇,顿时又皱起了眉头。对他来说没有什么会比女人的眼泪更让他伤脑筋了。

“该死的!”

振宇又骂了一句。今天可真是累呀!!!

把夹克斜披在肩上,振宇走向会员专用停车场,一辆敞篷的黑色bmw跑车停在那里,天棚可以自动开闭,那就是他的坐骑了。

“伙计!”

他抚摸了一下爱车,一纵身从车门上翻了进去,动作像极了布莱得·彼特。

振宇刚刚发动汽车,站在门口一直用很惊诧的眼神看着他的那个服务生就跑了过来。

“先生,给您叫一位代理司机好吗?”

振宇看了一眼他的员工标签,上面写着“张东健”的名字,他又向上看了服务生一眼,顿时失笑一下,换个姓是不是比较好?张东健都死光了吗?

“啊!不用……”

振宇很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可是服务生张东健还是不肯离开,仍旧用很担心的眼神望着这位已经喝醉的客人。

就这样自己开车,肯定会翻进阴沟里的,或许更危险……

呼~~

还有一个人担心我的生命安全呀?振宇看着眼前的服务生。好像这是别人的事情似的,他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不关己的淡淡微笑。

“接着,小费!”

振宇把钱包里所有的现金和支票都拿出来塞给了眼前这个张东健。

看了一眼塞进手里的钱,张东健瞪大了眼睛。

哇塞~~远远超过了100万的小费……他的手不禁有些发抖。

“我一天的娱乐费用够他们一个月的工资了吧?这世道真是不公平呀!”振宇看了看拿到小费后手开始发抖的同龄男子,狠踩了一脚油门,冲了出去。

嗡——伴随着发动机的声音,振宇把车开出了停车场。

“谢谢!小心开车!”

服务生向着已经跑出停车场的车尾方向,行了九十度的大礼。活到这么大,还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日子。他的表情像是中了彩票大奖似的,对着车后身连续弯腰行礼,直到那个黑色bmw完全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虽然不是很晚,回家的路上却意外的人影稀少。可能是因为敞着车棚,凉爽的夜风掠过脸颊,酒意也一点点地消退了。

振宇又踩了一脚油门,表盘上的指针已经超过了130。

他的表情看似平静,可头发已经肆无忌惮地飞舞了。

虽然已经两天没回家了,不过幸亏有打扫卫生的阿姨,家里还是依旧有条不紊。没有人的气息,没有一处杂乱的地方,有点像样品房,一点也感觉不到前几天还有数十个人在这里狂欢过。

不知从哪里涌上来的失落感,振宇深深叹了一口气……

好像是要故意打破这种氛围,从客厅到浴室,振宇一路把衣服扔得到处都是,他走进浴室,直接用冷水冲了个凉。凉水打在他的身上,使他顿时精神起来。

冲完凉,振宇站在浴室的大镜子前,照着自己的全身。

多亏一直在健身房里锻炼,镜子里的男子有18cm的个头,肌肉发达的身体,修长挺拔的腿,还有前几天刚刚晒过的古铜色皮肤。

“我自己看也帅呆了!!!”

用柔软的浴巾擦拭着身体,振宇又陷入了严重的自我陶醉之中。其实他的话一点也不夸张,如此英俊的外型,毋庸质疑地证明了他是帅哥中的帅哥!

擦掉身上的水珠,又照了半天镜子,他可能是发现了自己脸上两天没有修理的胡子,不由皱了一下眉头。

在他洗面台上的金属架子里,摆着许多洗浴用品。振宇挑出了其中一只刮胡膏,挤出了柠檬香味儿的泡沫抹在了脸上,然后学着电影里的那些男模特们,十分性感地刮起胡子来。整理好下巴,他又在脸上擦了一点化妆水,然后用白色浴巾围在腰上走出了浴室。

振宇走到客厅,从冰箱上的饮水机里倒出了一杯冰水,径直走向了卧室。这房间布置得就像宾馆一样,躺在靠在窗边的大床上面就可以看到美丽的夜景,感觉到涌上来的倦意,振宇一下子扑向了铺着蓝色床单的席梦思。

“哦,好舒服啊!”振宇一边低语着,一边满足地闭上了眼睛。

但就在他要睡着的时候,刺耳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tmd,谁啊?真是的!!”

很不耐烦的振宇又骂了两句。

振宇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就等着电话铃声自己停住。可是恼人的铃声一直响着,一声又一声,一遍又一遍,振宇干脆用枕头捂住了脑袋。终于,电话铃声停止了,他不禁露出胜利的微笑。

可是没过多久,电话又重新响了起来。

“想死想疯了吧!”

mygod,终于投降了!

振宇艰难地爬了起来,仰着头拿起了听筒。

——“喂……!!!”

声音里夹带着无限的不耐烦,不用听就知道是没有什么正经事的仁俊或者是这帮混混中的某一个。

——“喂,姜振宇!如果你还活着的话,就请哥哥喝杯酒吧。”

听筒里传出了让他意外的声音,振宇的脸上也出现了难得的变化,代替一脸不耐烦的居然是淡淡的微笑。

“哥,你挺高兴啊?可是时间不对啊,千万不要跟我提‘酒’这个字,光是听着都要吐了。”

——“你这小子害怕了啊?叫你就赶紧出来,给你介绍我漂亮的学生们。哈哈哈……”

从听筒里传来亨弼特有的爽快笑声,当然还有骂声。振宇也不自觉跟着无奈地笑了一下。

“你这个变态狂!给我听好了!我这个人不吃那一套!呵呵,而且我今天实在是太累了。”

振宇又重新躺在了床上,使劲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真的是连动都不想动一下啊。

——“啊,真是的!废话少说,趁我没翻脸赶紧出来?!”

“啊,真是的……”

听亨弼发出了最后通牒,振宇也没有办法,只好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走向更衣室。

振宇从壁柜里拿出一件粉色的上衣和一条浅灰色、上面印有条纹的裤子,穿在了身上。

手里拿着一堆kfc鸡翅和饮料的振宇沿着楼梯上了二楼,在一扇涂着鲜绿色涂料的木门前停了下来,再仔细确认了画室门上的门牌号后,他敲了两下门,然后小心地推开了大门。

刚一进门,就看见斜躺在褪色旧沙发上的亨弼,还有扔在沙发另一侧的布鞋,一双穿着脏袜子、露在沙发外头的大脚丫子也映入了他的眼帘。

“喂!那条线再画浓一点。你这笨小子!!线不是那么画的!!”

说着,一个粉笔头准确无误地飞向了坐在不远处梳着运动式头型的脑袋。看着这幅画面,振宇禁不住笑出声来,果然是赵亨弼式的体罚,你小子可受苦了!!!

大约十平米大的画室里,充斥着墨水、画纸和染料的味道,再加上咖啡的香味混在一起,不知怎么反倒让人觉得很舒服。振宇深深吸了一口这种特殊的味道,漫不经心地欣赏着整个画室。

窗台上放着一个老式的大音箱,正播放着肖邦的钢琴曲。真奇怪,这样的老式音箱还能放出音乐?!破旧笨重的架子上摆着各式各样的石膏像,堆在一边的画架,挂满墙的石膏画和静物画,还有围在色彩华丽的作品前认真做作业的学生们……这屋里面的一切,凌乱而又和谐地融合在一起,构成了一幅安谧优美的风景画。

振宇漫无目的地看着这一切。

突然,他的注意力被一件事物所吸引——心被强烈地震撼了。仿佛全身的血液都要涌出去似的,那种感觉,他实在难以形容……

尽了最大的努力,振宇才使自己平静下来。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再一次确认了眼前的事实:垂肩的学生头,单薄的双肩,浅粉色的t恤,白色棉质裤子,看起来是很平凡的小女生。

振宇一时不能自拔地呆呆望着她:能透出血管的白皙透明的皮肤、淡雅的额头、优雅的鼻梁加上紧闭的双唇……这一切的一切都组合得那么完美无瑕,以至于从她身上仿佛散发出一种独特的光芒——好像是《圣经》里所描述的圣母身上所发出的那种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