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快穿之极品人生 > 第1章 只是随着齐家不停要钱

第1章 只是随着齐家不停要钱

声明:本书由一二小说(www.12xs.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快穿之极品人生》

作者:月亮上的叶子

【文案】

齐璐为了不成为系统主神的养分,只能放弃修为逃离,穿梭于一个个极品世界,强大自己,成为自己的主神!

暂定以下但不限于以下世界:

包子女

扶弟魔

刻薄婆婆

偏心母亲

撕逼闺蜜

被拐卖的女人

二胎妹妹

..........

内容标签:快穿爽文升级流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接档预收文┃配角:《穿成女主的炮灰儿媳》┃其它:快穿爽文

第1章包子女1

齐璐看着手上的老茧和面前一盆子的衣服,皱了皱眉头,刚准备起身看看自己的新模样,就听到一个尖利刺耳的声音响起:“你在做什么?两个小时了,竟然连衣服都没有洗好?别以为周末就不干活了,告诉你,想都别想,有钱贴补娘家,没钱养家可不成!下午给我去送外卖去!不然就别回家了!我告诉你...……”

齐璐啪了一声将洗手间的门关了,现在她还没有接受原主的记忆,不过就听着那人的话,想必又是一个极品人生。---

闭上眼睛,原主的记忆瞬间充斥了整个大脑,让她有点头疼,不过害怕记忆中断,她也不敢有任何动作。

想想以前她可不会这么小心翼翼的,作为已经成功完成了成百上千个任务的时空任务者,她已经积攒够了能量、精神力和可以购买很多实用工具的积分。

比如有了达到一百分的精神力,她能瞬间接收原主的所有记忆,根本就不会头痛;而有了足够的能量,她的魂魄可以快速和原主合为一体而不会疲惫甚至生病;要是记忆中断了,则可以用积分购买记忆回溯盒,就可以很快读取原主的所有记忆。

再比如要是不想接受不喜欢的人物,可以直接退出。

而现在她的各项数据都几乎都被清空了,和刚穿越之时没有两样。

这是因为她偶然发现她即将成为了系统主神的养分,而不是先前系统承诺那样可以回到现实或者直接成为其中的系统之神!

所谓的积分任务不过是骗局!是为了让任务者心甘情愿去提升自己的力量以达到滋养主神的要求。

幸好她发现了蛛丝马迹,果断的舍去一大半修为拼命逃离了主神空间。

不过这样一来,为了躲避主神她只能去一些没有他们的世界空间,同时修复自己的魂魄,提升自身的力量。

这次包子女的世界是她逃离后的第三个世界,前两个世界她在任务途中发现了主神空间的任务者,只能中途舍弃。但灵魂总算被修复了些,不似刚逃脱时那般虚弱。

齐璐站起来,走到镜子前,就看到一个脸色蜡黄,眼神沧桑,眼袋厚重的看起来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其实原主才刚满三十岁,可是看她样貌,谁能相信她才三十岁?

原主也叫齐璐,父母双全,有一个妹妹一个弟弟,作为家中的老大,从小就被灌输要成为家里的顶梁柱,要听从父母的话,不能顶嘴。---

二十年不间断的洗脑让齐璐的性子变得唯唯诺诺,大声不敢出气的包子。所以在初中毕业以后,哪怕成绩很好,她也听从了齐父齐母的话,辍学去打工,以便家里能早点过上好日子。

打工的钱每月只留基本的生活费,其余的如数邮寄回家。这样还被齐父齐母嫌弃挣得太少,她只好用空余时间再兼职两份到三份工作。

这样一来,每天休息的时间五六个小时都算多的了。睡觉都不够,哪有空闲去谈恋爱?况且齐母还一直给她洗脑,说外面风男人不知根知底,说不定就是什么坏人,要等着他们给相看。

齐母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怎么不想你好?父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再就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于是原主就彻底歇下谈恋爱的心思,即便当时有好几个自身条件比较好的小伙子对她表示了好感,她一律拒绝了。

这样一直到了二十八岁,眼看就成了老姑娘,齐父齐母还没有要给她嫁人的意思。就在齐璐以为她得三十岁以后才会被允许出嫁以后,齐父齐母竟然提起了她的婚事。

问了原因,果然是因为家里经济出现了困难,齐家想要在县城买房子。

弟弟齐帅谈了一个对象,对方要求齐家在县城买房子,这不,齐帅就回家吩咐齐父齐母了。

爱子如命的齐父齐母自然照办,于是一家人,当然不包括齐璐,她得挣钱,去了县城看房子。看了一圈下来,再划拉一下钱包,蔫了,钱还差一截。

齐家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根本赚不了什么钱。手里的钱大部分还是齐璐赚来的。

缺钱当然也是找她。

不过齐父齐母嘴上倒是说得很好听:“大丫,我们也舍不得你嫁人,但是你年纪大了,再不嫁别人得戳我们父母的脊梁骨。再说梁建军家条件好,是县城的人,有房有车的,我们也不想让你错过了。家里买不买房子倒是次要的。你先见见面,要是实在不愿意,我们也不强求。”

齐璐听到这话居然还高兴得很,觉得父母虽然总问她要钱,但心中还是有自己这个女儿的。于是就兴高采烈的去约好的相亲地点。

等见到梁建军才知道,梁建军离婚了,还有一个八岁的儿子,她顿时懵了。

可齐父齐母和梁父梁母倒是聊得很快,竟然很快把婚期都定下来了,齐璐有心反对,却摄于齐父齐母积年威压不敢出声。

等回到家,还没有开口说话,齐家人就开始轮番给她洗脑,齐帅就更加不要说了,十万的彩礼也值得他满口的大姐的叫了。就连一向冷眼旁观的二妹齐丽也跟着劝说。

后来她才知道她妈本来对她的婚事很犹豫,想要齐丽嫁过去,因为她比齐丽挣得多,却没有齐丽那么多心眼,知道偷懒,还藏私房钱,这么无怨无悔赚钱的免费劳动力,她妈还真舍不得她嫁人。

可是她爸却不同意,怕齐丽豁出去私奔了,要人财两空,现在歪好每个月齐丽还会邮寄点钱过来。而她即便结婚,也不会丢弃家里的。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那个时候她已经和梁建军结婚,并如齐父所愿仍旧成为齐家的提款机。

这样梁家岂能舒服?于是齐璐就成为了婆家和娘家之间的夹心饼干。

本来梁建军娶齐璐,除了她年轻有点美貌还是黄花大闺女外,就是看中她能干能挣钱。梁建军自己好吃懒做,前妻就是因为他不养家啃老,而老人却不让媳妇啃,反而剥削媳妇才死活要离婚的。

离婚后,梁建军找了很多对象,都是一打听到他的情况就不成了。有如同齐家般愿意的,梁建军却还要挑。挑来挑去,齐璐就出现了。不过婚前,梁建军也没有想到齐璐对娘家人有求必应。光看姑娘个人,他对齐璐很满意,所以有意讨好,两人也算过了一段甜蜜的日子。

只是随着齐家不停要钱,梁家开始露出真面目,齐璐就彻底难受起来。后来发展到她四份工作连轴转了。

如此高强度的劳动,身体哪里受的了?她怀孕了两次都流产了,而还没有等她休养好,齐家催钱的电话就来了,然后梁母也开始要钱。

后来发展到齐家和梁家每家掌握她一半的工资卡。而她自己手里却没有半分钱。要不是怕她死了,再也没有任劳任怨的老黄牛了,也许连流产两家都不会给钱住院诊治。

刚出院就被梁母要求去工作,回来还要洗衣服,拖地,照顾一家老小的生活。

连轴转的结果是原主撑不住了,存了死志,于是她就来了。

靠在墙上,齐璐闭上眼睛,顿时进入她自己创造的意念空间,然后放出原主的魂魄。

淡淡问道:“你有什么要求?”原主心甘情愿的魂魄才是她最好的营养。

齐璐木讷的看看她,又看看自己,半晌才开口道:“什么要求都可以吗?那我希望你能替我好好照顾我家里人,满足他们的一切要求。还要顾着梁家人,让他们满意,夸赞我是一个好女儿也是一个好儿媳。”

她无语了,果然被洗脑得彻底了。不过她实在厌恶这种没有自知之明,狮子大开口的人。即便她能做到,又凭什么满足那些极品,让自己郁闷?她逃出来就是为了能够做主自己的人生,可不是憋屈自己的。

她翘起嘴角,讽刺的笑道:“你觉得你值提的要求这个价吗?这些年你不是一直这么做的,他们满意了吗?我给你一分钟时间再想想,不然你还是自己回去看看能不能做到吧?也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齐璐对于强势的人有着天生的畏惧,对眼前看不到的雾团更是害怕,刚才提要求的勇气再她的反问下,一下子就泄气了。她是绝对不想回去的再过那种生不如死,行尸走肉的生活。

她跪坐在虚拟的地上,使劲的摇着头,哽咽道:“不,我不想回去了。仙人,你看着办吧,我,我不提要求了。”

叹了一口气,对于这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人,她实在同情不来。挥手收起齐璐的魂魄,睁开了眼睛。

突然门被敲的咚咚响,伴随的是原主丈夫梁建军的怒吼声:“齐璐,你他妈的在干什么?把我妈都气晕了,是不是不想过了?”

第2章包子女2

齐璐猛了拉开门,然后一侧身,梁建军惯性的向前冲,幸好抓住了浴室的玻璃门,否则滑倒了,得头破血流了。

不过还没有等梁建军反应过来,她迅速的出了厕所,小跑进了卧室,反手把门反锁了。就这一系列动作就让她气喘吁吁的,可见这身子实在太弱了,得赶快将身体养好才有力气撕逼。

她拿出包,将身份证件,户口本,结婚证,衣服一股脑的全塞了进去后,看着柜子里梁建军的宝贝手表,手一扫,进了袋子。结婚的时候,梁家以给了彩礼为由,并没有原主买首饰,齐家自然也不会买,以至于结果两年了,原主没有任何首饰。反而是梁建军经常花钱买名表。而这些大部分都是花的原主的钱,现在归她了。

这时卧室门被敲得咚咚响,传来梁建军的怒吼声:“齐璐,你是不是疯了?快开门,你在做什么?快开门,去给我妈道歉,把衣服洗了,快中午了,中午饭做好点,免得我妈生气。还有最近家里没有钱了,你要多拿点回来,否则.......”

齐璐面无表情的开门,道:“否则怎么样?”仰头看着梁建军敲门没有放下的手,讥诮道:“怎么想打我?”

梁建军恼怒的挥挥手,故意吓唬齐璐道:“我打死你又怎么样?你是我家买回来的佣人,还敢顶嘴?”

梁母在旁边煽风点火道:“对,就需要给她点颜色看看,花了我们那么多钱,还敢不听话?得让她长点记性。”

梁建军骑虎难下,他觉得齐璐今天看他的眼神很凶,他的心里有点发怵,有些不敢下手。

梁母一看,顿时生气了,觉得儿子被齐璐这个狐狸精勾走了,和她作对,这还得了?于是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大声骂道:“我怎么生了这么一个孬种玩意?儿媳妇都不养老的,你还护着?哎呀妈啊,这日子以后可怎么过呦?我这看不起的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只是我可怜的孙儿要被后娘害死了!”

梁建军看着自己妈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再想想自己以后还得从他妈手里拿钱呢,反正齐璐就是一个包子,哪里敢反抗?

于是一个挥手,眼看就要打向齐璐了。

齐璐头一偏,身子一矮,从梁建军胳膊下钻出去,跑向门口,然后大喊道:“救命,救命。”

梁家母子没有想到齐璐真的敢反抗,顿时懵住了。一愣神的功夫,齐璐就跑得不见人影了。

等两人反应过来追出去,已经见不到齐璐的人影了。反而是门口围了好多邻居。

其中一个大妈皱着眉头道:“老梁家的,你们这是又要把一个媳妇欺负走?你们是怎么回事?现在可不是旧社会那样要磋磨媳妇的,小心犯法。”

其他人也七嘴八舌的说着,大家几十年的左邻右舍的,谁不知道梁家的底细?那就是喜欢窝里横,欺负老实的儿媳妇。正经在外面起冲突,他们屁都不敢放一个。

果然梁建军很快缩进屋里去,梁母硬着头皮小声的说:“多管闲事!”说完就把门关上。

梁建军看他妈脸黑得像煤炭一样了,忙装作很生气的样子,骂道:“齐璐那个贱人有本事别回来,否则看我不打死她!”然后又小声对她妈说:“怎么办?齐璐不会跑了吧?我们要不要去找找?”

梁母瞧他色厉内荏的样子,越发来气,伸手拍了他一巴掌:“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个怂货?找什么找?惯了她的。去找齐家,收了我们那么多钱,总得出力吧。”

梁建军心里嘀咕:自己变成这性子还不是因为你太强势了,小时候这不许那不许的。一顶嘴就是一个耳刮子,不怂才怪呢。不过面上却讨好的说:“好,好,我这就去打电话。”

打完电话,他道:“妈,齐家答应给齐璐打电话。您看,都大中午了,都饿了呢。”

“饿死你得了,都娶了媳妇了,还找老妈,你羞不羞啊?”但还是走进了厨房。

梁建军小声的说:“媳妇不是被你骂走了吗?”

梁母拿着锅子回头,怒道:“你说什么?要不是因为你不出去工作挣钱,我用得着这么操心?再敢啰嗦,你也给我滚出去。”

一听到这话,梁建军不乐意了,道:“妈,我现在这样是谁造成的?做这你嫌弃,做那你说丢人,想让我进单位,那也总得你们给我一个聪明的脑袋。现在我都四十岁了还叫我出去工作?反正工作挣钱是不可能的,滚出去就更不可能。”

把自己甩进柔软的沙发里,舒爽的叹了一口气,继续道:“我就这样了,您就别要求我这那了,还不如多培养一下梁博文,等他长大了,能够满足您的要求,让你有面子,也能挣钱给我花。”

刚说完头上就挨了一记打,梁母收回锅铲,冷哼一声:“你有没有良心?是你自己怕苦怕累,这也不愿意做那也不愿意学,要是听我们的,你好好学习,早就端上铁饭碗了。现在你啃老不说,现在连自己儿子的主意也打上了?文文才十岁,你要不要点脸啊?”

梁建军毫不在乎的说:“不要,我没有那玩意。不过妈,要是这媳妇再跑了,你可得早点给我物色,最好二十岁的,嘿嘿。”

听着他猥琐的笑,梁母气不打一出来,回首又是一锅炒,道:“你想得倒是美,哪里找那么好条件的人?二十岁的小姑娘一个个娇生惯养的,到时候连洗脚水都要你给端,更加不要挣钱给你花了。你要是愿意伺候人,我立即就去给你找一个。”

梁建军哂笑道:“那算了,还是齐璐这样的好。”自己舒服最重要。

刚吃完饭,梁建军电话就响起来,他看看电话道:“肯定是齐璐打来的,就说她没有那个单子敢不听齐家人的话。”

梁母接口道:“先不接,晾晾她,她听齐家人的话,还不是齐家□□得好。你可别在惯着她了,否则钱可都跑齐家人口袋去了。我听说齐家人拿的那份,每个月有三千块呢。”

梁建军听她妈提到钱,想起最近自己看中了一块表,他妈还说齐璐最近没有挣钱,要是把齐家那份拿过来,他不是就有买表的钱了吗?顿时不满了,放下手机,道:“怎么齐家还没有把卡还回来?凭什么啊?齐璐可是嫁人了,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怎么还问姑娘要钱啊?”

电话再次响起,梁建军毫不犹豫的挂了电话,可没有一会,门被敲响了。

他吊儿郎当的过去边开门边不耐烦的喊到:“谁?”

他心里打定主意,要是门外是齐璐,绝对不让她进来,非要灭灭她的坏习惯不可,并且让她保证不能再给齐家钱,才会让她回家。

打开门并不是他以为的齐璐,反而是两个警察。其中一个警察掏出警察证亮给他看,然后说:“梁建军吧?有事请你去派出所一趟。刚刚打你电话,你怎么不接?”

梁建军一看是警察,腿都开始哆嗦了,再一听还要去派出所,结结巴巴的说:“为什么要去?我,我又没有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