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追凶者 > 第81章 诈供…

第81章 诈供…

梁炎东当年的案子不是昌榕分局这边经手的,很多细节并不知情,马岩用最快的速度把卷宗大致翻了一遍,有点惊奇地抬头,“最开始,警方抓到的凶手不是他?”

“是个有前科的无业游民,叫郑志成,案发时距离他上一次盗窃罪出狱不满一个月。民警是和孩子的家长一起在案发现场逮到他的,大人们赶到的时候,孩子已经死了,而郑志成正从孩子身上把自己的最后一件外套拎起来穿上。”

谭辉叙述的时候,任非急不可耐地把卷宗从马岩那要过来看,他一目十行地把卷宗翻出了“唰唰唰”的动静,说话有点心不在焉,“我当时挺关注这个,网上多数采访报道我都看过,说是梁炎东当时本来是嫌犯的辩护律师,结果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在庭审的时候自己认了罪。”

“对,”这些细节谭辉在几年前跟系统内的哥们提起过,但是现在谈起仍旧能回想起当初自己知道这些时的惊骇——梁炎东的城府深的简直可怕,“梁炎东当时接手这案子,本来是为了给郑志成做无罪辩护,直到后来尸检,化验女孩的体内存留的精斑,梁炎东和被害人家属先后查看了精斑化验结果。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反正整件事后来就发生了戏剧性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在精斑结果出来后大概半个月吧,庭审前被害人家属得到一封匿名信,举报残忍杀害女孩的凶手并非郑志成,而是担任嫌疑人辩护律师的梁炎东。后来庭审,被害人家属当庭指认梁炎东是杀人真凶,要求提取梁炎东的**样本跟女孩体内精斑进行dna比对,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家属指认后梁炎东竟然当场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甚至当庭还原犯罪现场和犯罪细节……全庭上下,满座皆惊。”

任非把卷宗翻完,听着谭辉的叙述有点愣神——即使早就知道结果,但听见事情真实的经过,还是深感惊骇。

“因为被害人年龄太小,考虑到家属心理诉求,案件当时没有进行公开审理,家属也拒绝采访,当时媒体关注度也不高,所以完整知道这些细节的人不多。案件真正开始受到关注,就是从梁炎东被收押后开始的,没几天庭审中梁炎东当庭认罪的视频意外流出,此后各大媒体铺垫盖地报道,大多是从杀人者替无罪者做辩护,梁炎东城府深沉人面兽心这两个角度切进去的。”

“可是……”任非无意识地张着嘴,连身体的不适都感觉不到了,简直已经完全懵比了,“如果我带回来这个光盘真如他自己所说,是他能否翻案的关键,但那光盘这几年都是被他老师萧绍华藏着,这证明三年前他就有能证明自己无罪的有力证据,那为什么三年前要冒着很可能被直接判死的风险认罪?”

谭辉沉着目光摇头,“不知道。所以我们一直都认为,他是罪有应得。”

任非抿着嘴唇,不说话了。

这时,他们办公室的电话响了,马岩去接,应了几声挂了电话回来就说:“老大,网警那边有消息了,他们通过秦文手机的网络信号锁定了他的所在范围!”

谭辉“啪”地一下一拍桌子,那个瞬间他神情冷厉,眼底因悲哀浸透了黯然而染上极其悍厉的神色,如同困兽出笼急欲释放被压抑的愤怒般,从椅子上霍然而起,“让他们位置同步发正在搜捕秦文的老乔手机上,弟兄们,跟哥走了,抓‘鸡’去!”

他们队向来反应迅速,谭辉一嗓子嚎完动静还没落,大家已经都有了动作,任非下意识地要站起来跟着一起走,被绕过桌子的谭辉一把按住了肩膀,“别说任局在外面,就是他不在,你这又昏迷又住院的,拖着个胃出血脾破裂的破烂身体,我也不能让你跟着去。”

任非张开嘴,在拒绝之前先自己咂摸了下自己身体的状况,觉得确实是难受,去了八成也得拖后腿,何况他爹现在还跟个门神似的守在外面,于是点头妥协了,“那行,那……我去狐狸姐那边……看看。”

去狐狸姐那边,看看从一条鲜活的生命,转瞬变成了一具冰冷尸体,躺在法医室接受尸检的……季思琪。

任非话没说那么明白,但谁都听得懂,谭辉他们走后,任非敲开法医组的门,胡雪莉却没让他往放季思琪尸体的里面走。

任非的声音压抑而沉重地带着恳求,“狐狸姐,你让我进去看看……我就,就是想再看看她……”

“不行,”这两天胡雪莉也大概知道了任非身上发生的那些事儿,因此听说他来,知道别人未必能劝得住这小子,便自己摘了手套从解剖室出来了,任非话音未落,她却根本连考虑都没有就断然拒绝,态度十分强硬,“死者没有外伤并且排除了中毒的可能,为了进一步查明死因,里面在进行解剖,胸腔已经被我们打开了,现在不方便外人进去,你这样会妨碍我们工作。”

任非嗓子发紧声音发涩,“……是他杀吧?”

“目前已经有些眉目了,正在进一步确认,结果出来我会出报告。”

冷面女王没有正面回答他,语言格式非常公事公办。他们局里一般人听了这话就得讪讪地作罢了,然而刑侦队整天跟法医组打交道,任非更是从进队开始就努力抓住任何机会抱紧首席法医的大腿,跟胡雪莉算是混的挺熟的那一小撮人里有他一个名额,当下听着这话却不肯买账,皱着眉叫了一声,“狐狸姐。”

那动静怎么说呢……隐约有点大男孩落不下面子的哀求,胡雪莉静静地看了他几秒,叹了口气,回解剖室之前到底还是留下一句,“好吧,你就在这儿吧,结果出来我知会你,你先跟你们队长汇报一下吧。”

任非抻着脖子在她关上门之前大声地喊了一句,“谢谢狐狸姐!”

……………………

…………

因为秦文的活动范围已经被限定,谭辉他们这次的抓捕过程没费多少周折,快半夜的时候,一伙气质有如牛鬼蛇神的正义之师把带着手铐的秦文给拘了回来。

彼时去泗水水库别墅调查取证的石昊文也有消息传回来,说他们在秦文他们租住过的别墅地下室的确找到了另一套监控设备,别墅所属的民宿酒店老板却表示对此全不知情,他们正带着老板往分局赶,而等儿子等到半夜的任道远被杨盛韬让到了自己办公室休息,任非还守在法医组没回来。

谭辉他们直接把秦文铐在了审讯室,谁知刚一坐定,秦文这一路铜浇铁铸似的嘴巴竟然率先开了腔,“你们领导呢?我要见你们领导,我要求申诉,申诉!你们有逮捕令吗?深更半夜的你们凭什么抓我?!”

“抱歉,逮捕令没有,但拘留证是我们局长亲自签发的,这个在拘你的时候已经给你出示过了,我们按章办事,你找谁都没用。”谭辉一边说一边走进来带着李晓野在审讯桌后面坐下,“至于深更半夜凭什么抓你……难道半夜不能抓你,得凭‘白天’才能抓?”

谭辉一进屋说话表情行为动作就跟个土匪头子似的,气场非常瘆人,活像一言不合就准备抡拳头单方面屠戮一样。

秦文是个文化人,但他自从牵扯上那些人,对凶神恶煞的嘴脸逐渐有了免疫系统,他也不相信公安审讯室这么个被监控360°无视角照射的地方警察真敢对谁抡拳头,因此并不是特别惧怕谭辉的气场,他只是没想到一个警察这么油腔滑调,被噎了一下,继而皱眉说:“你们凭什么抓我?”

谭辉挑起了眉毛。他虽然心疼季思琪这姑娘,也自责自己没能保护好他,但此刻他眼里全然不见出警前的哀悼和沮丧,他就跟个没事人似的,仿佛那女孩还好好活着一样若无其事,“因为你媳妇儿啊。”

“我媳妇儿傍晚出门去采访,到现在也没回来,我担心她这才出去找她,怎么?”秦文坐在椅子后面,脸上流露出一丝恰到好处的茫然和疑问,“警官您是见到她了?”

“我不仅见到她,我还接了她的报案。”谭辉歪着脑袋打量着眼前这个太过淡定的男人,“她说,她丈夫囚禁她、胁迫她、虐待她。”

秦文短促地笑了一下,“夫妻间闹矛盾,就算一方报警,也该是民警出面走访调查调停吧?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什么时候也轮到刑侦队出面解决了?”比起别人战战兢兢地来过堂,他这简直是教科书级别的临危不乱,非但没不知所措,竟然还有胆量挑衅,“警官,您这说好听点叫越俎代庖,往难听了说……可就实在不太好听了。”

“你不就想说我们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儿吗?嗤,还真是文明人啊,高学历高智商,知道有些话说出来可能要惹麻烦,就说一半留一半呢。”要论嘴皮子功夫李晓野就没认过怂,他随手转着笔,一句话里明明暗暗意有所指,末了朝秦文扬了扬下颌,“没事儿,想说啥您随意,哥们儿受得起。”

旁边谭辉接着说:“民事矛盾确实不该我们管,但这一类已经威胁到公民生命自由的安全问题,我们就责无旁贷了。”

“好吧,”秦文摊摊手,做出一个非常无辜的动作,“既然这样的话,我接受警官们的质询,我媳妇儿呢?让她来吧,我愿意跟她当着您二位的面对质。”

谭辉说:“季小姐说她怕极了你,不想再面对你。”

秦文,“那证据呢?你们指控我家暴虐待的证据。”

“你家走廊的声控灯里有监控,我们顺藤摸瓜,查到了设备终端是架设在你家里的。”

“那并不能证明什么,说到这个我也很苦恼,”秦文恰到好处地露出了一个既遗憾困惑又无可奈何的表情,“夏天的时候我们家门口挂着的纱帘被人用刀割坏了,我和我老婆因此都十分担心,怕有人要对我家使什么坏,这才在走廊装了监控,之所以装声控灯里,是怕万一被歹徒发现,率先破坏了监控镜头再入室抢劫什么的,那样放了监控也是白搭,所以才选了这么个地方。”

“……”这一番说辞简直就像是之前打过一万次腹稿似的,表情语气说话措词通通到位,演技真的可以去参加奥斯卡小金人角逐。谭辉挑了挑眉,表情也是稀松平常的,并没有因为他的这番话而有任何起伏,“那你们在泗水租住的那栋别墅地下室也有同样的监控,这一点你怎么解释?”

秦文瞪大眼睛,顿时震惊地反问,“您说什么?地下室还有监控?!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们没去过地下室——不过您要这么说的话,我会考虑投诉他们酒店,竟然在地下室装监——这是涉嫌窥探住客**吧警官?您说我要告他们的话一告一个准儿吧?!”

“如果你能证明自己无罪,从这里走出去之后爱怎么告怎么告,我们对此表示精神上的支持。不过现在,你得先来解决你自己的问题。”谭辉不痛不痒地耸耸肩,把话头儿转回来:“季思琪说,那三天,你都把她困在地下室里,不停地用尽各种手段逼问她一样东西的下落?”

秦文啼笑皆非,“没有,绝对没有。”

“是吗?”谭辉也笑,说话的语速很快,表情就跟看一个浑身破绽的小丑在犹不知情地练杂耍似的,“可是我们的技术人员在监控设备里,捞回了一部分你没清理干净的视频画面。”

秦文嘴角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僵硬。

但紧接着他神色一缓,“警官,您在诈供。我根本没去过地下室,里面怎么会有‘我’没清理干净的画面呢?”

“我没必要诈供。”谭辉好整以暇地回答他:“季思琪外公身边有你安插的眼线,你用她外公的性命威胁她按照你的吩咐做事,但现在她外公已经被江同警方保护起来,你失去了继续让季思琪听命于你的筹码,而我手上有你犯罪的重要人证——你要不信,可以看看这段视频。”

他在季思琪和季庆会用他的手机视频通话的时候,在季思琪身后用季思琪的手机录了当时的那段视频。

画面里,季思琪还实实在在地活着,因为她外公的几句话和几个反应而泣不成声。

谭辉注意到,看完视频之后,秦文嘴角的笑容有点维持不下去了。他接着说:“你应该认得这手机,就是你媳妇儿的。你倒真是狠得下心,老人已经这样了,你竟然还把主意打到他身上。”

秦文把手机扣着放在面前的小桌板上,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手机上玫瑰金色的外壳让他觉得有点心慌气闷,他把视线从那上面挪开,“……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把我外公从疗养院接到警察的地盘上,你们问过思琪的意见吗?如果老人在此期间出了什么意外,我会立即起诉你们。”

“在你起诉我们之前,你老婆应该会先起诉你。”谭辉悠悠地说:“你刚才说我诈供,但在别墅地下室翻出来的视频画面,季小姐已经确认过了,就是你把她囚禁在里面时的录像。你如果不相信,待会儿可以跟我们再去看看被我们技术紧急抢救回来的‘珍贵’影像。”

“在你们带我去看录像之前——”秦文嘴角微微向下,轻轻地抿起,“我要先见一见思琪,我想当面问问她,夫妻一场,为什么要这么污蔑我。”

“季小姐说了她不想面对你。”

“不是她不想面对我!”秦文把那玫瑰金色的手机攥在手里,像是在以此确认什么似的,他显然被所谓“已经还原的视频录像”扰乱了军心,情绪有点失控,突然拔高了几个分贝的声音带着几分暴躁,竟然是极其笃定的,“——是因为你们根本就死无对证!”

旁边拿笔记录的李晓野停笔若有所思地抬头看了秦文一眼,秦文骤然瞪大眼睛,倏地闭嘴,在骤然陷入极度沉默的审讯室里,空气中漂浮的每一粒尘埃都像是一颗颗砂砾,被外力一个又一个地揉进秦文的心脏表面,让那原本无懈可击的器官顿时在一阵阵刺痛中破绽百出。

沉默中,谭辉把他始终跟得了歪脖病一样偏着的脑袋摆正,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神情,“哦——季思琪死于今天傍晚,跟其外公视频没多久之后。事发突然,又是才发生不久,全局上下也只有我们刑侦这边的人知道。从开始到现在,我可只字未提季思琪死亡的事情,不知道,秦先生您是怎么知晓的?”

谭辉根本没给秦文再反应过来反口的机会,直接把结果说了一遍,末了受了唇角玩世不恭的笑,冷冷地看着对面木然石化的嫌疑人,目光犹如利刃,直接把对方破绽百出的心给戳了一个更大的豁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