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追凶者 > 第73章 坑蒙拐骗…

第73章 坑蒙拐骗…

任非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要不就是中了邪,在不知不觉中被监狱里的梁炎东蛊惑了。

他竟然真的为了那男人的三言两语强行从谭辉手里抠出来三天假,跨越了大半个国家版图,连转机带经停地折腾了将近一个对时,来到了梁炎东所说的江同市,大半夜蹲在季思琪外公家的窗根底下,一边对自己的行为深感懊恼地抽着烟,一边又背叛了理智地琢磨着怎么撬门压锁翻进去。

九月底的江同市天气还是很炎热,他脱了外套,身上就穿了一件贴身的黑色半袖t恤,塞进随身的黑色运动双肩包里,那包里还装着一些诸如螺丝刀金属锤和小撬棍之类他准备撬锁的工具,沉甸甸地扔在他脚边,把绿化上的小草实实在在地压倒了一片。

他在飞机上和中转站折腾了一天,平时凹造型的头发此刻被汗沁的一缕缕扎在脑袋上,加上脸色不太好看,夜深人静中,一双黑的发亮的眼睛目的明确地始终盯着一家人的窗户,那样子看上去跟准备伺机而动的小毛贼别无二致。

在第四根烟抽到一半的时候,任非拎着背包站起来,活动了下自己蹲麻了的腿,把烟从嘴里吐了,抬脚踩灭了那一丁点火星儿,深吸口气,终于拿定主意,朝着单元门走了过去。

他清楚自己是什么身份,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也知道如果这件事玩脱了,他要为此承担怎样的责任和代价,但是当他作出决定之后,青年的背影在夜色中就显得格外孤拔而果决。

他知道自己为什么选择刑警这个职业,清楚他在这个岗位上的追求,记得穿上警服的那一刻,他以头顶那枚警徽的荣耀起过的誓——

秉持着只要还有一点怀疑就要追究到底,给每一个生命以尊重,给每一份尊严以公平公正的对待,寻找真相,不让有罪之人逍遥法外,亦不使无辜之人平白蒙冤的信念,这一路,哪怕栉风沐雨,亦要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这就是他的信仰。

哪怕赴汤蹈火,也值得坚守的信仰。

他的直觉很准,他不相信梁炎东有罪,既然监狱里那个装睡的人睁开了眼睛,那么他愿意压上他的职业生涯,赌这一次。

居民楼这一片都是许多年前动迁之后回迁回来的,没有小区也没门卫,物业是由所属社区统一管理,但因为社区经费有限,各种经费又经常收不上来,所以单元门的锁坏了几年也没人来修过。

任非作为一个准备半夜干坏事的小贼,对这种设置非常满意,拎着包轻手轻脚地摸进去,按梁炎东说的地址,爬上了三楼,站在了301门前。

那是个老式的铁皮防盗门,估摸着这门正经配的钥匙可能还是当年那种单片的黄铜钥匙,然而任非看看那个锁眼,觉得哪怕是这种职业窃贼拿跟曲别针就能撬开的锁,以他毫无经验的技术,也不是太能搞的定。

他琢磨了一下,把包小心地放在地上,半蹲在301的门前,从包里专门放工具的袋子里先摸了把螺丝刀。

可惜他的螺丝刀刚从包里露了个头儿,就被突如其来的开门动静给吓得又缩了回去。

对门开锁的声音毫不犹豫,干坏事的任警官刚心惊肉跳地把螺丝刀收回去,对门的门就被从里面推开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披着卷发穿着睡衣,脸上却毫无睡意,相反充满了杀气腾腾的审视,她手里甚至还虎视眈眈地抓着手机,“你谁啊?在干什么呢?”

任非:“……”

坏事还没做就被抓了个现行,任非脸皮儿登时有些发烧,他尴尬地放下背包,在裤子上抹了把手心被吓出来的汗,“那个……这是季庆会季老先生的房子吧?我受他孙女季思琪的托付,帮她过来看看房子,但是没想到过来的时候丢了她给我的钥匙,您看,我这也是刚才翻找半天才发现的。”

女人不太信任地打量着他,“老季家多少年没人回来了,突然就让你深更半夜的来看房子了?还这么巧就丢了钥匙?”

任非来之前就怕出这档子事儿,为了应付盘问,他特意做过季思琪家的功课,但是即便如此,此时此刻任非还是觉得那些背书似的信息无法取信于人,他心里琢磨着怎么编一个顺理成章的故事,张了张嘴,却平日里巧舌如簧的技能如同被控了一样,还是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这时候亮着升空的楼下传来轻快的脚步声,有个少年人的声音伴着脚步一起轻快地转上了三楼,“妈,不是说了不用等我的吗,我带钥匙了。”

任非跟看救星似的一转头,正好背书包穿校服的小男生上到了这层,隔着几登楼梯迎上他的目光,对他礼貌地笑了一下。

倒霉催的任警官这才明白过来,让他出师未捷的真正原因并不是他动静太大被人发现,而是因为楼上正巧有个趴阳台等儿子补课回家的妈……

任非估摸着自己蹲在楼下时间太长,肯定是成了孩妈眼里平时法制节目里说的“形迹可疑男子”,不由暗暗庆幸,的亏刚才螺丝刀没翻出来,否则可能对门直接就把报警电话拨出去了……

这么想想,大妈还挺有路见不平的……

女人见儿子回来了,在儿子与“形迹可疑男子”擦肩的时候赶紧叫他快进屋,等着孩子换鞋进去了,她才一手扶着门把,一手驻在墙上拿着手机说道:“钥匙丢了也没你这大半夜往人家门里摸的,当初季姐出事,他家姐夫来料理后事的时候跟我说过,家里钥匙一直让老爷子带着了。你要真是钥匙丢了,他家孩子那要是没备用的,你就让小姑娘自己去找她外公要。他们人走屋空的时候我答应过他们家大哥帮忙照看着点这房子的,你今天要再不走,我可要打电话报警了啊!”

任非听他说要报警的心情非常微妙,离开的脚步也非常的从善如流……

出了楼道,他站在万籁俱寂的旧楼群里,路灯昏暗中,突然生出了一点背井离乡的凄凉来……

但是凄凉归凄凉,任警官骨子里的少爷病多少还是有点的,比如外出住宿的话,一定要挑一个好点的酒店,对住宿的环境是不能将就的。

他拿了手机搜了下旅行软件,现订了间房,拦了个车,直奔酒店而去……

在车上他琢磨着,既然硬的不行,那只能试试软的——季思琪外公所在的疗养院地点他知道,于是准备明天去外公那边碰碰运气。

………………

…………

第二天任非起了个大早,洗完澡把自己平时故意抓起来的头发都向下梳的服帖整齐,对着镜子把自己拾掇的了一个朝气蓬勃的青葱无害样儿,在酒店吃了早餐,直接打车去了客运站。

季思琪的外公季庆会老先生的疗养院在江同市辖下的一个沿海镇子海岛上,不通火车,坐大巴过去大概要一个半小时,然后在码头换船,渡轮二十分钟能到岛上的码头,据说码头外面上午都停着疗养院的面包车,专门接上岛的家属去看望院中老人的。

连车带船的颠簸了一路,真正上了岛的时候快十一点了,任非找到贴着疗养院名字的那车,报了季庆会的名字,又等了一班船,一台车凑够了四个人,司机开着回了疗养院。

虽然上车跟司机报了季庆会的名字,但是并没有能证明他跟季老先生有关系的证件,访客登记的时候,任非琢磨了一下,直接拿了自己的警证,跟接待的人说办案需要,他特地来找老先生了解一些情况。

这么折腾一圈,他被人领着见到季庆会的时候,正好赶上了饭点。

私人疗养院环境很不错,饭菜是自助式的,四个人的红木小桌子干净整齐地排在餐厅里,季庆会和另一个老人相对而坐,两个人的饭菜都刚动了几筷子,老人衬衫下面瘦弱的身板如同套在斗篷里的枯树枝,凸出的骨架将衬衣顶出锐利的棱角。

领任非进来的负责人不错,给他指了季老的位置,又跟他说:“季老来我们这的时候就患有脑血栓和心梗,如今年纪大了,添了糖尿病,脑子也有点阿尔茨海默症,身体每况愈下,交流也不太容易了。也大中午了,你要不也打份饭,坐那边跟他边吃边聊吧,你跟他做一样的事,他会比较容易接纳你。”

所谓的“阿尔茨海默症”其实是个面对陌生人比较礼貌的说法,用通俗易懂的语言翻译一下,其实就是季思琪的外公得了老年痴呆。

记忆混淆思维混乱智力倒退,更严重点儿的,可能连至亲也认不清楚。大多数时候都可能会有很大程度上的交流障碍。

别人听说要找的人得了这病,心估计得凉半截儿,但是任非听完,偏偏紧绷着的忐忑神经松了一下,悄悄吐了口气。

当年他舅舅和表妹跟着她妈一起被杀,留下舅妈受了极大的刺激,直接进了精神病院,这么多年下来,任非同志在去看望舅妈的过程中,积攒下来了无数一般人都没有的、跟神志不清的人沟通的经验。

他听完琢磨了一下,点点头,跟负责人说:“麻烦您,能先让季老对面那个伴儿离开那桌么?”

负责人应承着过去把人请走了,任非抻着脖子眯着眼睛看了看季老餐盘里的菜色,自己拿着盘子也夹了份一模一样的,一手端着餐盘一手又整了整衣领,放慢了脚步,精怪嚣张的大刺儿头摇身变成文质彬彬的白兔子,调整着表情咧出一个露八颗牙的标准笑容,在因为饭友离去而皱眉不高兴的老人对面坐下来,亲切而热络地做自我介绍——

“外公?外公好,您还记得我吗?我是思琪的丈夫,您的孙女婿,秦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