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追凶者 > 第66章 围城…

第66章 围城…

监控一查就查了两天,得到的结果却不尽人意——季姑娘是跟着老公一起走的,离开查找监控范围的时候,两个人形似亲密,有说有笑。

因为本来就只是怀疑的态度,没有确凿证据,任非守着约定,对梁炎东的事情只字未提自觉非常无耻地把发现季思琪失踪的事情推到了杨璐身上,把女神扯下水,说季思琪这几个月常去杨璐花店买花,两个人一来二去发展成了好朋友,这几天杨璐突然联系不到她,跟自己一说,任非这才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

跟谭辉挂了电话后他又给杨璐打了个电话报备,女神一句也没多问地答应下来,寻找失踪人口,报案人那里就填了杨璐的名字。

这段时间相处下来,任非对杨璐的心思昭然若揭,他们队里的同事俨然把花店老板当成了任非的半个家属,开始的时候也没多问,这事儿没惊动那么多人,得到谭辉同意后查监控的事情是任非自己做的,得到结论的时候,任非也没个人可以商量。

他就是觉得不对,一路又追着夫妻俩打车的牌号挖过去,最后查到了当时出租车把他俩放在了泗水度假区。

当时正好李晓野路过,往他电脑上瞄了一眼,随口就吐槽,“人小夫妻俩人去度个假,瞧给你急的,跟要在犯罪现场抢救人证物证似的。”

任非腾地一下站起来,二话不说,抓起手机就往外走。

俩见面就掐的大斗鸡,任非跟李晓野在唇相舌战中好没有过一声不吭的历史,这闷声不响掉头就走的态度简直是载入了昌榕分局刑侦队嘴炮史册的第一次,李晓野惊奇的看着他旋风一般冲出门外,某根敏感的神经突然没来由的拉紧,下意识地想追上去,出了门,任非已经消失在了楼道里。

………………

…………

任非一路把车开到泗水水库度假区,这边的地产多数都是卖出去被商户改成了各种类型各种档次的大小民宿,任非来的时候就已经打定了主意准备先碰碰运气,停了车就直奔度假区的民警值班室,说了身份说了来意,把季思琪的信息一递,没想到竟然出乎意料的顺利,一家别墅酒店的入住记录里竟然真翻到了季思琪和其老公秦文的入住信息。

这一切突然来的太顺利了,就好像踩在游戏的预设路线去找npc一样,任非被酒店前台领着去敲季思琪他们出租别墅的门,本来心里就在犯嘀咕的任非在大门打开看见季姑娘的一瞬间,心情简直就像日了狗。

大门里季思琪穿着小吊带睡衣,披头散发睡眼朦胧,跟纵。欲了几天几夜似的,黑着眼圈满脸透着疲态,站在门口的姿势却非常慵懒,看见任非,揉着眼睛莫名其妙,“任警官?您这是……”

任非冒着长针眼的风险,目光在姑娘身上来来回回看了一圈——暴露在性感小吊带外面的皮肤上不见任何伤痕,倒是脖子胸口的有几处明显的吻痕,**裸的辣着了任警官的眼睛。

收回目光,任非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我本来有点事想问你,你们单位说你休了病假。”

“所以您就找到这里来了?任警官跟人的本事可比我厉害多了。”季思琪有点狡黠地笑起来,那态度跟她平时畏畏缩缩的状态不太一样,带了点似乎被烦躁勾起的攻击性,“我前几天身体不太舒服,我老公让我休病假带我出来散散心而已。那您想找我问什么呢?”

前台带他来找人的姑娘这时候打了个招呼离开,任非朝对方点了个头,转而问季思琪:“你老公呢?你跟他一起来度假,他没在?”

“他……”季思琪眼睛向后斜了一眼,欲言又止的神色让任非心生警惕,但是下一秒,先前被姑娘拉开一半的门彻底打开了,秦文浑身上下只穿了条宽松的大短裤,肚子上坠着点四体不勤的肥肉,架着黑边眼镜的脸倒是和白白净净的书生长相,咧嘴笑起来的时候,跟当初在警局把要自杀的季思琪接回家时一样,有点愤怒,又因为敢怒不敢言,而糅杂了一丝刻意的讨好,“任警官,您看真是不好意思,每次见面,似乎场面都有点尴尬。”

“……”这一男一女此刻状态如同被人从做到一半的床上揪起来,让任非这个活到现在,看过猪跑却没吃过猪肉的小青年突然犯起了尴尬证,准备好话卡在嗓子眼里,噎了半天也没吐出来。

“恕我直言,警官,”秦文和老婆穿着堪堪蔽体的几个布片儿,站在大敞四开的门前,外面就是小区的主马路,路上偶尔有人经过,随时有被围观的风险让秦文对任非的沉默非常不耐,“您要是执行公务,我们是愿意积极配合的,您有什么想问的,我们肯定知不无言。但如果是其他的……”他伸手在自己和媳妇儿身上比划了一下,“您看,实在不太方便。”

“是啊任警官,”季思琪抢在任非说话之前说道:“明天我就上班了,您想问什么,要不明天您去我公司?”

这话里藏着的意思就太明显了,任非半点犹豫也没有,季思琪话落立刻点头,“既然如此,那我今天就不打扰了,明天还到你单位去找你,”他说着顿了一下,一脸无害地问征询秦文的意见:“秦先生,明天秦小姐可以去上班吧?如果明天她身体状况还是不太好的话,那我就直接叫同事过来看看算了,我们队里的法医给活人看病虽然不对口,但专业性还是毋庸置疑的。”

“思琪如果觉得自己没事了,我当然不会拦她。警官您说笑了。”

门里门外两个男人,任警官一脸无害,秦先生笑容可掬,忽略掉穿着和各怀鬼胎的心思,场面看上去简直警民一家亲的其乐融融。

其乐融融的任警官没什么继续留下的理由,如胶似漆的夫妻俩目送他走上马路才关了门,大门后面,上一秒还和睦美满的小夫妻同时变了脸,秦文要笑不笑地转身贴近季思琪,女人毫无退路地被抵在门板上,惨白着脸,瑟缩成了一只惊弓之鸟。

“你做的很好,宝贝儿。”秦文摸着季思琪的脸,镜片在女人眼瞳里反射出幽冷阴险的光,“明天那个条子就会去找你……这主意是你想的,所以你一定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对吗?”

季思琪紧紧挨着门,如果她的力气能撞开门板的话,她会毫不犹豫地立刻逃出去,她不惜一切代价地想要脱离这个可怕男人的魔掌,为了保命,甚至不得不把主意打到了警察身上。

“说话!”季思琪的一时沉默激恼了秦文,他抚摸着女人侧脸的手突然铁钳一般紧紧捏住女人的下巴,狠狠地抬起来,迫使女人不断颤抖躲藏的目光避无可避地与他对视,“你背着我几次三番偷偷跟警察接触的时候想没想过有这天?嗯?!你接近他们,在河边发现尸袋打电话报案也好,把他们的案子曝光也好,跟踪那个姓任的条子让他发现你也好——你做这么多,不就是为了让他们注意到你,给自己从我这脱身找机会么?……你也没想到吧?有一天你为了保命,亲手把这些‘联系’送到我手上,被我利用?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滋味儿好么?啊?!”

季思琪被他钳得疼的眼泪都下来了,她用力想要掰开那只手但却无济于事,她忍着仿佛要被捏碎骨头的疼痛,拼命从嗓子里挤出两个字:“印……子。”

她的意思的,如果在她下颌这么明显的位置上有伤,明天一定会被任非看见。

秦文掐着她没松手,“那个小条子已经怀疑我了,你看不出来吗?你以为把你放出去,我会对你放心,认为你会像你说的那样,不对条子揭发我吗?别开玩笑了。”男人如同看傻x一样冷冷地瞪她一眼,松开手,从大裤衩里拿出手机,划拉了几下,把手机按在女人胸前,“自己看看吧。”

季思琪惊疑不定地拿过手机,她本来满脸都是恐惧,但是在看见手机图库画面的一瞬间,那张被恐惧填满的脸,竟然有鱼死网破的仇恨和愤怒,活生生地撕裂恐惧的躯壳,钻了出来。

——图库里是她外公的照片。

背景是她外公所住的疗养院,从昏暗的灯光能看出是晚上,照片里她外公在床上安然熟睡,一个护工半跪在床边,一手拿着把尖刀虚虚地抵在老人后脑,一手举在半空,画面一角能看见她半截胳膊。

可以肯定这张照片是护工自拍出来的。可怕的是,这个护工季思琪很熟悉……

——这是常年照顾她外公的那个姑娘。

她每次去看老人的时候都能看见她,那姑娘给她的印象始终是踏实又靠谱的,是可以信任的。不成想,所谓可以信任的人,竟然是秦文他们一早安插在她身边的另一层保险。

“你……你们!——”季思琪用恨不能攥碎屏幕的力量把手机握在手里,她也不害怕了,几乎是恶狠狠地盯着秦文,目光恨不得在他身上戳出无数个透心凉的血窟窿来,“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究竟想干什么?!你出现在我身边,处心积虑地让我嫁给你——你们甚至用那么长的时间在我外公身边安排了你们的人!我手上究竟有什么东西,让你们可以付出这么长的时间和代价来获取?!”

她伸手隔空狠狠地指着她的男人,像是理智的那根弦终于在不断的刺激和恐惧之中崩断了,她歇斯底里,如果不是房子隔音好,已经走了的任非怕是都能被她喊回来。

然而秦文却无动于衷。

男人冷漠地看着她发疯不做任何回应,然而他的眼神却很暧昧。他看着她,目光仿佛有粘性,始终牢牢地粘在她身上,直到季思琪的发泄告一段落,终于找回理智,被他那形若有质的粘稠目光逼到消音——

“亲爱的,你弄错了一个逻辑。”他慢慢地说:“你以为我是为了利用你才娶你的?错了。我是爱你而娶你的。但是我娶了你之后,却又开始非常恨你……你不会知道我娶了你之后都经历了什么——家人被控制,被迫杀人、吸毒,染上毒瘾……我原本干干净净的一个人,就因为我娶了你,所以我莫名其妙地被拽进了地狱!”

季思琪震惊地看着他,“你什么时候杀过人?你有毒瘾?我怎么不知道!”

“你、知、道、个、屁!”秦文终于慢慢激动起来,他一把抓过女人攥在手里仿佛武器一样指向他的手机,恶狠狠地砸出去,把它摔得七零八落,“我们婚后你总说我变了——我是变了,你还记得我们恋爱时的样子么?我已经不记得了,”秦文在季思琪眼前笑得狰狞而变态,“我们结婚后,一伙人找上我,他们绑了我的父母,让我听他们的话,从你或者你爸那里找一件东西——我开始不想背叛你的,但他们用我父母的命威胁我,逼我亲手杀了个大活人,录下了整个过程,以此困住我……我不敢报警,我也不敢对别人说,我更不敢对你讲……后来我妥协了。”

秦文双目赤红,脸色狰狞,但说话的声音慢慢又变得很轻,一字一句,就跟心理极度扭曲的人神经错乱地盘算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一样,“最开始我问过你,知不知道那东西在哪,你说没见过不知道……时间长了,他们以为我在敷衍他们,为了进一步控制我,他们给我注射了毒品。”

“后来我就没人样儿了。”男人又神经质地笑起来,他一步步走上前,一把抓住来不及躲闪的女人的双肩,“我落到今天这个地步,都是因为我娶了你。”

事情进展到这个地步,已经完全刷新了季思琪的认知,她不敢置信地疯狂摇头,被秦文抓住的肩膀僵硬的如同不是自己的一般,“我不知道……我不相信!怎么会这样?这不是真的!如果是你为什么不跟我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告诉你有什么用?”秦文用力扣着她,眼里盈满不亚于季思琪的仇恨,“我跟你说,你能告诉我要的东西在哪里吗?我跟你说,你能让我摆脱曾经遭受的一切,当成什么也没发生吗?!”

“可是我不知道……”季思琪痛苦地闭上眼睛,无助的泪水沿着脸庞簌簌滑落,“我真的不知道你们要的什么光盘在哪里……我爸这辈子根本就没看过什么光盘,他连电视都很少看,我真不知道——”

“马上就会知道了。”秦文打断她,“这不是你自己出的主意吗?你说你不知道,我也没找到,既然警察听见风声来找,那么很可能告诉他们这个消息的人,也会透露给他们一些别人不知道的线索,你会跟着这个线索,等他们找到这东西了,你会把它偷偷带过来给我……”男人扣在她肩头的手劲儿慢慢放松,带着汗渍、细致微凉如毒蛇一般的指尖缓缓地顺着锁骨攀上她的脖颈,在那脆弱的皮肤上暧昧而亲昵地流连,“看,宝贝儿,其实你也没比我高尚到哪里去……那天乖乖让我杀了你,大家全都一了百了,不也挺好的?你非要为了保命,而想出这么个主意来。”

“可是我们一路上同出同入,如果你在这里杀了我,警察也一定会找上你。”

“那没关系。”秦文说:“我给那些人办事办了这么久,手里掌握的他们的信息也不少,他们总不至于把我交出去,而只要我够听话,他们就不会杀一个已经完全屈从于他们、可以遵照他们的命令做任何事的棋子。而且——就算我杀了你抛尸,最终警察找到这里又怎么样?这房子的地下室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被改成现在这样,里面连接着能实时直播我们家楼道监控画面的设备,这别墅酒店里的老板,和上上下下的员工——他们有人知道吗?他们想要瞒天过海,总是有办法的。”

秦文的抚摸让季思琪控制不住的战栗,男人说的那些人仿佛是来自另一个与她所了解的完全不同的世界,她喘着气,努力从凌乱的呼吸中找回自己的声音,“‘他们’究竟是谁?”

“谁知道呢,”秦文耸耸肩,没在说这个,反而看着她,突然真心实意地说:“你知道吗?其实我挺想让你死的。”

他猛一用力把季思琪紧紧搂进怀里,毒蛇似的手指从她的后脖颈缓慢摩挲着她的脊背一路向下,他的话那么残酷,可声音语调却那么温存,“明明你才是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女人在他怀里抖如筛糠,而他却突然从女人背后两手扯住了她单薄的睡裙,“可我已经万劫不复了,你凭什么……”

他猛一用力,单薄的布料不堪重负被嘶啦一声从背后扯断,在女人猝不及防猛地惊恐尖叫中,男人一把将破碎的布料扔开,粗暴如同野兽交。媾一般,狠狠地把不着。寸缕的女人摔在地板上,“你凭什么——还能好好地活着?!”

在女人尖叫着“不要”的拒绝和男人自己泄愤一般的怒吼中,秦文摁住女人试图挣扎的肩膀,狞笑着压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