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追凶者 > 第63章 大魔头…

第63章 大魔头…

任非有时候会琢磨,是不是自己上辈子渣过很多人,所以这辈子感情注定命途多舛,无论是亲情还是恋情,都走得磕磕绊绊。

他妈没了,跟他爸不亲,活了二十几年从没谈过恋爱,好不容易有了个让他牵肠挂肚的女神,十次见面里得有八次横生出乱七八糟的枝节来。

买花被贴条,约饭出命案,送人回家偶尔听个广播都能听见案件线索导致他直接把女神扔在了地铁口,刚才差点出场车祸,这会在途经公园的路上又碰见一伙打架斗殴的小瘪三。

如果这是一群陌生的小崽子,任非绝不会耽误约会时间管这个闲事,毕竟他是刑警不是片儿警,开车路过打架现场这种事儿对他来说一点障碍都没有,但偏巧一群瘪三中被围在中间的那小丫头他认识,正是这些日子来在他微信里出镜率很高的曹晴。

任非内心犹如日了整个动物园,他满心恼火地踩了刹车,副驾上的杨璐心领神会,“那人你认识?”

“……”任警官一时语塞。历史总是很相似,就在十几分钟前,他指着差点肇事的车辆消失方向用一模一样的句式问过杨璐:“那车你认识?”

当时他维持着危急时刻把杨璐拽过来抱个满怀的姿势,执着地没松手,杨璐大概是吓坏了,浑身冰凉,嘴唇轻轻颤抖着,对他摇了摇头,“不认识。我就是觉得……那车这么开,迟早是要出大事的……”

任非回忆了一下,觉得如果他按照女神的说话方式来对仗,那么应该是——认识。我就是觉得……那架这么打,迟早是要出人命的。

然而这话的逻辑前言不搭后语,说出来,任非觉得自己的智商可能要往智障的方向发展。

他也摇摇头,把那句如同智障一般的话咽回去,一边拉车门跳下车一边说:“我过去看看。”

他说着要走,刚抬脚又想起什么,从口袋里把自己的警察证件拿出来递给杨璐,嘱咐:“如果再有人要贴条,你就说在执行公务。”

现在任警官觉得,他虽然是个刑警,但是遇上聚众斗殴这种事,还是应该冲到最前线的……

他说完迈开大长腿就往公园的那条巷子里跑,杨璐拿着他的警证愣了愣,低头翻过来看了看竟然觉得很新鲜——警证照片上的任非一身警服,警帽带的端正,不苟言笑的脸上绷出了非常正气凛然的气场,模样十分唬人,配上他那五官,拿出去能当治安宣传照。

任非哪次来找她都是换了衣服才过来,就连那次她去分局给他送福来玉,任非当时穿的也是便装,在这张照片之前,她还没见过任非穿警服的样子。

意外的,跟他平时固执骄傲,青春朝气的感觉不太一样。

杨璐犹豫了一下,拿出手机,对着手里的警证拍了张照。

任非奔着小瘪三们的斗殴现场过去的时候,脑补了一大段狗血的校园霸凌戏码,其中心思想是:同学们知道了曹晴家里发生的事情,于是饱含优越感地对重返校园的曹晴找茬。

然而当他走近了,却目瞪口呆地发现,现在不让人省心的熊孩子们远比他想的还要有戏……

曹晴被堵还真就不是因为同学们知道她家里的事情欺负她,她被堵是因为……拒绝再向校霸们交每个月一次的“保护费”。而任非脑补的那段,成了校霸们给曹晴拒交“保护费”而找的理由……

“你家出事儿也不是你不交钱的理由!”任非站在距离他们不远的下路尽头,听见为首的学生说:“你也知道规矩——或者交钱或者挨打,你不会是想每个月都被我们几个打一次吧?”

围着曹晴的有五个人,三男两女,一个个打扮的破马张飞,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能歌善舞”似的,曹晴站在他们中间,一身强撑的孤勇,可伪装的功夫不太到家,眼神还是露了怯。

“你们知道我家里出了事,就更应该知道我不可能再有钱能给你们。”曹晴拳头攥得死紧,“可是我也不会站在这里给你们白打的!反正我就是孤家寡人一个了,大不了咱们一起鱼死网破——你们有种就打死我,否则的话,你们敢碰我,过后我一定报警!”

听墙角听到这里,任非在心里给曹晴的表现打了个勾:大魔头觉得,就是应该这样,奋起抵抗校园霸凌,不能助长学校里的这些反风邪气。

校霸们后面是什么反应任非已经没兴趣知道了,在一帮熊孩子们准备动手之前,任非走上去朝曹晴勾勾手,“曹晴,过来。”

曹晴听见声音猛地回头,看任非的眼神有如看天降神兵,她二话不说转身就要越过包围往男人身边走,却被为首的小混球挡住了去路。

“嘛去啊?”男生一用劲儿把曹晴推回去,看曹晴一个趔趄堪堪站住咬牙怒瞪着自己,男生又往前晃荡了两步,“话没说完呢,你走什么啊?”

“你有什么没说完的,可以直接跟我说。”任非晃荡着比男生还不羁的步子吊儿郎当地走过去,二话没说,单手扣住男生肩头向旁边一扭把他扒拉开,走到校霸们的包围圈,随手搂住曹晴紧绷的肩膀,挑着一边的嘴角,对几个他光看外表就知道不耐打的小瘪三勾了个十分不放在眼里的笑容。

为首的男生被他看似不经意的一个动作推得差点原地转个360°的圈,旁边的女生扶了他一把,他站稳又猛地甩开女生的手,斜着肩膀,满脸不耐地摆出一副自以为非常凶狠的嘴脸,“你特么谁啊?管什么闲事!”

任警官平日见惯了穷凶极恶的杀人凶手,今天遇上这样自以为歹毒实际一戳就怂的小清新觉得十分新鲜,连原本想要用警察的身份直截了当吓走校霸的念头都打消了,任非搂着曹晴,懒洋洋地撩起眉毛,从眼睛缝儿里给了男生一个眼神,“我谁?我她哥。”

曹晴莫名其妙地看他一眼,男生怒道:“曹晴哪特么来的哥!”

“刚认的。”任非说:“你们这些小混混们不都好认个干哥干姐干妹妹的么?打架的时候吆五喝六姐姐妹妹一起来。曹晴有个干哥哥有什么奇怪了?”

包围圈似乎被说中了心事,五个人相互看了一眼,为首的混混头领又问:“你要替曹晴出头?”

“这不明摆着么,”任非噘着嘴吹了下额前的刘海,抬手解开袖口挽到手肘,活动手指的时候,拳头攥起来,小臂肌肉绷出肌理分明的线条来,“我不跟菜鸡动手,不过今天曹晴得跟我走,你们要是哪个皮痒了,我也委屈委屈,就当替你们老师教育学生吧。”

他说的好像自己真遭受了莫大的委屈,勉为其难的语气深深刺激了校霸们好勇斗狠的自尊心,只听男生“嗷”的一嗓子,几个任非眼里的不入流小瘪三同时朝他们扑了过来——

任非就算不上警校,大学之前他打架也没在谁手里吃过亏,他一手护着曹晴,在几个熊孩子扑过来的同时另一只手牢牢拎着为首那男生的脖领子,几乎没怎么费力就把那男生两脚离地的拎起来,侧身的同时就地一抡——男生被抡出去直接压倒了对面两个队友,三人摔作一团,剩下两个打扮的花里胡哨的小女生脚步一顿,惊在了原地。

躺倒一片中,重新体验了一把年轻感觉的任警官带着曹晴头也不回,“没有次次都把架打赢的本事,就都学点好。下次再让我知道胡作非为,就把你们一个两个三个四个都送进少管所去。”

………………

…………

二人世界是没戏了,在杨璐的欣然应允下,任非带着大号电灯泡跟杨璐一起吃了个饭。

一边吃一边说,末了曹晴抹了抹嘴,放下筷子,“反正差不多就是这样了。我们学校本来就挺乱的,高年级向低年级的要保护费,一个月四十块钱——我其实也不是因为拿不出这四十块钱才不给的,就是以前我妈还在,她太敏感了,我怕惹出什么事儿来让她心理负担加重,所以他们每次来要我都直接交钱走人……但是现在我妈不在了,我爸脑袋上也悬着一颗子弹,我觉得我没什么好顾忌的了,所以就不打算继续给了。”

言之有理,但不知为什么,任非和杨璐都从曹晴对待这事儿的态度里感受到了那种孤注一掷的悲哀。

任非说:“虽然不向恶势力低头是对的,但你这个想法是不对的。”

曹晴把手里的纸巾拧成一根细长的“纸棍”,闷声闷气地反问:“我说这些都是事实,哪不对了?”

任非皱着眉,要说话,却被杨璐抢了先。

“其实也没有不对,只是可以有很多种选择。”整顿饭上杨璐一直听的多说的少,曹晴虽然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但看任非对她的态度,就对这个看上去柔情似水的女人充满了好奇。

“我们是觉得,”她说:“就算孤勇,也要给自己留条退路。”

女神字字金句,曹晴微微张着嘴,似懂非懂地咂摸着杨璐的话,一时没反应过来。

而任非沉浸在杨璐把他和自己归类到“我们”的喜悦里,加上金句的受用方是个未成年人,这让他莫名地有了中夫妻一起教育孩子的错觉……

这种错觉又让任非心里泛起非常微妙的甜蜜,但是还没来得及细品,转瞬间就被突然震动的电话打断了……

电话是关洋打来的——其实同学的电话在这时候应该机智的挂断,奈何任警官有非常严重的来电接听强迫症,在他的世界里,无论何时何地,就没有拒接电话这个选项。

他接起来,打断了寒暄,连“喂”都省了,直奔主题,“找我干什么?”

关洋跟他大学四年的同学,知道任非的毛病和习惯,听他这么说就知道是手头正有事儿,因此也没含糊,直接就回道:“明天是一大队的家属会见日。我今天值夜班嘛,刚才送犯人们回监仓的时候梁教授托我问问你,明天能不能去给他见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