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追凶者 > 第38章 豪门…

第38章 豪门…

在囚服上发现的破损,也许会成为这桩无头公案的一个重要线索。

凶手把昏迷的穆彦拖走的过程中,囚服留下破损,证明凶手在精神紧绷之际无暇他顾,而人在极度紧张的专注一件事情的情况下,往往留意到细枝末节的可能性不大。

否则的话,如果凶手注意到这个细节,重新出现在众人眼前的这套囚服,背后的刮痕应该被处理过了才对。

但是没有。

那块破损既然这么真真切切地出现在众人眼前,那么基本可以肯定,在过程中被挂掉的那块三角形的布,一定还留在凶手对穆彦进行拖拽的现场。

如果找到了,对目前的案情来说,会起到很大的进展。

但十五监区是个大监区,能造成拖拽挂伤的可疑钝物多如牛毛,要找那么一块小手指盖那么小的碎布,简直无异于大海捞针。

谭辉靠在椅背上脑袋向后仰,片刻之后,他直起身来,吸了口气,“还是得去找。多派些人手过去。实在不行,我跟杨局申请,向市局那边借调些人力过来。”

话是这么说,但不到万不得已,谭辉他们这伙人,谁都不愿意跟市局张嘴。

这是他们辖区中分内的工作,也是他们自己的战斗,是跟责任、义务与信仰、荣耀紧紧相连的骄傲。

“我明天带人过去摸排。”乔巍刚才一直在做记录,这会儿放下笔抬起头,他唇角紧绷,脸上岁月留下的痕迹清晰可见,眼底隐藏着熬夜后留下的疲惫,但是双目炯炯,说话的时候,仿佛那已经被压抑了太久的情绪,即将忍无可忍的喷薄而出,“——哪怕掘地三尺,也得把那块地给挖出来。”

谭辉点点头,“另外去调查穆彦失踪现场的那组也有消息传回来,关于死者失踪时间,从穆彦进去到发现他失踪,这之间大概有十分钟,期间管教守在厕所门外,因为这个厕所在办公区,所以周围没有监控,据管教所说,直到发现穆彦失踪前,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另外,厕所里面也没有找到有价值的证据。”

会议室里一阵沉默,半晌后,胡雪莉从文件袋里拿出一叠资料递给谭辉,“另外,任非在染池边上发现的血迹经化验,是穆彦的。你们说的钱禄,尸体已经火化,我看二院提供的尸检报告和照片,没有发现异常。”

意料之中的答案,没有人就此提出什么。谭辉把资料翻了一遍,从被他铺得乱七八糟的a4纸中抬起头来,“二班那个代乐山,你们去了解情况没有?”

“问过了。”石昊文说:“这老小子也够可怜的。本来让穆彦给打了,又因为散播谣言被关禁闭,禁闭快出来了,结果穆彦的囚服扔他床上了……监狱那边拿不准他在这案子里有没有扮演什么角色,怕他会牢号再闹出什么事情,但人长期在禁闭室关着也不是办法,所以监区长拍板,把他隔离,给暂时关到死囚监仓去了。狱警把他带过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是禁闭加死囚室给吓的,还是被他自己危言耸听给吓的,总之整个人精神恍惚的。据他自己交代,他是犯故意伤人罪进来的,入狱前是个算命的。这人嘴皮子功夫溜的很,我和任非俩人轮番轰炸,他竟然始终把那个没头没尾的梦咬得死死的。”

谭辉咂咂嘴,他有点想烟,但是看看不远处泠然而坐的胡女王,想想还是忍住了,“你说那个‘女鬼索命强奸犯’的梦?”

“是。十五监区都知道他是算命的,有名儿的很。本来当中断言就已经让人半信半疑了,结果没一会儿穆彦就死了——这简直是给他那个梦做证明一样。”石昊文皱着眉,他回忆着审讯室里跟那个半大老头儿的交锋,想起对方疲惫心悸却还要堆着谄媚的一张脸,滚刀肉似的跟着刀锋打太极的样子,又把眉毛皱紧了,“但是做梦这个东西,随他怎么说,根本无从查证。后来我们问了二班的管教——就那个叫关洋的,出事后他搜查过代乐山的东西,没有发现疑点。”

提到关洋,任非就想起来昨天带回来的那几个狱警管教,“老大,你跟那个穆副的架打得怎么样了?”

白天的时候他们该查案的查案,该走访的走访,剩了谭辉自己,身为刑侦支队的队长大人,别无选择地打着官腔继续去查穆雪刚。

他们把穆雪刚列为第一嫌疑人,但是又没有确凿证据能证明什么,没法把人一个监狱的公职人员毫无理由地抓拘留,谭队只能自己顶着盛夏越发毒辣的太阳,颠颠地跟在穆家人身后跑。

穆雪刚这条路走不通,谭辉眼珠一转,转而就找上了穆彦的父亲,穆雪松。

穆雪松是东林本地有名的企业家,穆彦那桩丑事没事发之前,东林市政府表彰会,或者哪个大项目跟市领导一起剪彩,都能看见他。

后来穆彦那案子简直轰动得一朝名动天下知,穆雪松在那个位置上也待不住了,主动从集团高层退下来,之后就过起了提前退休的生活。

不过退休之后的生活应该也不安生,因为谭辉见到穆雪松的时候,这个六十出头的男人,头发已经全白了。

他看起来比他那个挂着副处级头衔做副监区长的弟弟老多了——不止是长相上,从精神上看起来,简直就是两代人。

穆彦狱中被谋杀,对谭辉的到来,穆雪松全力配合,那些曾被穆副掩藏的家族故事,也就顺着穆彦他爸的口,展现在了谭辉面前。

如他们猜测的一样,穆副跟穆家人的关系非常不好。

不好的原因在于,当初穆彦他爷爷把老穆家的天下刚打下来就撒手人寰的时候,一份财产都没给那个比穆雪松下了将近一半儿小儿子留。

那个时候穆彦他奶奶已经过世多年了,穆雪刚才拼完高考,但是穆老爷子在临终前的病榻上,却立了遗嘱,下了死命令,让小儿子净身出户,一个子儿都不给他留。

那年暑假大概是穆雪刚有生以来最难熬的一段时间。

身为大哥,穆雪松于心不忍,在父亲的死命令之下,偷着在外面租了个房子给穆雪刚暂住,而就是在那个出租屋里,穆雪刚当着他的面,报考了千里之外的警察学校,一字一顿地跟他说:“你们穆家开门做生意,我就不信没有个违法乱纪的时候。——早晚有一天,我要找到证据,我要你们全家,都栽在我手里。”

少年时孩子气的泄愤威胁,当时孩子都已经上小学的穆雪刚根本没放在心上。他本意是自己找机会买一套房让弟弟至少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但是意图被老爷子的心腹撞破,竟不知轻重直接捅到了老爷子那里去,穆彦他爷爷当即气得一口气儿没上来,就这么去了。

穆雪松后悔不已却追悔莫及,从那以后,直到穆雪刚大学毕业回来考进看守所任职,他跟这个弟弟都再没见过面。开始的时候,他经常暗中给上大学的穆雪刚汇钱过去,但是无一例外,都被退了回来。

久而久之,兄弟俩就连这最后的联系也断了。

穆总直接跳过了前因跟他讲后果,谭辉当时听的云山雾罩,于是就追问:“穆老爷子为什么突然要把穆雪刚赶出家门?”

穆雪松当时非常忌讳地瞅了谭辉一眼。

他刚失去独生子,案情未明,调查阶段他儿子躺在法医的解剖室里,就连入土为安都是奢望。老人痛苦哀愁得几天几夜睡不着觉,睁大眼睛朝人看去的时候,眸子里浑浊的那层黄色的膜下面,红血丝显得非常凄厉,再加上他常年身居高位,这一眼扫过来,普通人可能当即就会被他骇住。

可是谭辉这种长相气质都跟亡命之徒异曲同工的刑侦队长不在乎,他甚至在老人看过来的时候,用一种更加冷冽,更加形若有质的逼人目光,回视过去。

良久之后,穆雪松终于长叹一气,松了口。

“因为家父住院不久,有人曾带着告诉家父,说雪刚非他亲生。”

一石激起千层浪,谭辉张张嘴,瞬间觉得自己好像一不小心穿进了某个豪门宅斗的小说里。

没等谭辉接话,穆雪松深吸口气,便继续说道:“家父听完派人偷偷取了雪刚的头发跟自己的做亲子鉴定……没想到,结果竟然真如那人所说,雪刚……不是我们穆家的血脉。”

平白给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男人养了快二十年的孩子,穆老爷子这辈子大概没这么窝囊过,原本只是老年心脏病住的院,没想到拿到鉴定结果那天,竟生生喷出一口血来,从此再没从病床上下来过。

他也许恨急了欺骗他的人,因此越发不能忍受这个人给他留下的另一个孩子。

所以他活着的时候把穆雪刚逐出了家门,死了也不肯跟昔年恩爱的妻子合葬……

“但是这件事,雪刚到现在都是不知道的。”穆彦他爸说:“我一直没有告诉过他。当年的事,对他来说已经够残忍了,何苦把这么耻辱的事情再推给他。不说,至少他还知道自己是姓穆,还知道自己的根在哪里。我说了,他就真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所以,也请谭警官你替我继续保守这个秘密。”

谭辉怎么也没想到他来家访,访出来的竟然是这样一段豪门秘辛,他有点尴尬,风中凌乱地搓搓脸,但脑袋还是清醒的,也许是职业敏感,他下意识地追问刚才被穆雪松含糊其辞的地方:“当时向穆老爷子告密的那个人是谁?”

没想到的是,连家族丑事都能对谭辉知无不言的穆雪松,这次却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说:“这都是二十年前的事了,跟穆彦的死挂不上干系,又是我穆家的家事……谭警官,就不要再追问了吧。”

理由合情合理,谭队长原本也只是追着一问,现下没道理咬着不放。所以他言归正传,“穆雪刚恨你们穆家。”

他用着疑问的语气,说了一个肯定的句式。

说到这里,穆彦他爸又恢复成了那种因为想要找出真凶,而十分配合的态度,“恨。”他肯定地点了下头,但是还没等谭辉再说什么,他又用那种非常笃定的语气,沉重却又镇定地补充道:“但就算他有明显的作案动机,我也会不相信穆彦他杀的。”

“理由。”

“理由是当年他孩子气的那句泄愤。”年迈的老企业家说到这里似乎觉得很痛苦,他闭上浑浊的眼睛,又一次叹气,然后睁开,那双眼睛此刻看起来涩涩的,仿佛眼泪都已经流干了,“当年他说,有一天要找到证据,要你们全家都栽在他手里……当年我没当回事儿,可是在穆彦……做了那件事之后,他主动约我见了一面。当时他只跟我说了两句话,第一句说的是天谴报应。第二句跟我说的是——总有一天,我也会像穆彦一样,形迹败露,锒铛入狱,受他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