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执行利剑 > 第75章 落网

第75章 落网

世邦化工厂大门外,大门前的强光灯组照得在场每个人脸上都惨白得吓人。

齐三河率领一群手持各种“武器”的工人们站门前对峙着,在他们面前,法警跟公司同他们对质着,更远一点的警车之外,消防和急救中心的车辆也都严阵以待。

林洁操控着小无人机在工厂上方盘旋,将现场画面实时发送到中院指挥中心大屏幕上,左琳坐在大型执行车里,拿着麦克对负隅顽抗的众人喊话,声音通过大喇叭在世邦化工的地界上清晰地回荡着:“永嘉地产将资产非法转移给世邦化工厂,几次协商无果,现明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联合市公安局、消防中队对世邦化工厂展开联合执法行动。”

大门前,没了那三位主心骨的乌合之众们面面相觑,被这阵仗震住,一时瑟缩地想往后退,齐三河心急如焚,也拿着无线的话筒对手下人大喊,“政府要查封我们,就是要收走我们的钱,封锁我们工厂,我们吃什么喝什么?一定要拼死守住厂门!”

左琳的声音在广播里毫不示弱地回敬:“世邦化工厂的工人们,你们要搞清一个道理,欠债的是齐三河,是世邦化工厂,不是你们。你们只是无辜受到牵连的工人。今天政府下决心要对这样的行为进行严厉的打击,你们打开大门是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和齐三河一起紧闭大门就是抗拒执行,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别听他们吓唬人,只要我们不开门,他们就不敢硬闯,没看到吗?电视台的人都来了,咱们都发朋友圈,把事情闹起来,看他们敢把咱们怎么着!”

“工人们,你们现在可以在身边看一看,你们的车间主任杨明、仓库主管佟小康、工会主席彭泰来还在吗?不在了,因为他们与齐三河一起带头暴力抗拒执行,已经被抓捕了。你们还要为齐三河卖命?现在正在看守所。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们,三分钟之后,强制执行开始,何去何从,你们选择!”

仿佛在印证左琳的话,远远地,举着盾牌的防暴警察们动作整齐划一地慢跑着进场,挡在最前面的警察和法警面前,盾牌轰地一声杵在地上,在闹事的人群前面,形成了一道坚不可摧、牢不可破的墙。

这些齐三河获得股权后临时安置在工厂里当工人养着给发工资的混混们,让他们欺负老百姓一个比一个狠,真到了见真章的时候,见了警察都恨不得低头绕道走,哪里敢真的跟这种场面中的执法警察硬碰硬,一个个吓得脚软,盾牌往那儿一戳,防暴警察到位,这些人多数立刻就怂了,不由自主地“吡哩啪啦”把工具一扔,也顾不得齐三河还给不给钱,也没什么面子好要了,灰头土脸地四散开来该跑跑该散散,这下,转眼间只剩自己守在工厂门外的齐三彻底慌了,“他们三个是被抓了,他们是我们世邦的英雄。我向大家保证,不管谁被抓了,谁受伤了,轻伤,我加工资、发奖金!重伤,我管你一辈子!”

齐三河给开的价码是真好,听见钱,听见重伤也能被养着,有十几个人犹豫着留了下来,林洁看着无人机拍摄的画面,等大批人群都离开了现场,立即向左琳报告道:“工人们都散的差不多了,现在守着的也就十几个人。”

公安负责配合此次行动的副局走到左琳身边,低声说:“是时候,强攻吧!”

左琳拿着设备,开了视频,严肃地对指挥中心的周凯请示:“周局,左琳请求强制执行。”

周凯点头,“可以执行!”

左琳郑重地看了公安的那位副局一眼,“行动!”

公安局负责人闻言立即开了手持喇叭,转身对身后的人下令,“全体人员听令,强制执行开始!”

齐三河那帮人怎么可能是受过训练的干警们的对手,刚照面没几个回合就被打得七零八落,尹东训活动了下僵硬的脖颈,走到齐三河面前,压了这么久,总算新仇旧恨都能一起算了,他心里畅快,跟齐三河对上的时候,看着男人手里的木棒,不屑地挑挑眉,“老相识了,还要有动手吗?”

齐三河知道今天没好,彻底豁出去了,挥舞着棍棒朝他猛扑上来,尹东训根本就没动,侧身躲开他的木棍,一个漂亮的劈摔,将其闪电般制服,转眼就给他戴上手铐……

………………

…………

齐三河伏法,世邦化工被执行,几乎就是折断了郑怀山的另一只翅膀。

他原本被折的翅膀还没机会治愈,眼下就被人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又折断了另一只,他仿佛一下子从睥睨长空的鹰隼变成了拖着断翼在地面艰难踽踽独行的老禽,知道齐三河被判两年零八个月、又给张思鹏签了他的离职申请后,整个人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几岁。

“陈志非还是一直没露面?”别墅面朝大海的露台上,郑怀山轻轻晃着加了冰块的威士忌,沉默了片刻之后,语速缓慢中带着些疲惫地问马太。

马太把他手里的酒杯拿走了,不让他再喝,然后才说道:“没有。从左琳复职开始,世邦出和齐先生出这么大的事,他始终一点动静都没有。”

郑怀山其实还想喝,他很少有借酒消愁的时候,今天也不是为了醉酒逃避,他只是需要一点究竟来让自己重新冷静下来,但是看了看马太手里的酒杯,最终还是克制地忍住了,“马太,我们到了一个非常时间,要清理门户。陈志非也不能用了,他跟我们不是一条心。”他说着,想了想又说:“老三手里还有一个我们一个隐秘账户,钱要拿出来。”

马太点点头,“陈志非的事情,我等下立刻去处理,齐三河的话,已经判了,现在可以探视了。”

郑怀山沉吟一瞬,“让庞丽丽去找他拿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