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执行利剑 > 第71章 停职

第71章 停职

左琳没想到,那天的谈话,赵双白第一次请她喝茶,却就这么成了最后一次。

郑怀山让知道左琳不少事情的顾小艾写匿名信举报左琳,原本目标也不在左琳头上。

他知道中院的赵双白是左琳最大的靠山和保护伞,有他在,左琳就可以绕过执行局屡次打他们个措手不及,但赵双白太清白了,他们找不到把他弄下去的弱点,所以,只好自己制造一个。

举报左琳,左琳是没问题不怕查,但被调查就要停止,永嘉现在正在紧要关头,一旦左琳被停止,就相当于对永嘉的调查终止。这种事情,赵双白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坐视不理的。

郑怀山算准了他一定会把举报信压下来,而压下举报信,也就算是成全了赵双白的破绽。

而只要赵双白一走,左立失去了支撑她的羽翼,也就是被变相放进了孤立无援、任人宰割的牢笼里。

举报左琳的那信不止中院收到了,明州市纪检、市政法委,也都同时收到了。

何市长儿子在国外留学,那海外的学历几乎就是钱堆起来的,他要用钱收入却有限,自己家里有张老辈留下来祖传的名画,拍卖了能有不少钱,但他不好出面,最后这事儿是郑怀山出面帮他拿到香港去拍的,这算是解了他的燃眉之急。这事儿没过多久,郑怀山就拿着永嘉棚改项目的借口,请他出面,借着举报左琳之机,弹压了赵双白……

何市长以赵双白袒护、中院对左琳调查不深入,没有党性觉悟应该反思为由,电话里把中院的老局长劈头盖脸骂了一顿,挂了电话,第二天赵双白的调令就下来了。

——调他到党校学习一年。

坏事总是传得快,左琳闻讯赶来的时候连门都忘了敲,猛地推开门,就看见赵双白已经在收拾东西了。

她激愤又难过,满心愧疚,第一次在赵双白面前表现得无所适从不知如何是好,“赵院,我……我知道是因为那封匿名信的事,您替我背了黑锅。”

赵双白放下手里的活计,安慰地对她笑笑,“没那么严重,只是调我到党校学习一年。”

可是一年能发生太多事了,谁知道一年之后,现在说是调过去学习,谁知道一年之后学习结束,赵院还能不能调回来?

这种套路,左琳跟赵双白两个人都心知肚明,但是说也没用,所以谁也不说破,左琳鼻子有点发酸,她吸了吸鼻子,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那我呢?”

赵双白深深吸了一口气,安抚她,“坐正坐稳你的位置。”

左琳倏地站直了,抿紧嘴唇,郑重地对他承诺似的应声道:“是。”

赵双白叹了口气,示意左琳跟他一起到旁边坐下,事到如今,有些事情,他也没什么保密的义务了,“左琳,实话告诉你,我曾经怀疑过你。但你的行为告诉我,你是一个好法官。”

“既然您曾经怀疑过我,为什么任命我做特别执行处的执行法官。”左琳当然知道赵双白怀疑过她,但这句话,她从最开始就一直都想问。

——为什么任命我来做特执处的执行法官?

左琳目光炯炯,赵双白片刻沉默,“我也违反一下组织规定吧,那个任命不是我的决定。”

左琳惊愕地瞪大眼睛,“郑怀山……?”他那么早就开始对她布这场局了吗?!

赵双白却摇摇头,并不做没证据的指责和猜测,“我可没这么说,这是一个谜。不过我现在才能体会,你顶住了多大的诱惑啊!”

左琳愧疚地低下头,“可我连累了你。”

赵双白摇摇头,对这个年轻的女执行官满怀期望,“你也不必愧疚,就当我也是你的学费吧,现在都足额交了。就看你能不能顺利毕业,我静等你的好消息了。”

左琳愣愣地看着赵双白,眸子里有一点藏不住的惶然和无助,“您走了,我还能相信谁?”

赵双白和蔼地看着她,半晌后,慢慢开口,最后对她说的,只有斩钉截铁、掷地有声的两个字——

“正义!”

可是左琳不知道真正的正义什么时候会来。

赵双白调到党校去学习后没多久,左琳就因为另一封匿名举报她受贿渎职的举报信,而被周凯下令停了职。

赵双白一走,没了院长的中院群龙无首,执行局的周局长是个谨慎稳妥的性子,现在所有变故都是冲着特执处,冲着左琳来的,没了赵双白坐镇,周凯一个人能办到的事情有限,刚因为“保庇”左琳走了个赵双白,周凯实在不敢妄动,没办法,只好硬下心冷着脸,强行给左琳做了停职等待调查处理。

停职之后,左琳整整失踪了一个星期。

于川从他们系统里能查到左琳是在市纪检还没找上她之前,抢时间一个人打飞的出去散心了,他知道左琳飞机落地的城市,可却查不到更准确的地点。

——一连七天,左琳手机关机,社交软件全不上,整个人就仿佛从社会凭空失踪了。

于川连着特执处的其他人简直要急疯了,顾小艾知道是自己的举报信把左琳害成了这样,自己在家捂着被子哭了半宿,直接把嗓子哭到上火发炎说不出话来,请假去医院吊水的地步。

于川按捺不住,长着他在左琳住院那会儿跟她妈打下的坚定革命情谊,冒懵去了左琳家里,可不赶巧,老爷子刚在区执行局的陪同下跟让他看不顺眼骂了一顿的老战友道了歉,又去区法院交了一千块钱的罚款,刚回来,气儿都不顺呢,开门听他问左琳,冷哼一声转身就进了屋。

左妈妈是个通情达理的好媳妇儿,歉然地赔着笑把于川让进屋,热情地让他坐下又给他倒了杯水,解释说,左琳临走之前好不容易说服她爸执行法院判决,这会儿刚道了歉赔了钱,正生气呢,又因为之前左琳被停职的事情被家里老头儿知道了,直说中院的人心怀鬼胎故意黑了他姑娘,看于川一身工装过来,这才迁怒。

于川苦笑,他着急找左琳的消息,直接从院里出来的,也就没换衣服,没想到就这么撞了枪口,只是听左妈妈的意思,他们好像一直都知道左琳的动向,可是无论怎么询问,左妈妈却始终不露一个字。

好在,也不算毫无所获。

至少能确定这个失踪人口是自己玩失踪,人身安全至少还是有保障的。

这么想想,一颗心也就算落了地。

可是于川不知道的是,左琳除了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她还给郑怀山打过一个电话……

是离开明川那天,在机场拨出去的。

候机大厅里,左琳疲惫地闭目仰头靠在椅子上,声音寥落地对郑怀山说——

“你赢了,我斗不过你。”

电话里,郑怀山的声音有一丝歉疚,“我还在原地。只要你辞职,我是你的,整个百川也是你的。我打这片江山,原也只是为了给你下聘礼。”

难以言喻的酸楚当时从心底沿着血脉一直蔓延到四肢百骸,左琳疼的无法呼吸,眼睛却干涩得再也无法因为郑怀山而流出半滴眼泪,“算了吧,”她疲惫地说:“到此为止吧,老师的爱太可怕,我要不起。”

当时的左琳万念俱灰,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

机票是随便买的,等下了飞机,她茫然地站在陌生城市的土地上,木然地愣了快半个小时,脑子里才逐渐对自己此刻的所在有了概况性的勾勒……

不知目的地的旅客,最后将方向设在了这座城市沿海的一个镇子上。

她记得,去年办的那个白血病患儿找父母的案子,李氏夫妇最后把女儿李佳佳接走,最后关了在明川的小饭馆儿,一家人回了老家——也就是这座沿海的镇子。

结执也快一年了,左琳既然到了这里,无所事事地既来之则安之,她就想去家访看看,李佳佳跟父母现在生活的怎么样。

左琳脑子好,她经手的所有案子基本信息她差不多都记得住,但大环境好找,小地址却不可能挨个记清楚,她凭着记忆来到镇子,靠着打听寻找却始终没结果,后来她干脆也不强求了,就这么在镇子上临海修建的一个海景度假村住了下来。

没想到,歪打正着,去海边散心的时候,出门竟然在这儿遇到了度假村院门外面摆摊卖自家花生米的李佳佳!

她本来只是想去看看这身世可怜的小姑娘如今过的如何,却没成想,反倒被外表柔弱内心却格外坚强的孩子喂了碗鸡汤,上了生动的一课……

小姑娘现在状态比在医院的时候更好了,只是左琳看着她,却敏锐地察觉到不太对劲,“你爸妈呢?你怎么自己在这里卖东西?一直不上学?”

“我爸妈在山下的镇子里打工,我和奶奶住在山上,奶奶在度假村给人做饭。度假村里没有小学,不过我一直有自学的!”

聊天越多左琳就越震惊,她帮佳佳把小地摊收了,带着她就进找了个店吃馄饨,“自学?字不认识怎么办?”

李佳佳很乐观地笑得烂漫,“那不怕,我平时卖花生没人时就看小说。不认识的字就问问游客,一天能学五、六个字,我已经认识好多字了!”

左琳感慨而欣慰,“你真了不起。”

李佳佳小大人似的吃了个馄钝,拄着桌子崇拜地看着左琳,“都是因为跟阿姨学的。”

左琳以为她只是嘴甜,没当回事儿地失笑,“我又没教你什么。”

“我说的是真的!”李佳佳却激动起来,饭也不吃了,放下勺子跟左琳努力解释:“我当初被爸爸妈妈扔在医院不要我的时候,生病又特别难受,我当时就想从医院的楼顶上跳下去,不当爸爸妈妈的累赘。后来我看了电视,说阿姨是‘法女法官’,打败了好多坏人。我就把阿姨当成偶像,我胆子也大了,什么都不怕了。现在天天用卖花生米的钱买药吃,相信自己一定能救自己。”

“……”已经打算回去跟院里打报告辞职的左琳闻言又一瞬间的落寞汗颜,她垂下眼,苦笑一声,长叹道:“佳佳,阿姨没有你想得那么伟大,也没有你坚强。我到度假村来,是做了逃兵。”

李佳佳却很固执,“我不信。”

“为什么不信呢?”

李佳佳眼睛亮亮地看着她:“那个时候在电视里,左阿姨你说,困难打不到你,所以你永远都不会停止向前的脚步。我知道你不会撒谎的,所以你不停,我也不能停,我要努力的活着,好好的生活!”

这口鸡汤灌的猝不及防,可是对左琳这个病入膏肓差点就药石无灵的人来说,却无端端地异常有效。

紧紧攥着手里的勺子,长久的沉默中,仿佛有无形的风暴席卷了左琳眼中所有的阴霾,让她破碎颓丧的目光逐渐重新凝聚出坚定的光芒来——半晌后,左琳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是在对李佳佳说,又仿佛是在告诉自己——

“佳佳,你说的对,我不该这么脆弱。我该回去面对一切,也该跟坏人斗到底。”

这样的谈话内容就有点超纲了,李佳佳似懂非懂地看着她,她却在吃饭完临走前,拎起了李佳佳放在地上的小竹筐,“你这些特产阿姨都要了。”

“啊?”李佳佳差点没反应过来,刚“啊”了一声,左琳已经从钱包里数了十张百元钞票,一股脑地都塞进了小姑娘的小手里,吓了李佳佳一跳,“不不不,阿姨,这太多了!”

“我知道你病虽然好了,但要终身服药。”左琳爱怜地摸摸她的头,“你自己出来卖东西,是为了给父母减轻负担吧?别拒绝,多出来的钱给你买药。佳佳,你已经很棒了,要坚持努力生活下去,不要放弃,因为——阿姨永远都不会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