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执行利剑 > 第63章 兵行险着

第63章 兵行险着

陆吉安现在看见左琳脑仁儿都跳着疼。

郑怀山让他来转移设备,他刚安排货运车进了场,设备刚搬一半,被坐着救护车穿着病号服跳下来的左琳拿自己当人肉给拦住了。

无论怎么威逼利诱,左琳就是油盐不进,旁边还有个刚才被打得鼻青脸肿都不敢反抗一下的怂包,看见她来了就跟原地打了针鸡血似的活蹦起来,劈手捞了把大铁锹,就这么犯横到悍不畏死地拦在左琳前头了……

郑怀山在后面火烧屁股地催着,左琳在前面豁出命不要地拦着,陆吉安简直被逼到无路可走了,实在没辙,掏出手机给郑怀山发了个视频通讯过去——

彼时郑怀山正在往这边赶。左琳这次的形容绕过了执行局直接找赵双白下令,执行局这边不清楚具体情况,也不知道那么一大群法警的外勤的往哪里去,但魏全谨慎起见,还是告知了郑怀山。

郑怀山几乎立刻就反应过来,左琳他们是冲着永嘉后院那批重泰机械的设备去的。

视频刚一接通,陆吉安就心急火燎地崩溃着求救,“郑教授,您看现在事情怎么办?左琳堵着大门呢,不要命啊,车队都给拦在工地上。等着,我照给您看看!……”

这么猝不及防,郑怀山一眼就看见了站在起重机前面,穿着病号服,跟工地上一帮凶神恶煞大老爷们对峙得瘦弱身影,和她身后,救护车闪烁着应急灯……

左琳还是郑怀山学生那会儿,他就把她揣在心里爱了整整两年,为了名正言顺地爱她,甚至不惜跟发妻离婚,后来断了联系的那八年,他又把她偷偷收进了心底想着念着,如今再见,他用了一年的时间将左琳跟别的男人的恋爱关系处理干净,他是真的爱她,他做的很多事都是以得到左琳为目的的,现在突然看见这么一幕,原本铁石心肠准备去处理问题的男人,竟有那么一瞬间心疼的怯懦和顾忌……

“左琳是从医院直接跑出来的?”

陆吉安没听出来郑怀山已然微微柔和下来的语气,“肯定是啊,碰上这么个女魔头,油盐不进哪!”

郑怀山想了想,有一瞬间,一丝理智压倒了情感,“把电话交给左琳,我和她谈。”

“好!”陆吉安如获救星,边说边拿电话就往左琳那边走,“您等着……”

眼看着左琳的身影在手机镜头前不断放大,郑怀山却又迟疑了,“等等!”

陆吉安倏地刹住脚步,听着郑怀山犹豫片刻,到底还是打消了念头,“算了,我此时出现不合适,我再想想。”

陆吉安一脑门的关系,“那我怎么办?车队要想出去,只能来硬的!”

郑怀山沉默了会儿,“一会儿我再给你回电话。”他说着挂断了电话,眉宇间多了一点少见的焦虑,马太看了看他,小声提醒,“要不要联络下何市长?”

郑怀山摇摇头,“不妥。这种敏感时刻,何市长也不敢出面。如果硬要他出来说话,以后就没得相处了。”

郑怀山不给他处理方向,箭在弦上,陆吉安心里没了主心骨,心里的豁出去了的狠劲儿就直线往脑门上顶,他抓着手机,回到寸步不让挡在起重机前面的左琳身前,强笑着找托词,“左法官,你是误会了吧?这是别人临时寄存在我这儿的一批货物,我也能借机收点租金,不都是为了配合你们执行嘛!需要看货单吗?”

左琳冷笑着反问:“你敢给我看货单吗?”她说着举起手机显示照片:“货主是重泰机械,早已定性为永嘉地产的关联企业。而且这批设备重泰机械已经向公安局报失,那你陆吉安是窃贼呢?还是非法转移资产的抗拒者呢?两样罪行都不轻,你选一样!”

陆吉安心知混不过去,露出凶相,“我不跟你废话,左法官,让不让开?再不让开别怪我对你无礼!”

左琳也是被逼到绝路上了,情绪顶到了极限,反而也没什么好怕的了,“好啊,我倒想看看你敢把我怎么着!”

陆吉安火了,“左琳,你别非逼得我无路可走!”

左琳也提高声音,“我早就被你们逼到悬崖边上了!”

陆吉安向身后的人一挥手,“去几个人,把她拖走!”

眼看着一群牛鬼蛇神听命行事往自己这边走来,左琳眸光冷然中透着说不清的威慑,高声警告:“我希望你们看清形势,不要被不法分子所利用。你们现在的行为可以定性为抗拒执行罪,可以处以罚款、拘留,情节严重的将被判刑。如果你们胆敢袭击执法法官,根据,《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将处三年有期徒刑!”

陆吉安冷笑一声,“别听她吓唬人,这里是我的地盘,打死打伤有我陆吉安担着呢!”

“我看你们谁敢!”赵鸣健杀气腾腾地挥着他手里的大铁锹,也被激出了汉子的血性,“来!谁敢上我一锨拍死他!我死了政府还能给我评个烈士,老婆孩子一辈子拿抚恤金。你们死了落下的名声就是歹徒!你们全家都跟着你背一辈子恶名,不怕死的来啊!”

他一边说一边用袖子抹了把脸上的血迹,他不擦还好,这一抹,满脸都是鲜红,更平白透出一股子难以言说的狠戾来,众人都被他和左琳的气势吓住,无声而压抑的对峙中,陆吉安烦躁的看了眼手表,心知再不走就什么都来不及了,把心一横,朝车队挥手,狠声道:“车队出发,谁敢当路就撞死他,开车!”

货运车听命,陆续打着了火,重卡发动机连成一片的可怕轰鸣中,车队启动,竟真的缓缓向左琳的方向驶来,左琳坚定地站在中央一动不动……

陆吉安也不敢真活生生把人碾死,看她竟然不惧,顿时更加火冒三丈地踹了一脚身边的跟班,“上人啊,把她给我拖走!”

两名保安闻言上前想去拉开左琳,谁成想,还没进这位病号的身,竟然被鼻青脸肿的那个怂包两铁锹给拍在了地上……

众人顿时不敢再上前,车队打头的司机当然也不敢真当这个出头年从左琳身上轧过去,不得已也在距离左琳极尽的位置停了下来,左琳这会儿觉得身上有有点说不出的冷了,她打了个寒颤,从病号服兜里掏出证件,高高举起,嘶哑着高喊,“我是明州中级人民法院的执行法官左琳,正在执行公务。动我者就是妨害公务,暴力抗执,就是刑事犯罪!”

陆吉安气得跳脚,“你们他妈聋了还是傻了?开车冲过去呀,她敢挡卡车,冲!轧死算我的!”

左琳冰冷肃然地回看他,一字一顿,“陆吉安,事已至此,你还是给自己留条后路吧。中院法警大队的人马很快就到,就算你轧死我强行闯关,也逃不出明州市!你还要敢闯这条死路吗?”

悍然死守,寸步不让,一时间,这身形单薄的病弱小姑娘,身上的气势竟然把在场三大五粗的老爷们儿都震住了……

短暂的沉默后,远处警笛由远及近,呼啸而来的法警车对声势浩大地停在工地大门前,连成一片的警灯下,两队全副武装的法警,在特执处于川的带领下,将陆吉安的人活活包围了起来……

陆吉安微微张着嘴,双腿一软,好悬就差点跪在地上。

那个瞬间,终于绝望地意识到,自己这一次,真的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