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执行利剑 > 第58章 示爱

第58章 示爱

东临中院执行永安大厦要比明川这边顺利得多,有省高院督促,永安大厦案在东临法院已经顺利完成拍卖,40%的拍卖款按约定从东临打入明州中院账号,分开中院的实际金额有有2亿8千多万。

这算是执行了一个空壳的重泰机械后,连日低迷后的第一个好消息,左琳他们得到消息,几个人高兴得恨不得在办公室蹦高跳起来,唯有顾小艾一个人内心愈发惴惴,拼命在振奋的同事中间也演出兴奋不已的样子,心里却对此感到越来越累。

左琳他们得到消息的同时,马太也把消息带到了正在山间跑马场上遛马的郑怀山身边,“教授,永安大厦拍了七亿五,钱已经从东临划到明州中院了。”

郑怀山接过马太递过来的温水喝了两口,“七亿五的40%,两亿八多了,够永嘉那些个执行申请人分点了。他们也不容易,我都替他们高兴。”不过,郑怀山话锋一转,忽然严肃起来:“这是从我们手里流走的第一笔钱,不能有第二次。通知思鹏,我们后面落下的速度也要加快了,永嘉地产必须保住!”

马太了然,“好的。”想了想,又问他:“那左琳……?”

“被陈志非扣住之后我约了她两次想问问情况,她都以各种理由退掉了,怕是又怀疑到我身上了。”

“那现在怎么办?”

郑怀山思忖片刻,若有所思的目光倏地落在跑马场远处小山坡青翠绿地上,半晌后,温润而克制的眼眸里决裂似的光一闪而过,他心下已有决断地慢慢说道:“那就——只能做点让她打消怀疑的事了。”

他也在真对自己下得去狠手。左琳他们因为追回了两亿多的钱而组团出去庆功吃饭,饭刚吃到一半,包厢里开着的电视新闻里,一则报道就彻底让左琳慌了心神——

电视上,记者镜头前的草坪上一片狼籍,记者站在事发地已经面目全非的草坪前面,对着镜头介绍着情况:“在今天下午,位于明州北部的连湾马场发生了爆炸事件。现场有人受伤,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伤者已经被送往医院就治。据悉伤者是我市的法律顾问,也是在国际上知名法学专家郑怀山……”

记者后面说了什么,左琳全然听不见了。

她满脑子都在环绕着“郑怀山”这三个字,看着满目疮痍的草坪,她心神俱乱地霍然起身,只匆匆交代了一声她有事先走让大家先吃,就抓着包跑了出去。

她跟郑怀山的关系在特执处早就不是秘密了,在场四人面面相觑,人人都知道她是为郑怀山的安危乱了方寸却不好多说什么,只有于川一个箭步追了出去——郑怀山受伤,伤到什么程度,住在哪家医院,左琳全然不知,这么冒冒失失地跑出去,他怕失去冷静的左琳再出什么事。

……可是左琳根本不听他的。

激烈的争吵中,左琳推开他,上车扬长而去,但好歹被张思鹏闹了一通多少找回了些理智,她把车往明州医院开了一半,,最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了双闪停在路边,凭着记忆里的号码,给张思鹏打了个电话。

打的时候难免腹诽苦笑——她跟张思鹏大半年没联系,彼此好像已经是个从没走进过对方生活的陌生人了,可是敲号码的时候,手指却像是有自己的肌肉记忆,行云流水地拨号,让已经彻底放下张思鹏的左琳自己都不仅感到不可思议。

电话声响了没多久,张思鹏就接了起来,声音诧异语气却肯定,“左琳。”

左琳对他已经心如止水,却强迫自己从担心郑怀山的情绪里冷静下来,“是我,郑老师出事了你知道吗?”

“知道。”

“郑老师人在哪儿?”

“刚从东郊医院离开。”

“去哪儿了?”

“我也不太清楚,离开时他没说,估计是回家了吧。”

“郑老师伤得重不重?”

“不重,你放心吧,只是一点皮外伤。”

“是怎么回事?”

“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是在马场出的事。”

“是有人陷害吗?”

“这些我都不清楚,当时好像就马太陪着郑总,没听说有外人袭击。”

“谢谢你,我挂了。”

“左琳——”没有感情的一问一答结束时,张思鹏情不自禁地喊住她,沉默片刻,半尴不尬地轻声问她:“你……还好吗?”

左琳古井无波,“谢谢,我很好。”

张思鹏歉然道:“……对不起。”

“你已经道过谦了,我不原谅你,但也不会揪着你,这事儿就此揭过吧。”左琳反倒释然地笑了一声,“我听郑老师说,你已经当爸爸了。”

张思鹏的声音带着左琳熟悉的温柔和满足,“是,上个月安娜生了个女孩儿。”

左琳笑笑,“恭喜你。我还有事,先挂了,再见。”说着挂断电话,开车朝着郑怀山的别墅快速驶去……

………………

…………

郑怀山的情况比左琳想象中要好很多。

马太引着她进来的时候,郑怀山正半躺在沙发上假寐,脸上带着瘀伤,小臂上打着绷带,听见动静就睁开眼睛,看见左琳,立刻挣扎着坐了起来,左琳抢步上前扶住他,“老师……”

郑怀山对她微微一笑,“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马太悄悄离开了,只留下两人在客厅内,左琳心疼地看着他的胳膊,“伤得重不重?”

郑怀山安抚地摇摇头,“好在离的不太近,被气浪冲了一下。刚才在医院都检查过了,没什么大事。”

左琳怔怔地看着他,“谁干的?”

郑怀山叹了口气,“我也想搞清楚呢。”

左琳咬着嘴唇问:“警方有目标吗?”

郑怀山却说:“不用警察调查我大概也能猜是谁。”

眸光倏地一凛,左琳紧张地追问:“谁?”

郑怀山带着些宠溺地看着她,“永安大厦是我给你送的消息,东临法院拍卖了七个多亿,‘横山系’的人能不心疼吗?”

左琳倒吸口凉气,这么一说,不疑有他地反应过来,“是他们……他们居然对您用这种恶毒的手段!”

郑怀山自嘲地一笑,“他们大概也没想炸死我吧,只是想让我受点皮肉之苦。”

左琳不认同地嗔怒着瞪他,“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开玩笑!”

“实话,”郑怀山语气平平,仿佛刚经历一场生死的人不是自己,沉着得紧,“如果放一颗炸伊拉克的那种大炸弹,我早没命了。”

左琳深吸一口气,“那我对他们就再没有半点顾虑了!”

郑怀山温柔地看着她,“谢谢你来看我。”

他没什么大事,左琳一颗心也算归了位,这会儿被新闻吓得魂飞魄散的理智逐渐回来,她才意识到,自己这么直愣愣地冲到郑怀山的住处来,实在有些不妥……她有点局促别扭地垂下头,避开了男人灼灼的视线,“既然……郑老师没什么大事,我也就放心,我先回去了。”

郑怀山缓缓站了起来:“也好。”

左琳缓缓转身向外走了两步,却突然站住了,不知怎么,她还是不太放心,总想再去看看郑怀山,确认这个男人是不是真这么好好地站在她身后,可她还没回头,像有默契般,一条胳膊吊着绷带的男人忽然上前,单手从后面轻轻地抱住了她……

那是个极度珍视又分外克制的礼貌拥抱,以至于左琳愣住的一瞬间,竟仿佛被蛊惑住,忘了挣开他。

“仓库的事情之后,我以为你不会再来见我了……”郑怀山沉溺在她发间淡淡的香气中,声音里有几分真切的迷恋和痛苦,“左琳,你还在怀疑我吗?”

“……”郑怀山为了帮她受到了这样的威胁和伤害,始终对郑怀山不敢拿又放不下的左琳哪里还能提起怀疑的心,她从没听过男人这样带着三分示弱的声音,莫名地跟着心里一揪,轻轻地摇了摇头。

在她身后,郑怀山忍不住微微把怀抱收紧了一点,“可我怀疑我自己。”

“……老师怀疑什么?”

“我怀疑,我已经在你手里无处可逃了,恐怕再也没办法说服自己,放手让你走……”

这话的意思太明显露骨了,左琳倏地一惊,反应过来,心里明明软成一片,本能却让她下意识地挣出了男人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