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执行利剑 > 第39章 命悬一线

第39章 命悬一线

从那天开始,左琳跟张思鹏彻底断了联系,大大方方地住进了办公室,结结实实地一头扎进工作里,成了夜以继日名副其实的工作狂……

她谁的劝也不听,一心往各种陈年旧案里面扑,什么执行场合她都去,整个人像个机器似的连轴转,一个礼拜解决了三起案子,整个人活生生瘦了一圈。

她本来就不胖,骨架又小,这么瘦下去,眼窝都凹进去了,连从前整天里找她毛病的于川看着都心惊不已,跟着一个办公室的战友们轮番一起劝她适可而止也没用,后来只好每天都给转眼间变成孤家寡人一个的她带早饭。

“你到底怎么回事儿?”办公桌前,于川拧着眉毛,既不理解又担忧地看着包子塞了满嘴的左琳,终于憋不住劲儿,满脸严肃正经地正色问她。

左琳故作镇定,满不在乎地吃完了一个包子,终于说了实话:“没怎么呀!未婚夫跟人跑了,我又被老爹从家里赶出来了,只能先睡办公室了!”

她强撑着骄傲和倔强说的轻描淡写潇洒非常,可办公室里剩下的几个人面面相觑地交换着眼神,无一不觉得她说这话的时候,色厉内荏的,像是随时都要哭出来似的。

于川满眼震惊,表情古怪地看着她吃完包子又开始喝豆浆,想劝劝她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半晌后,故作轻松地走过去拍拍她肩膀,故作轻松地宽慰道:“两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男人还不有的是吗?一个跑了不还有另一个呢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打起精神来,啊?”

……另一个。

谁啊?哪儿呐?

左琳一口豆浆含在嘴里,抬起头来莫名其妙地看着他,觉得今天的于川好像比自己还不正常。

于川说完自己也觉得这话似乎哪里不对劲,在小艾等人的注目礼下不自在地摸摸鼻子,故作深沉地咳嗽一声,他正愁着怎么给自己莫名其妙的话打个圆场,这时候办公室里的电脑监控系统突然响起了报警声!

这简直是救命的动静,于川松了口气,连忙一个箭步蹿过去登陆系统查看,只见电脑窗口跳出警报,显示监控的永嘉地产账户上收入一笔376万的款……

于川眼睛一亮,顿时连没来由的尴尬也忘了,盯着电脑连声音都在瞬间兴奋起来,“永嘉地产账户上来了一笔钱!”

众人闻言立即围了上去,左琳把喝了一半的豆浆放桌上一方,人还没过去,已经果断地命令:“冻结!”

“收到!”于川激动地应了一声,操控着鼠标就往“冻结”按钮点,谁知道他鼠标还没挪上去,电脑上那个“冻结”的按钮突然变灰了——

有人竟然比他的反应和手速更快,快到于川还下意识地往那个灰色已经摁不动了的按钮上戳,戳了一下没反应,才眨着眼睛怔愣地顿住了。

一瞬间鸦雀无声,这段时间来就没收到过什么好消息的左琳心里猛然一哆嗦,同时正好也赶到了监控电脑前,一边问“怎么了”一边往屏幕上面瞅,一眼看过去,就磨了磨牙……

于川的手松开鼠标,瞪着电脑的眼睛几乎都要喷火了,“钱被转走了。”

林洁气得声音冷凝,“这是跟咱们玩生死时速呢!”

左琳这些天压着的火儿一下子都在霎时爆发出来,她想起魏全和赵双白两个人先后叮嘱让她自己拿捏对永嘉执行程度的话,微微犹豫一瞬,下了决心,一边说着一边去一架上拿起了外套,“欠债不还,天理不容。走,我们去永嘉!”

尹东训等人神色一凛,于川更是来了精神,暴风一样地用最快的速度收拾了东西跟着她往外走,只有落在最后的顾小艾,趁着大家不注意,飞快地用魏全给她的新手机,给他们副局发了条信息,汇报了左琳的行动……

为了让陆吉安把钱吐出来,左琳一行人一直把陆吉安从公司追到了永嘉地产所属区域内工地旁边的一处跨河建起的大桥上,尹东训和于川才堪堪把逃了一路的永嘉老总拦了下来。

陆吉安跑了一路上气不接下气,这会儿被拦着不让走本来就心虚,借着发飙给自己壮胆,“你们究竟要干什么?!”

于川冷笑一声,满脸肃然,“你说干什么,欠债还钱,把钱吐出来!你今天不交出钱来就别想离开!”

“不让我离开你们想干嘛啊?动手吗?人身威胁?看把你们本事的!”陆吉安往下面的河水里看了一眼,脸上表情十足的无赖,“你们别逼我,再逼我就跳下去!”

他说着一不做二不休,竟然真泄愤似的把外套脱下来往地上一扔,当着特执处所有人的面,笨拙地爬上了大桥的栏杆,这会儿桥上车流不多,但始终行车也没断过,陆吉安借着众目睽睽,发疯般地一边死死攥着大桥的栏杆怕自己真掉下去,一边又扯着脖子高声大喊跟左琳他们叫嚣,“你们法院这哪是要钱啊,就是要人命,那我就死给你们看!”

“你疯了?!当心真滑下去,不死也得死了!赶紧下来!”左琳等人顿时色变,于川看他的眼神就跟看个蟑螂跳蚤似的厌恶,却偏偏拎着小心害怕他真一个脚滑掉下去,他跟尹东训对视一眼,俩人试图慢慢往他侧面靠近把他拽下来,可是刚一靠近,陆吉安立刻就察觉了,他谨慎地往后退了一丁点,抓着大桥侧边栏杆的手用力到青筋都爆出来,却不肯松口,“你别过来,你过来我真跳下去!”

他豁出去了不要脸,如今作为一个跟法院斗智斗勇的资深老赖,更是熟悉执行法官们的套路,他知道眼前这些人不可能真让他跳下去,所以说完就做势要往下跳……

尹东训和于川只能退回来,没辙地相互对视一眼,从后面追上来,像个局外人一样不发一言旁观了这一切的左琳突然出声,赫亮的动静掷地有声,“都别劝他,让他跳!”

陆吉安闻言一下愣住了,左琳走到他跟前,“你不是想死吗?正好我也不想活了,那咱俩就一起跳,死了一了百了!”

陆吉安有点懵,他紧张地吞了口吐沫,“你……你什么意思?”

左琳从兜里掏出那枚她分手那天就摘掉了却一直没舍得丢的钻戒,举着给陆吉安看,“你见多识广眼力好,这个钻石戒指不是假的吧?既然不想活了,要这个戒指何用!”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她说完,竟然不顾劝阻,真当着所有人的面,将那戒指泄恨一般用力丢到了桥下水面宽阔的河水里……顾小艾已经瞎蒙了,下意识地想要握住她的手,手伸出去却抓了个空,左琳竟然动作十分敏捷地在陆吉安身边也爬上了栏杆……

陆吉安看她气势汹汹地爬上来,简直莫名其妙,谨慎地往另一侧靠了靠,跟盯精神病似的眼神看着左琳,上上下下地打量她,戒备道:“你想干嘛?”

左琳脸上一点畏惧都没有,站在大桥栏杆上的时候,微凉的风烈烈地吹过来,她低头看着下面并不湍急的河水,有那么一瞬间,竟然觉得真这么跳下去也没什么大不了,她猛地上前一把拉扯住陆吉安的衣服,转眼之间,神色竟然比陆吉安更加义愤激动,“你不是要跳河吗?一起跳河呀!来,一起跳!”

“……”于川等人简直被左琳剑走偏锋的出格行为给惊呆了,一时间各个瞪着眼睛,全都微微张着手臂护在左琳身边,想拽又不敢妄动,想劝又插不上话,只看着左琳猛地抱住陆吉安后腰,霎时间整个身体悬在栏杆外,歇斯底里地用力向外扯着陆吉安,一边扯一边声色俱厉地吼他:“跳啊,你跳不跳?”

陆吉安哪见过这样的执行法官,胡闹到自己不要命也就算了,竟然众目睽睽之下要拥着他跳桥!他几次被发了疯似的女人扯得抓着栏杆的手都松动了又赶忙握紧,方才的嚣张气焰全然没了,被左琳用同归于尽的架势拽着,并不是真想往下跳的男人连腿都吓软了,再顾不得什么气势什么耍赖,扯着脖子一叠声地呼救,“我不跳,我不跳,救命,救命啊……!”

但已经来不及了,他吓得站都站不稳,情绪压抑了这些天俨然已经彻底失控的左琳偏就悍不畏死,不断的拉扯间,他一个手滑松开了栏杆,脚下接着一滑,竟然真就跟揪着他不放的左琳一起坠了下去——

“不要!左琳!”

林洁和顾小艾在围观群众的一片惊呼中扶着栏杆用力抻着脖子往桥下看,可是俩人噗通一声坠进去,竟再看不见个影子,霎时间生生吓出一身冷汗……

尹东训好歹理智还在,一边脱外套一边也跟着爬上了栏杆,过程中凝着声音嘶吼着问于川,“于川,会不会游泳?!”

“……”于川根本没答话,翻过栏杆,深吸口气,面无表情地跟着纵身跟着跃了下去,尹东训愣了一下,紧随其后,两人一前一后,接连入了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