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执行利剑 > 第38章 祸不单行

第38章 祸不单行

从咖啡厅出来,左琳开车直接去了百川找张思鹏。

她其实远没有外表表现出来的那么淡定理智,那照片她虽然没仔细看,可大概也能看得出那不是p过的,她一边不敢置信张思鹏会突然背叛自己,一边担心张思鹏掉进了永嘉的陷阱,对方为了牵制她,所以才找上张思鹏的麻烦,一路上她来来回回被愤怒和内疚撕扯着,打电话叫她男人下楼的时候,声音控制不了地多了几分严肃,“你下来一趟,我在你们公司大门口呢——现在。”

车停在路边,张思鹏拉开车门坐在了副驾上。

自从他跟乔安娜有了那些不可言说的故事,这么多天来就一直躲着左琳,眼下避无可避,他眸光闪烁地躲闪着左琳的目光,直到未婚妻从手机里找出录的视频画面,找到拍到的那张照片,把手机地给他看——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张思鹏知道事情早晚要败露,但没想过会这么快,更没想过,竟然是这种方式。

他有一瞬间的难堪和愧疚,看了眼照片就不自在地移开目光,左琳的手机也没敢接,左琳始终一瞬不瞬地看着他,声音有点抖,却很笃定,“我不会凭几张照片就无端怀疑你。”

……张思鹏闭着眼睛咬紧了后糟牙。

他觉得,既然现在自己爱的人已经从左琳变成了乔安娜,那跟左琳的婚姻势必都无法在继续下去,长痛不如短痛,既然事情已经到了今天这个份儿上,那他也就豁出去,把之情直截了当地都承认了,“……照片是真的。”

瞬间的沉默,左琳脸上血色顿失,张思鹏低着头垂着眼,跟每一个出轨的男人一样,并没有多少痛彻心扉的悔恨之意,只用那做作的愧疚,轻描淡写地对左琳道歉,“对不起。”

左琳的嘴唇微微有些颤抖,“要是你酒后乱性,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可以原谅你。……只要你说,我就相信。”

张思鹏心里其实也疼的难受,但他这阵子早就被乔安娜这朵可人的娇花迷的神魂颠倒,眼前左琳拿着照片怼到面前,他豁出去一条心,再没什么可犹豫的,“是我对不起你!左琳,我配不上你,我们……分手吧。”

“……我还以为……是的我执行对象,通过陷害你来逼我就范。”左琳难以置信地摇摇头,她张张嘴,明明不想软弱,颤抖的声音里却不可控制地带了哭腔,她不知道为什么事情突然就发展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他们明明已经谈婚论嫁了,这个男人明明说过要守她护她一辈子,那么多山盟海誓,那么多甜蜜回忆,怎么能突然说不要就不要,说变心就变心了?!

她也想像许多女人那样质问这个男人为什么,质问让他决定放弃自己的那个女人是谁,质问自己到底有什么地方不如她,可是最后,她却在心几乎要碎掉的疼痛中咬着牙生生吸了口气,拼命把撕心裂肺中差点暴走的情绪压了回去,她习惯地维持着自己的骄傲,微微仰起头,想干脆洒脱地说好,半晌后,却只惨淡地自嘲着笑了笑,“原来……你不是无辜的。”

张思鹏心里也又疼又堵,他习惯地从福建遮阳板上抽了张纸巾想给左琳擦擦眼泪,可纸巾攥在手里,他的手到底没有伸出去,只自嘲地把纸巾攥在了手里,“……抱歉,丫头。我自己走出来的路,只能继续往下走。”

左琳把所有感情都交给了张思鹏,张思鹏的背叛却让她在毫无准备下万念俱灰……她默默从中指上取下那枚男人送给他的钻戒,暗自压抑哽咽到不敢说话,只能沉默地把戒指递还给副驾上的男人,张思鹏却摇摇头,黯然道:“既然送给你了,就是你的了。”

他说完,打开车门下了车,逃也似的头也不回地往百川大楼里走,

左琳捏着戒指,想喊他回来,张了张嘴,电话却响了……

第一次,她像个茫然无助的小女孩,眼睁睁地看着张思鹏走进了百川大楼,没能喊住他,也忘了接电话。直到电话响到第三次,左琳才失魂落魄地把电话接了起来……

电话号码不认识,对方自报家门的时候,听了来历倒不是外人,“左法官,你好。我是南市区法院执行处的李磊,我们就开门见山了,您的父亲左如风因发表不当言论,被人告诽谤罪。上个月判决下来了,裁定他赔偿名誉损失费1000元,并当面赔礼道歉。但你父亲没有履行赔偿义务,现在案子到了我们这儿了。我们觉得该跟你打个招呼,毕竟都是一个系统的。”

左琳迟钝的大脑在对方“喂”了好几声之后才反应过来,撕心裂肺之后,她又诧异震惊不已,“……什么时候的事?”

“半年前。你要是愿意,也可以来我们这看看卷宗——你家老爷子很倔,申请人也没要赔多少钱,其实也就象征一下,估计两个人杠上了。”

左琳只觉得一口丧气哽在喉咙里,咽不下吐不出憋得她几乎无法呼吸,她眼圈都还红着,这会儿却不得不打起精神跟对方周旋着安抚道:“我爸就那脾气,绝不肯向人低头。能不能麻烦两位先不要上门执行,给我点时间,我来说服他。”

电话里,李磊说:“只要申请人不闹,我们可以等一等。”

“……”挂了电话,左琳实在撑不住了,方向盘一打,直接回了家。

她压着张思鹏的事本来不想现在就跟爸妈说,可这么闹了一通,对方执行局那边不能等,她拖不得,只能强打起精神,回家去劝她爸。

可是老爸脾气急,闺女情绪丧,两人撞在一起,没两句就针尖对麦芒地吵了个不可开交,及得左母直拍大腿,劝哪个都劝不住,一家人吵架的劝架的声音混在一起快要把房盖鼓开了,一时间好像所有人都失了控,破罐子破摔,干脆就把跟张思鹏分手的事一起全交代了出来,老爸在气头上,一听更加怒不可谒,指着鼻子武断地说肯定是她的错,左琳心里委屈的不行,彻底暴走,就这么收拾东西,直接从家里搬了出来。

搬出来她其实也没地方可去,老妈追出来拎着装好的饭盒给她的时候,她撑着最后的骄傲倔强地对老妈说她去住单位的宿舍……可中院哪里有什么员工宿舍,她是直接在自己办公室里临时把办公桌当成了床,就这么凑合着住了一夜。

……这下到真是把办公室当家里,成了爱岗敬业的典范。

疲惫至极中半梦半醒的时候,她苦笑着,竟然还忍不住调侃了自己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