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执行利剑 > 第24章 祸不单行

第24章 祸不单行

郑怀山帮左琳把手机捡起来,屏幕上贴的玻璃膜已经碎了,他徒手把上面沾着的灰尘擦干净,递给左琳,关切地问:“发生什么事了?”

左琳原本悠远的神色染上愁容,哪怕面对郑怀山极力掩饰,可担忧依然从低哑的声音中透出,“思鹏几天前升了科长,今天约着同事们吃个饭,没想到被市纪检巡视组的人查到了。”

“现在怎么样?”

“不清楚,”左琳低头看这手机上碎开的屏幕,“他不愿意多说。听他说话的口气像是挺严重。”

郑怀山略略低头,三分担忧地看着她,“需要我帮忙吗?”

左琳摇摇头叹了口气,“我还不知道他那边的详细情况,他说等明天上班后就应该清楚了。”她说着,抬起头来强颜欢笑地勾勾嘴角,“抱歉郑老师,我们今天能先回去吗?”

郑怀山什么都没说,点点头,带着她就往外走,从寺庙里出来上了车,车都快看到山脚了,左琳心事重重,到底憋不住,求助似的问郑怀山,“老师,这种事我没经验,您知道一般会怎么处理吗?”

擦黑的天色中,男人的侧脸看上去多了几分深邃的沉郁,左琳坐在副驾上,想从他的神色中找到一些能让自己稍微宽心的意思,然而……没有,连郑怀山这样从来见过多少大风浪,从来云淡风轻谈笑风生的人,此刻脸色也是十分严肃的,“中央三令五申在整党风,查四风,可能会很重。”

“能有多重?”左琳试探性的问:“纪律处分?降职?难道还能丢官?或者开除公职?”

“都有可能,关键看他们领导保不保他。”郑怀山一路把车开下了盘山道,在逐渐开阔平坦的主路上,终于抽空安抚地看了她一眼,安抚地柔声宽慰,“别急,明天我去市政法委的领导去说说情。”

把左琳送回家,郑怀山一路开车回了自己住处,刚进院子,就看到马太正在门口等着他。

这老家伙没什么事是绝对不会来这里等门的,郑怀山挑了眉,果然,刚停了车,马太就迎了上来,“陈雁南来了。”

郑怀山脑子里还留着寺庙里山峰吹起左琳发丝、她轻轻扬起嘴角时,脸上雀跃又向往的样子,这会儿听见陈雁南,就情不自禁有些不耐,“她来干什么?”

马太声音低沉,“她知道你带左琳去香山寺了。”

“呵,”郑怀山听懂了马太的意义,原本心情不错的脸色微微一沉,举步进了别墅,推开书房的门就看见陈雁南一身酒气地坐在他的位置上,随即冷笑,“长本事了,学会跟踪我了。”

“我被你逼的无路可走了!”陈雁南显然喝了不少,坐都有点坐不直了,半倚在桌上醉眼迷离地看着他,借着酒劲儿,她难得这么直白地对郑怀山表达不满,一双画着精致眼线的眸子带着某种不正常的偏执和爱慕,半是控诉半是嗔怪地看着郑怀山走到身边,落寞地笑起来,“老师为什么要带左琳去香山寺?”

郑怀山原本的愠怒在看见她醉成这个样子是时候也发不出来了,只不认同地皱眉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这是喝了多少?”

陈雁南其实已经不太能反应得过来他在说什么了,酒精麻痹大脑,她只顾着表达自己平时压在心里的事情,“你这样待她,就不怕危及我们的关系吗?”

郑怀山不动声色地反问她:“我们是什么关系?”

“……也对,”陈雁南痴痴的笑起来,满脸自嘲,笑着笑着,竟红了眼圈,“是啊,我们是什么关系呢?……我真傻。”

一个漂亮精致、跟在自己身边一起打拼奋斗了这么多年的女人,现在哭得梨花带雨,郑怀山再不怜香惜玉也不禁恻隐,叹了口气安抚道:“雁南,我给你的不少了,名誉、地位、钱,你还想要什么?”

“我可以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陈雁南突然激动地打断他,她猛地坐直了,神经质地死死盯着这个让她又爱又恨的男人,含着水汽的眸子里带着侥幸的期盼和更深邃的绝望,“我只要你!……”

“你喝醉了,”郑怀山不为所动地侧身给她让路,下了逐客令,“等你酒醒了再跟我说这些话,回去休息吧,让马太送你。”

………………

…………

作为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张思鹏的处理决定下来,被免了官又开除公职的那天,永嘉地产在省高院申请复议的结果也出来了,省高院维持中院原裁定,这原本是个好事儿,可就在复议结果出来的当天下午,齐三河自称永嘉债权人,拿着《建筑工程款优先受偿异议申请书》,亲自找上了特别执行处的门——

“我听说永嘉地产高院的批复已经下来了,支持中院裁定是吧?他们是不是马上就要配合你们执行工作还钱了?诶呀那太好了,没钱还就把永嘉资产进行拍卖吧——但是可说好,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和《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规定,第一我有案外人异议权,第二我的工程款有优先受偿性,你们要出来钱,可得把钱先给我,别人拿不走!”

于川接过左琳看完递给他的资料,前后翻了一遍,末了把申请书往桌上一撂,看着齐三河皮笑肉不笑地揶揄,“这是你们下的第几招棋呀?”

“什么第几招?”齐三河装着傻,老神在在地靠在椅子上,“我还准备对永嘉提起诉讼呢,跟法律搭边儿的事多严肃,我可不敢向于法官你这么儿戏这说话。”

于川连嘴角那点揶揄也没了,冷着脸,“齐三河,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前些日子九天网络被司法拍卖,中标的人是你吧,现在已经接管了荣达信托。”

齐三河做了个意外的表情,讽刺道:“哟,法官很了解我们这些生意人的动向嘛。”

于川面色不善地盯着他,“所以,你和陆吉安,现在其实是在给一个东家办事吧?”

齐三河揣着明白装糊涂,“于法官,您这话我可听不懂了。”

“行了,”左琳这两天状态一直不太好,听着他们唇枪舌战你来我往的更加烦躁,猛地抬手拍了下桌子,她微微抿着嘴唇,沉着脸严肃地看着齐三河,“你既然知道法律神圣不可亵渎,就该知道法院也是个严肃的地方,少在我们这儿嬉皮笑脸。材料我手下了,你回去等消息——另外你以后也别来了,派你的律师来。”

“行,那我就先回去。”齐三河毕恭毕敬地站起来,动作虽然配合,脸上的张狂和不以为意可是一点没少,“不过我还是得亲自来,我要不亲自盯着,永嘉的钱万一让别人给拿走了,我多亏啊。”

左琳目光如电地直视着他,“你很张狂呀,在跟我叫阵吗?”

齐三河毫不示弱地回了个假笑,“左法官认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