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执行利剑 > 第22章 升迁之局

第22章 升迁之局

被特执处标成编号为“t20”的案件,执行人申请打电话来说被执行人回家了,申请人在他家门外守着呢,请求他们这边赶紧派人过去,左琳彼时正在接待一个另一个来访的执行申请人,脱不开身,尹东训和林洁一起去了,于川是跟永嘉还有陆吉安死磕到底了,照常出外勤去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特执处剩下个顾小艾,参加院里的培训回来,看着刚送走来访群众的左琳,目光就带了点打量和探究的意思。

左琳被她看的莫名其妙,有点尴尬地笑了一下,“小艾,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哦!”不知道在想写什么的姑娘猝然回过神来,连忙局促地别过视线,左琳分明看见她有一瞬间的犹豫,可半晌之后还是欲言又止地说出来:“琳姐,你知道……院领导为什么要让你来做我们特执处的法官吗?”

这阵子电视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扩大了中院的影响、带火了特执处和左琳自己的同时,也把她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腹诽和不服气明里暗里都听了不少,左琳只当她是今天参加培训又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的八卦,原本眉宇间的一丝疑虑反而打消了,打趣着反问她,“我不知道,看样子……是谁知道了,又跟你讲了?快来,给我科普一下。”

“哪儿啊,”小艾尴尬地回过神来,顺着左琳给的台阶就走了下来,俏皮地吐吐舌头,“就是别人都问我,我也不知道啊,就顺口问问你——反正无外乎就是我们左法官有能力有魄力还有颜值呗!”

“我说你——”正说着,左琳手机响起来,她看了一眼,居然是张思鹏。

原本要说的话被打断了,她对小艾歉意地点点头,拿着手机出去接电话,“什么事呀?我这上班呢!”没特殊事情的话,她和张思鹏是默认在工作时间尽量不打扰到对方的。

电话那边,张思鹏的声音却异常兴奋喜悦,电话刚通,都来不及跟左琳说别的,声音里都带着志得意满的笑意,语速很快地对女朋友报喜道:“丫头,之前是你升职,现在是我们好事成双,刚刚领导找我谈话了,要提我做到证券管理科长了,任命马上就下来了!”

“诶?”原本以为他有什么突发状况,左琳眉毛都皱起来了,闻言楞了一下,简直比自己升职还要高兴,差点跟着男朋友一起拍大腿,“这么突然?你们领导捂的也够严的,之前居然一点风都没透出来——总之太好了,晚上我给你庆祝一下!”

张思鹏振奋地说:“下班我接你!”

有的时候事情就是好巧不巧地都能赶到一起,左琳这边刚跟张思鹏约好一起去吃饭,还没等下班,那边有段时间没联系的郑怀山也突然给她打了个电话,说是今晚有他主办的慈善捐款晚宴,晚上六点,邀请左琳和她男朋友一起去。

慈善晚宴是好事儿,而且这是重逢后郑怀山第一次约她和男朋友一起去参加他的活动,左琳担心这次不去会让她的郑老师多想,也就应承下来,转头又给张思鹏发微信,俩人一拍即合地改了行程,升迁的特别庆祝就该在了周末去左琳家里吃饭。

只是改来改去,这捐款晚宴也还是没去成……

“郑老师,”左琳给郑怀山打电话的时候正坐在张思鹏的车上一起往医院赶,电话一通,那边熟悉的沉和男声响起,原本因为突发情况而急到火烧眉毛的左琳又觉得有点抱歉和不好意思,“我这边临时有点突发情况,正在去医院的路上,今天您的活动不能参加了……实在抱歉。”

“医院?”原本平和沉静的男生陡然凝重起来,尾音微微上挑,带着一点关切和不可思议的意思,“什么情况?是你出了什么问题,还是你男朋友?”

“都不是……老师别紧张,”左琳劝着别人别紧张,自己却怎么也轻松不起来,“我同事今天出去办案的时候让被执行人拿刀子划伤了,现在人在医院,我得赶紧过去看看!”

“……吓我一跳。”电话里,郑怀山明显松了口气,嘱咐道:“活动你们不来也没关系,去看同事重要,你们开车注意安全,有情况需要帮忙给我打电话。”

左琳明知道他看不见,还是下意识乖乖地点点头,“老师放心,思鹏跟我在一起呢,不会有问题的。只是今天实在遗憾——老师,您这个募捐有最低限额吗?”

郑怀山说:“没有最低限额,一分钱也是一份爱心。”

“那我和思鹏一人捐一千,您帮我捐一下吧,我待会儿给您转账。”

“好,”郑怀山温和地答应着,“我顾及着这次线上线下的募捐总额应该会超过四十万,会全款用于香山寺公益项目的建设。”

左琳说:“今天没机会现场看看它的影像资料,等有机会,我一定要亲眼去看看。”

“好啊,我过几天就要去,到时候叫你。”

………………

…………

尹东训和林洁白天去追债,钱没追出来,林洁不小心被逼到狗急跳墙的被执行人勒住脖子拿刀胁迫,虽然关键时刻尹东训夺刀,被执行人伏法,但是争执中那把剔骨刀还是割伤了林洁的手臂。

尹东训打电话过来汇报情况的时候其实说了伤得不严重,但自己的人在执行公务中遇上这种事还受了伤,左琳怎么也不放心,正好赶上下班张思鹏来接她,俩人就暂停了约好的一切活动,驱车跑到了医院。

于川本来就在外面,闻讯来的比左琳他们还更快些,左琳跟张思鹏赶到的时候,林洁已经从处置室出来了,胳膊端着没打绷带,警服上被割开的扣子上染着血色,下面被白绷带缠的严严实实,正坐在处置室外的长椅上,看见左琳带着男朋友过来了,林洁尴尬得红了脸,特别不好意思,“左法官你怎么也来了……这么点小伤,说了不让你们来的,不让尹大哥通知你们,他还不同意。”

“什么小伤?”左琳没亲眼看见伤口情况,根本不相信,转头去向于川求证,“到底要不要紧?缝针了没有,缝了几针?”

“没缝针,真没事。”林洁抢在于川前面安抚地笑笑,一只手把左琳扯过来强行按着她在自己身边坐下,“真缝针了能这么简单就处置完了吗?真没事儿,伤口很浅,尹大哥身手真不是盖的,就特别果断的一招——直接就把刀踢飞了。我这是最开始的时候跟他抵抗的时候不小心被划伤的。”

左琳听着林洁说当时的场面都后怕,“到底怎么回事?”

“无外乎就是老赖被逼到了绝路,为了逼退法警,豁出去的这么个下三滥手段。”于川冷笑一声,跟左琳带过来的家属礼貌地点点头,恨恨地咬牙,“拿刀挟警的人已经扭送公安了,这帮人越来越猖獗!”

“我记得这个被执行人叫朱晓东?送了公安,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必要的时候我们自己过去加把火——这事儿绝不能轻描淡写地掀过去。”左琳深吸口气又重重地吐出来,一路担惊受怕的心这会归了位,“尹哥呢?”

“去交费了。”经历这么一遭,林洁还是那温柔恬静的样子,除了袖子被割破了带着血,脸色看上去苍白了些,精神情绪竟然都全然没有收到任何影响,还有心思再三地跟他们将尹东训勇猛夺刀斗歹徒的故事,“真是多亏了尹大哥下手果断,否则说不准咱就真在林洁同志的追悼会上相见了。”

左琳又轻轻拖着她的手臂仔细看看,绷带缠着看不出什么端倪,但她真真实实地摸着这个人,看着林洁的状态,就相信今天这万幸是没出什么大事,“尹哥是咱中院最有传奇色彩的法警,你当‘传奇’这两个字叫着玩儿的?但不管怎么说,下次在出任务,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嗯,”林洁点点头,顿了顿,突然有点犹豫又雀雀地问左琳,“对了,我有事想问问你,我想送尹大哥点儿东西谢谢他救我,你帮我参谋参谋,买什么东西他喜欢?”

左琳为难地眨眨眼,“这我可不知道。”

“那要不……”林洁脑筋转了个弯,“那我买点东西送给他家嫂子?”

“你可别,”于川本来没想插到两个女生说话里来,但一听林洁说尹东训家‘嫂子’就崩溃了,连忙出声阻止,“尹警官的妻子两年前去世了。是车祸,当时还是他开的车。这两年来他心里一直憋着,没有从痛苦里走出来。还自己带个孩子,生活挺苦的。一你可别瞎问啊,那是人家的伤疤。”

林洁震惊恍然之后若有所思地摇摇头,一时无话,处置室外面,各怀心思的两男两女都不吭声了,一时间安静得落针可闻……

另一边的募捐晚宴此时已经接近尾声,郑怀山西装革履,看了眼大屏幕上不断跳动着向前冲的募捐善款总额,端着酒杯在一路觥筹交错的应酬中优雅风流地出如鱼得水,他一路寒暄着到了露台边上,回手把玻璃门关上,看了眼早已经等在那里的马太,将酒杯放在了露台的栏杆上,若有所思地看着里面殷虹的酒液,“张思鹏怎么样了?”

马太说:“这两天就会接任市政府证券管理科科长,春风得意。”

“是吗?”郑怀山看着楼下的小花园,目光顺着花园里昏黄的小路灯一路延伸到更远的地方,眸光愈渐幽深,顿了顿,竟高深莫测地淡声轻吟起来:“‘白马红缨彩色新,不是亲者强来亲。一但马死黄金尽,亲者又如——陌路人。”

这话本身是什么意思,要表达什么,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马太通通没兴趣知道,他永远是郑怀山身边最称职的倾听者,知道此刻的老板其实并不需要任何回应,也就不多说,径自从衣兜里拿出个小瓶没开封的矿泉水,拧开了递给他,“说半天话了,又喝了不少酒,喝口水缓缓神儿吧。”

郑怀山接过水,眼神里带着笑意,意有所指地看着马太,一点阴沉的不怀好意和坐等猎物落网的精明算计在那深不见底的眸子里渐渐晕开,“哲学告诉我们,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个方面,生活中的好与坏也总是相伴而来,从无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