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执行利剑 > 第16章 叙旧

第16章 叙旧

市政府的工作会议结束后,乍然相遇的师徒俩就约了下午茶。

久别重逢的人,记忆里最熟悉的咖啡厅里,当年最常做的临窗位置,左琳捧着咖啡,刚才突然详见的激动和热切随着时间冷却下来,她低着头,忽然又有点不想面对郑怀山,下意识地想回避。

郑怀山把她的神色都看在眼里,轻声开口,感叹的语气,大提琴般带着低沉磁性的声音,“八年没见了,你长大了,干练了,也成熟、更有底蕴了。”

无论如何,被曾经的男神夸赞,左琳仍然觉得骄傲而快乐,忍不住轻笑一声,“您就干脆说我老了得了!”她一开口,毕业后在中院工作多年练出来的爽朗干练劲儿就出来了,不自觉蹙紧的眉心舒展开,笑起来的样子,能跟郑怀山记忆里那个永远明艳清澈的女孩儿严丝合缝地重叠在一块儿……

有那么一瞬间,郑怀山想摸摸她的头。扶着茶杯的手指动了动,转念间却打消了念头,笑着逗她,“我老了才是真的,你这是给我话听呢。”

“我可没,”郑怀山几句话化解了相对而坐的尴尬,左琳就逐渐从方才的别扭里缓过神来,“就是我以为您再也不回来了呢——几年前校庆的时候我回去,他们说您从学校辞职下海经商,后来出国了。”

郑怀山半真半假地摊摊手,竟毫不遮掩地直白道:“当年你拒绝我之后就人间蒸发了似的,我再也没找到你。我以为你不想见我所以才躲着我,语气让你处处回避,不如我走远一点让你安心?”

郑怀山几句话说得轻描淡写却又刻骨铭心,旧事从提,曾经沧海,隔着八年时光回头看,一切都那么青涩美好。

郑怀山。这个名字左琳放在心里偷偷暗恋着度过了青春最好的年华,提起那段时间的喜怒哀乐,记忆统统与他有关,哪怕现在想起,也叹息着红了脸。

只可惜,对的人,出现在了错的时间。

左琳借着抿咖啡的动作遮掉了自己眼底那一点来不及遮掩的唏嘘感触,不好意思地摇摇头,“我是没办法,我总不能去当小三……当年如果我早知道您已经结婚了,我真的不会——”她说着不由自主地又激动起来,声调不由自主地上扬,说完了才反应过来不妥,连忙打住,尴尬地挠挠头,“老师,我们换个话题吧。”

“好,换话题,”郑怀山没脾气地随着她,“你起头。”

左琳想了想,“您这次回明州是临时的吗?”

“我都被市政府聘请为法律顾问了,能是临时的吗?”郑怀山失笑,并不对左琳遮掩他名下的产业,直白而坦然地道:“这次算是从香港正式回明州了。一方面继续做些司法研究,另一方面关照一下我创办的企业百川控股公司。”

“百川控股是您的公司?这可是明州十大企业!”左琳闻言眼睛都亮了,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满盈盈的都是惊喜和振奋,简直就跟那公司是她自己的似的骄傲,“这么说,老师这些年一定过很好了!”

“还好吧,有得有失。”郑怀山柔和地轻笑着,眸光意味深长地落在她身上,“失去了你,得到了事业。也许可以算做是老天作为失去你给我的一点安慰。”

“老师!”在这么下去,左琳怕自己好不容易已经断了念想的心再活起来,她已经过了在危险边缘试探,随时都想擦枪走火找刺激的年纪,如今她工作生活感情都稳定安然,她不想让好不容易得来的平静再被自己打乱。她猝然打断郑怀山的话,不想听他再说当年,可转念间又觉得自己语气太强硬,怕让眼前的这人多心难过,连忙又尴尬着岔开话题,想了想,小心翼翼地补了一句,“师母……也挺好的吧?”

郑怀山定定地看着她,眸光黑沉沉的,沉淀着说不出的情感,深邃得像是随时准备把左琳吸进去一样,“你毕业后,我也离开了学校,没多久,我跟徐丹就离婚了。”

离婚……

左琳乍然一听都恨不得在桌子下头踹自己一脚,她明明是想借着师母提醒郑怀山,没成想却得到这么个答案,把自己扔进了深坑里,“老师……”

“不用内疚,”郑怀山有点看不下去了,他径自把咖啡杯从左琳手中拿出来,“还跟小时候一样,一紧张手就不闲着,非得找个什么东西搓……再搓咖啡杯都要被你搓出响了——我和徐丹离婚与你无关。事情虽不是怪你,但我必须得诚实地对你坦白,你的出现的确催化加速了这件事的进程。”

“老师……”

“算了,不说这个。”郑怀山无意让左琳刚跟他见面就为这些事为难,他主动岔开了话题,就手找了个他们俩都能说得上话的,“你还记得你同学陈雁南吗?我记得当年你们很要好。这么多年,倒是也没见你跟她再联系。”

左琳吃惊地微微张了张嘴,“这……您怎么知道?”

郑怀山摊摊手,“因为她现在和我在一起,是百川控股的总经理。”

“在一起”这个词太有歧义了,左琳一听就瞪大了眼睛,“雁南?你们现在在一起……?”

“想哪儿去了,”明明是司马昭之心地故意为之,男人这会儿却装起了大尾巴狼,看着她惊愕的样子,嘴角的笑意忍不住愈加深刻了,“纯粹合作伙伴关系,情感和事业我还分得清。”

左琳犹豫了一瞬,心里也说不清究竟有什么东西在作怪似的,明明知道问这话不合适,却还是忍不住好奇和探究,“那……老师现在还是孑然一身?”

“对,孑然一身——”郑怀山干脆地点点头,“这个词用得好。”

男人看她的目光太深沉了,左琳心里越发地没有底,一边后悔刚才不经大脑的话,一边拼命把泼出去的水往回收,“是用词不当才对,百川控股名声响当当,老师怎么会孑然一身。”

郑怀山直率地否认道:“那是外人看的,其实百川控股这几年经营得很一般。打江山难,保江山更难。”

……正说着,左琳放在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上班时间电话全天响铃加震动,这会儿哪怕是隔着包包的阻碍,清越到底铃声在安静的咖啡厅里仍然显得有些嘈杂。

抱歉地笑笑,左琳从包里拿出电话,是尹东训打来的。左脸和尹东训都不是废话多的人,电话刚一接通,俩人连最简单的寒暄都省了,尹东训简明直接地说:“两件事。第一是你让我们查的罗毅未来岳母的联系方式已经查到了。第二是破产煤矿欠薪的那个案子,执行申请人举报,说老板回他们单位厂房了。”

两件事,第一件还能拖一拖,第二件则是十万火急。

破产煤矿欠薪的那案子,老板跑了几个月没找到人影,现在既然突然现身就得赶紧去抓现行,摆在眼前的机会,左琳说什么也不能错过。

挂了电话,她手臂离开了桌子,对郑怀山抱歉地说道:“老师,单位有事,我得赶紧回去。”

“去吧,工作要紧。”郑怀山含笑问她:“我们以后能定期见见面吗?

“当然,”说话间,左琳已经简单地收拾好了东西,狡黠地挑挑眉,“老师永远都是我的老师。”

郑怀山满足地举起咖啡杯向她示意,目送着她风风火火离开的背影,浅浅地呷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