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执行利剑 > 第12章 请命

第12章 请命

左琳上了个厕所,出来又看见了阴魂不散的于川。

这混不吝的小子是豁出去了,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就蹲女厕所前面了,看她出来,连忙站起来迎了上去,他这会儿情绪消化得差不多了,语气也冷静下来,“我还是觉得我们得主动请战。一方面那些人太嚣张,这么拖着不是办法,另一方面特别执行处刚刚组建,需要干点像样的事儿来正名,永嘉的事儿不办明白,不光是特别执行处颜面扫地,恐怕法律的尊严都让我们闹丢了。”

“别‘我们’,”左琳打断他,“要丢你自己去丢,别让‘我们’背锅。”

于川是打定了主意要让她表态,也想明白了这姑娘大概得顺毛撸,立即从善如流地改了口,“我我我,是我,法律的尊严让我丢尽了,行吗?”

左琳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半晌没说话。

她上厕所的功夫也想明白了眼下的情况,继续等怕是也等不来局里明确的指示,可想解决问题,目前至少得明白局里是个什么态度。

思忖片刻,左法官还是点头妥协了,“好吧,我去请示。”

午休过后,左琳杀到院长办公室之前,顺带叫了他们周院当外援。

往院长办公室走的时候,周凯问她:“永嘉的事情,如果恢复执行,你有什么打算?”

左琳神色古怪地摸摸鼻子,“您想听实话吗?”

周凯瞪她一眼看你这个样子,我就觉着你的‘实话’不太中听。”

“那是,”左琳叹了口气,“不过您不爱听我也得向您如实汇报……我没打算。我没想往宣传处使劲儿的时候也是在三庭,永嘉一直是一庭负责的,我对这起案子本来就没多少了解。后来一心扑在搞宣传上,虽然同事们出外勤我总是去抓镜头吧,但毕竟出发点不同,关注点也就不一样,现在转到特别执行处,之前落下的都得捡起来——捡不是问题,问题是,我需要时间。”

周凯听了就转而问她:“我们局里的情况你也知道,哪有那么多时间给你适应?眼下你打算怎么办?”

“就算恢复执行,也没法贸然动手。”左琳说着在院长办公室的门前停下来,压低了声音,“我想着,先去探个虚实吧。”

周凯点点头,抬手敲了敲门。

赵双白在里面喊了声“进”,戴着副老花镜在电脑前抬头看见进门的是他俩,对他们点点头,“你们先坐,等我会儿,还有两个字。”

他说着又低头敲了几下键盘,这才摘了眼镜,放下了手头的工作,隔着办公桌问坐在沙发上的一老一小,“你们两个一起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儿吧?”

来之前左琳已经把事情原委都跟周凯汇报过了,这会儿院长面前,她就觉得论咖位,得他们老大汇报情况,眼观鼻不关心地不吭声,谁知周凯竟然当着院长的面儿,明晃晃地怼了怼她。

她有点犹豫地看了眼对方,周凯并不避讳,鼓励的目光,示意她自己跟赵院汇报。

左琳也不怯,沉默了一瞬组织语言,张口简明扼要地直切重点,“院长忙,我长话短说。永嘉地产的那些购房合同我们已经查实了,是伪造的。那些业主都失踪了。现在是否可以恢复执行?”

赵双白有点意外地笑道:“你是执行法官,这在你的权利范围之内。再说,就算请示,你也该请示你们周局才对啊。”

左琳礼貌地笑了一下,“因为是市领导给您打的电话要求中止执行的。所以,周局让我征求您的意见。”

赵双白沉默片刻,“既然你们已经有了假购房合同的证据,那就按程序办吧。”

“您的意思是……?”

赵双白看了她一眼,老院长的目光中有点讳莫如深又心照不宣的意思,抬抬手打住了她这个话题,转而忽然问她:“左琳,你懂犯罪心理学吗?”

左琳被问得意梗,到嘴边的话硬生生打了个弯儿咽了回去,“……懂一点,但不精通。”

“算了,”赵双白放弃了似的摇摇头,低头又把他那老花镜戴上,注意力重新回到了自己电脑上,“我问别人吧。”

这是下逐客令了,周凯看了左琳一眼,带着她一起站起来告辞,出门的时候对左琳说:“该干什么干什么吧。”

左琳拧着眉毛琢磨着院长看她的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有点吃不准赵院的态度,“周局,您说院长这态度,算暧昧还是明确啊?”

“明不明确的,权力也都已经放给你了。”周凯说着拍了拍她肩膀,鼓励道:“放手去干吧。”

………………

…………

左琳请示了一通,别说尚方宝剑,连执行命令都是靠自己理解悟出来的。

虽然周局让她放手去干,但从赵院那个态度来看,她就直觉的永嘉背后牵扯恐怕还不止目前窥斑见豹中猜到的这些。

否则的话,也不至于让见过大风大浪的老院长这么讳莫如深地安排工作……

上面意思明确但态度暧昧,可左琳现在所处的就是个执行部门,是跟被执行人明刀暗箭往上怼的,她没法模棱两可地暧昧,所以从赵双白那回办公室,她就一直在考虑这件事的执行力度。

该怎么办,轻了重了能有什么影响,可能带来什么样的问题或者后果。

她一个人坐在办公桌后面把永嘉的卷宗从头到尾又捋了一遍,从回来就一直闷不吭声地自己琢磨,办公室里顾小艾他们终于把堆积成山的档案都过一遍手重新归档分类了,这会儿几个人面面相觑地等新领导的新指示,等了半天,却看左琳面色越来越凝重。

眼看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永嘉这事儿多拖一天可能都有变数,于川等来等去耐不住地站起来,想起来左琳吃软不吃硬,话到嘴边临时生生地换了个关切的语气,“局里有具体意见吗?”

左琳抿着嘴唇摇摇头。

“赵院原话怎么说的?”

左琳抬头,看着他挑眉苦笑了一下,“原话是,这是我权利范围内,让我决定。”

顾小艾从奋斗了一天的办公桌后面绕出来,小姑娘偏偏头,觉得有点不太理解这种事实而非的答复,脆生生的声音率真到直截了当,张口就问:“那这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啊?”

于川生怕这个阴盛阳衰的办公室,妹子的想法把左琳的也给带偏了,赶紧截口道:“这就是明确态度嘛!就是让我们照章办事,有什么难理解的?”

左琳问尹东训,“你的意见呢?”

尹东训是个老法警了,平时话不多,但经验足,主意也正,“执行力度多大我们可以斟酌,但我们恢复执行的态度必须让他们知道,别认为市里一个电话我们就束手无策了。”

这跟左琳考虑方向差不多,她闻言点点头,重重出了口气。站起来的时候,已然拿定了主意,“走吧,去永嘉。也别惊动法警队那边了,就我们五个吧,先去淌淌这个池子里的水有多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