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执行利剑 > 第11章 执行难

第11章 执行难

特别执行处刚刚组建,转过来的大批档案都要重新整理归档了解情况,左琳跟几个新同事一连忙了几天,几个人才渐渐摸出门道有了默契,分类归档的工作才逐渐快了起来。

不过这个默契里不包括于助理……

于川转弯的看左琳不顺眼,找各种各样的理由避开她往外跑,左琳也懒得理他,两个人见面就开腔夹枪带棒地互相怼,时间长了,顾小艾他们看左琳他俩倒像是看欢喜冤家,也就都置之不理的由他们去了。

特别执行处的办公室不太大,他们五个人办公桌挨得都比较近,上半身快被执行档案埋起来的顾小艾,动作飞快地把随手从堆积成山的档案里抽出来的一份档案打开,抽出两页打眼过了一遍,然后把档案重新合上,递给了左侧的尹东训,“这个也是找不到被执行人的。”

尹东训接过来,按档案的标号在电脑上做了相应的标记备注,那边顾小艾已经把另一份档案递给了右边的林洁,“查不到可执行财产的。”

“好的。”林洁伸手也把文件接过去归了档,那边左琳桌上摆着一小摞被他们自己打上“疑难”和“亟待处理”标签的案子,她一个个的打开看卷宗,随手在笔记本上记备忘的时候抬眼瞄了眼表,看了眼都快午休了还再跟她闷头清档案的队友,刚想说点什么,嘴还没张开,还没出口的话就被一阵风似的刮进办公室,门神一样倏地挡在她面前的于川给堵了回去……

“……”这真是气场不对怎么看人都不顺眼,左琳觉得于川看她的表情整天都跟随时准备上战场打敌人似的,又无奈他风风火火地把人吓了一跳还不吱声,只好叹了口气,“找我?”

于川手里也抱着一大堆的文件,闻言一股脑都放在了左琳面前,难得张嘴竟没阴阳怪气地怼人,冷峻的脸上有几分严肃,“永嘉那二十几个去市政府闹事的业主失踪了。”

闹事的时候万众一心的,闹完竟然一点联系没有地失踪了?!

左琳心里咯噔一下,“都失踪了?!”

“都失踪了!”于川点点头,语调低沉,语气里却透出些紧迫,“我也去房管所查了,他们的合同都没有备案。也就是说,购房合同是假的,这些人都是永嘉的‘托儿’。’’”

他说着手指在自己带来快铺满左琳桌子的合同上戳了戳,眉宇间的英气把整个人衬得带了点利剑亟待出鞘般的锐气,“既然合同是假的,就可以立即对永嘉地产恢复执行。”

左琳皱眉看了面前的一大堆档案好一会儿,摇了摇头,缓慢地说:“对永嘉地产的‘五查’显示,它账上没钱。”

“没钱有土地,也有在建房产,依然可以执行!”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可是如果这么简单,永嘉的事情,就不会拖到现在还没有定论了。

这其中的关窍她心里大概有个数,可总不能就这么明晃晃地说出来。

与于川对视半晌,把注意力重新放回自己没看完的卷宗上,淡声提醒,“这你说了不算。”

“……”好好说事儿呢,突然被这么怼了一杵子,于川看她那一副对永嘉管都不想管、怠慢误工的样儿就来气,忍不住冷笑一声,“对,你是执行法官,你说了算!”

左琳懒得理他,把他带来的档案文件都归置到另一边,看着刚才的卷宗在笔记上划拉了两笔,俩人一站一座的僵持起来,顾小艾尹东训他们仨飞快地交换着眼神犹豫要不要打个圆场,尹东训作为执行处唯二的男性,耐不住另外两个女生的眼神杀,只好尴尬地咳嗽一声准备站起来,正在这时,于川自己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准备当和事佬的尹警官动作一顿,于川随手接了电话,他本来还跟左琳来气呢,接个电话的神色竟然变了,电话一挂,立即正色对左琳说道:“执行申请人来电话报告,陆吉安在永嘉地产现身了。”

哪知道左琳头都没抬,只径自对顾小艾吩咐,“小艾,将永嘉地产法定代表人陆吉安动态和帐户纳入实时监控名单里。”

顾小艾应了一声,随即噼里啪啦的键盘声跟着小姑娘运指如飞地响起来,左琳把最后一个档案也归置到了已经看过的那一摞文件里,终于抬起头,她看了看电脑上之前已经做完备案的表格,目光越过于川,对其余三人说道:“我们目前的工作方向是先执行一些从基层法院提级上来的案子。林洁,把b04和g05卷宗调出来发给大家。”

林洁起身从文件柜中找出两个档案夹,转身下意识地要交给于川和尹世训,谁知刚对于川抬了个手,就被左琳拦住了,“这两个小案子就不要分给于川了,他是管永嘉这种大案子的,你们看完放我桌上吧。”

眼看着午休了,左琳说完站了起来,她转了转坐了一上午已经僵硬的脖子,伸出一根手指有点嫌弃的抵着挡道的于川把他推开,没交代什么,转身出了办公室。

但是这种时候,于川能让她走才怪呢。

急性子爆脾气的转业执行员连个盹儿都没打,左琳前脚刚走他后脚就从里面追了出来,照面没有二话,语气严肃地径直追问:“左法官,对永嘉和陆吉安只是监控?其他措施呢?”

“其他措施?”左琳这会儿倒笑了,“比如?”

于川瞪着她,“向局长申请,恢复执行啊!再去查封永嘉地产。”

“上次执行永嘉地产时你我都在现场,院长、局长亲自坐镇指挥,最后怎么收场的?这个案子院长都管不了,你我能管得了?”

左琳往外走的脚步很快,于川跟在她身边紧追不舍,“可案件既然交到特别执行处了,就是你说了算,不能轻描淡写轻拿轻放吧?这不是懈怠执行么!”

如果事事都能有道理可讲,如果所有的规章制度真的都能大于人情与权力,谁愿意懈怠执行?

左琳倏地停下脚步,她猛地回过身紧盯着于川,黑白分明睫毛微翘的眸子里,目光同于川一样的严肃认真,还有一点来不及掩藏的烦躁呼之欲出,“别跟我摆出一副正义的面孔,永嘉刚被政府叫停,如果我们再强行执行,市领导再追究下来是谁来负责?我吗?你吗?是赵院长!你有脑子没有?”

“……”于川愣了一下,他没想那么多。

左琳自己对永嘉的事情其实也着急上火,但永嘉背后的水太深了,她一直没琢磨出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她知道现在冒然去永嘉恐怕还得如同上次那样碰一鼻子灰回来,想来想去,只好先把于川摁住再说其他,“再问你,特别执行处现在谁说了算?”

于川无奈地叹了口气,“你呗!”

“那就好好听指挥,”左琳说:“对永嘉这种大案的执行不能用蛮力,要等待时机,要找到新证据。”

她说完转身又走了,这次于川倒没有再追上去,站在原地顿了顿,拧着眉毛冲着她的背影问:“等到什么时候啊?”

左琳忽地回头一笑,她眉眼弯弯的样子有点像墙头上高傲地站着斜睨愚蠢人类的猫,勾起的嘴角却带了些意味深长的意思,“等局里的明确态度。”

于川看她脚下生风似的眨眼间走出去老远,莫名其妙地喊她:“那你现在干嘛去?”

左琳刚转过去的头又凶神恶煞似的扭回来,对于川的那点耐心算是到了头,忍无可忍地冲他吼:“上厕所!要一起吗?”

于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