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执行利剑 > 第10章 冤家路窄

第10章 冤家路窄

左琳是一早才拆了那个档案袋的,昨天吃完饭回来的晚,也累,被张思鹏送回家简单收拾后倒头就睡了,没顾上,结果大清早拆开一看,直到上班被周凯带着一起进了新办公室的时候,她都有点心情郁郁。

——冤家路窄了,周局配给她的班子里,竟然有那个刺儿头似的于川。

她跟着周凯进门的时候,她的新队友们已经都在办公室了,正收拾东西的四个人看见他们就停了手里动作站了过来,左琳一眼就看见了后面拖着长尾巴似的懒洋洋蹭过来的于川,心里冷笑一声,面上却不动声色笑得随和,听周凯先对在场的人介绍了她:“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你们的新领导左琳,今天正式上任。”

左琳眼见着于川撩着眼皮儿瞥了她一眼,接着一副消极反抗的样儿,跟着鼓掌欢迎的其他人一起敷衍地拍了两下巴掌,相对于其他人看自己的殷切热情,于川全然没了前几天在执行现场的斗鸡样儿,故意塌着肩膀别过头,眼神飘忽地看着别的地方,用肢体语言明确地表达了自己对院里安排、或者说对她这个领导的不满。

左琳挑了挑眉,目光越过他在其余两女一男身上转了一圈——都一个单位的,其实彼此都知道对方,就算谈不上认识,但见面也都能点头打招呼混个脸熟。

“首先感谢领导的信任,”左琳说着对周凯浅浅行了个礼,她没有针对性和情绪化的时候,笑起来眉眼弯弯的,看上去有点可爱的样子,直率爽朗地开了口:“大家应该都认识吧,不过还是简单自我介绍一下吧?”

站在最边上于川旁边的是个苹果脸浓眉大眼的姑娘,她刚毕业没两年,身上还带着学校里刚出来的青涩劲儿,眼睛跟会说话似的,带着有些狡黠的光,左右看了看,见没人说话,活泼地举起手,甜甜的声音很清脆,“我先来!——书记员,顾小艾,来自执行二庭。”

她旁边依次是穿警服的一男一女,她说完,旁边高壮挺拔、面容忠厚严整的男人出列一步,他脸上带了一点淳朴的笑意,抬手却严肃地敬了个军礼,“尹东训,来自法警一队!”

最旁边的另一个穿警服的姑娘齐肩的头发绑了个简单的马尾,眉心很宽,有些肃然的意思,却是那种看上去温柔大气的长相,“林洁,来自法警三队。”

四个人,转眼三个人都自我介绍过了,剩下个于川跟浑身罩了个看不见的金钟罩听不见似的,撇着头不说话,被顾小艾拿胳膊肘怼了一下,才撇撇嘴,不太自在地开口:“于川,法官……助理。”

他本来是要升一庭执行法官的,结果竟然被下放到这里来当助理——可毕竟周局之前跟他通过气,来这个特别执行处当法官助理也没什么,但让他接受不了的是,他得给左琳当助理。

什么事儿啊?一个带着俩摄像、扛着摄像机天天追着执行外勤任务跑、还撺掇他拍假戏的主儿,空降到特别执行处当一把来了,这变化也太戏剧了,搁谁谁受得了?

左琳不用问也看得出于川心有不甘,偏生对那天的事情有点耿耿于怀地记着仇,别人自我介绍的时候她都礼貌地回一句“你好”,到了于川这儿,她调侃地挑着眉问了一句,“这个人有点眼熟呀,哪来的?”

局里的大领导在场压阵,于川想瞪她装腔作势又不敢,顿了一瞬,梗着脖子拧巴地抬起头来直视她,一本正经地杠上了,“执行一庭!”

左琳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哦,我想起来了,那天在永嘉地产配合我拍专题片的,我还没谢谢你呢!”

她把“配合”两个字特别重点强调了一下,于川想起那天把她扔下自己走了,又觉得有点尴尬,斜睨她一眼,转而将一份文件送到她面前,“这是永嘉地产的档案,周局让我把案子从一庭转到特别执行处。”

左琳笑了一声,意味不明地赞道:“领导意图领会得坚决,表扬。”

于川举着档案,听着她那半阴不阳的语气浑身犯别扭,总觉得她说的好像是自己故意给领导溜须拍马了似的,简直不能忍,“这真是周局让我带过来的,不信你问周局!”

问周局。

可惜左琳不问,当事人周凯待在一边也事不关己地不表态,于川举着的档案左琳没接,于川继续拿着或者收回手左右都尴尬,于川第一次有了一瞬间的窘迫。

左琳不理他,转而看向桌子和地上堆积如小山的档案,觉得这个体量虽然多了点,但在她的预估范围之内,就顺口问了一句,“这些档案都是归我们的?”

顾小艾连忙点点头,脆生生地说:“是,还有一些没转过来。”

“……”乐观的左琳有点头大了,她脑子转了转,沉吟一瞬,接着说道:“趁着周局在这儿,我提个建议。特别执行处就我们五个人,以后也不要分什么法官法警了,有案大家一起办。”

这是个聪明人的好办法。

周凯赞同地说:“我看可以!局里也是这个意思,成立特别执行处是执行体制改革的重要举措,探索执行更有效的途径,你们大胆干!”

于川耐着性子拿着档案举了半天,有点压不住了劲儿了,“永嘉的档案你接是不接?”左琳看他那憋屈的样子觉得心里一口恶气终于撒出去了,正色问道:“我想先听听,你打算怎么处置永嘉地产案?”

于川眼皮儿一垂,眼观鼻鼻观心地做了副“听领导的话我服从安排”的样子,“现在你是我领导,得听你的。”

左琳接过他手中的档案翻看了两眼,“记得上次你执行到一半就停了,那这个案子以后还归你接着管吧。”

于川勾着嘴角皮笑容不小地拖着长腔,应了一声,“是……!”

周凯把特别执行处这两位主要人物的你来我往都看在眼里,不便参与,和稀泥的绝招信手拈来,“好,你们这个执行团队的配备是局里能力最强的,要好好干,不要辜负院党委对你们的期待!”

局长三两句做了总结陈词就走了,还没出特别执行处所在的这条走廊,于川就从里面大步追了出来,追上老局长,也不避讳,张口就直言说道:“周局,你还是把我调回一庭吧,这个特别执行处我没法待,您看左法官刚才对我那样!”

周凯早就猜到他肯定会过来,意料之中地停住脚步,眼睛都不眨地指鹿为马,“我看人左琳可没有故意难为你,调来这里是你自己答应的,现在是想变卦吗?”

“我哪知道执行法官是左琳啊!”于川都快崩溃了,“昨天还跟着三庭拍执行宣传片呢,蹦着高要去宣传处养老的人,跟着她能有什么前途!你们怎么千挑万选就选了她呢?”

周凯没法跟于川说左琳调任执行处,他们院党委说了都不算,那是市里领导的意思。只能含糊地搅浑水,“左琳很好啊!领导对她是有定论的。智慧过人,形象亲民,公信力高。怎么,你对上级领导的眼光有异议?”

于川担心左琳追出来偷停似的,往过来的方向看了一眼,压低声音,“我哪敢呀!我是担心特别执行处的工作开展不好,又成了摆设。”

周凯脸色为沉,正色道:“所以才派你这个干将过来,这也是赵院长的意思。”

“……”一句话,让于川的吐槽彻底消了音。

他不是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在部队里也待了好些年,虽然急脾气上来人就混账了点儿,但政治觉悟是有的,周凯这么一说,他就立刻觉出了不对味儿来。

于川怔怔地看着周凯,似乎意识到问题并不简单……

“你也是一名部队转业干部,”周凯看着他三分狐疑七分探究的脸色,目光严肃地低声提醒:“应该懂得越是在困难时候就越能顶得上去!”

模棱两可的话,反而证实了猜测。

于川知道今天说破天去他也没法再转回一庭了,只好接受现实地挫败点点头,无奈应了一声:“是……”说着又觉得自己的意思没表达明白,连忙又加了一句上“不过周局,咱俩把话说在前面,我是绝对不给领导当探子的。”

周凯不置可否地看了他一眼,拍了拍他肩膀,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了……

………………

…………

调回一庭没指望了,周凯是什么意思,于川虽然心里有数了,但他坐在办公室里看着在眼前转悠来转悠去问东说西的左琳,就满心的郁卒。

郁卒之气郁结于胸,跟慢性咽炎似的咳不出咽不下,好容易挨到午休,吃饭的时候,他准备自制一片“慢严舒柠”来泄泻火。

中院食堂地方大,通常坐不满,他打完饭就瞄准了左琳对面空着的位置,端着餐盘径自过去坐下,餐盘往桌子上一放,他没有吃的打算,连个开场白都没有,直截了当张口就说:“到特别执行处工作,是周局非让我来的,不是我想来的。”

左琳自顾自地往嘴里扒了口饭,嚼完了咽下去,大咧咧地睁着眼睛说瞎话,“来就来呗,说明领导知道咱俩工作配合得不错。”

“如果我事先知道执行法官是你,我是不会来的。”

左琳把最后一口饭吃完,慢条斯理地用纸巾擦擦嘴,沉默地想了想,也非常直爽地说:“我也没说非你不可,这样吧,给你三个月适应期,到了三个月如果你还想走,就犯点小错,给我个借口赶你走。”

“不是,”于川觉得自己听见了一个啼笑皆非的笑话似的,看着站起来要走的女人,觉得她简直石头似的顽固不化不可理喻,“凭什么是我犯点小错误让你赶我走啊?!”

左琳离开位置的时候回头看了他一眼,也是理所当然,“那不然呢?你不是去找过周局了么。他没同意吧?他都不同意,我能有什么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