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执行利剑 > 第8章 就职

第8章 就职

“执行工作,是公、检、法整个司法程序中的最后一步,也是让人民群众在案件中感受公平正义的最后一环。执行不仅是兑现当事人的权益,更是考量司法的公信力。查不到财产、找不到人,执行工作就无从谈起。所以,加强网络建设,信息化执法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明川中院指挥大厅,院长赵双白沉稳严肃的声音透过麦克,从指挥中心虚掩的对开大门内传出来,赶鸭子上架的左琳用了一个中午的时间准备了就职发言,顺带做了个ppt,虽然在周凯办公室跟顶头上司争得面红耳赤不想任职,但真到了这个份儿上,她还是想尽量把事情做得圆满。

她爱着执行这个职业。

赵院在里面说“查不到财产、找不到人,执行工作就无从谈起”,那么对她来说,查到被执行的财产、找到被执行人,顺利完成执行任务,保障权利人的权益得以实现,就是她的任务、使命,是责任感、荣誉感,是自我认同,更是职业荣耀。

既然往宣传处转的事儿泡汤了,事无转圜,那现在干回老本行,也算遵从本心,殊途同归。

冷静下来,左琳就觉得院领导的这个安排,她其实也不是那么难接受。相反,觉得动力和干劲儿,要比紧张和压力,来得更鲜明。

隐隐的,也有一点期待。

她穿着法官的制服,一头短发清爽干练,从制式皮鞋一路在走廊里踩出清脆沉稳、节奏一致的声响,合着赵院的声音一起,在所有灯都亮着、空无一人的走廊里,糅杂出某种令人内心激荡的旋律——

“目前,我们法院已经与几千家银行、公安、交通、工商、银行等单位实现联网,将其主要财产形式的一网打尽。对失信被执行人实施联合惩戒,压缩其生存空间,让他们‘一处失信、处处受限’,让那些老赖无处藏身!为此,我们明州中院专门建立了特别执行处,这面请第一任执行法官左琳做就职发言!”

左琳对时间的概念向来极其敏感,掐时间能掐得丝毫不差,赵双白话音刚落,她正好走到指挥中心大门前,伸手推开了双开的大门——

媒体镜头闻风而动,现场闪光灯顿时连成一片,之前拼命往宣传处奔的左琳当中院的代理新闻发言人当了一段时间了,面不改色从容镇定,带着她板起脸来两米八的气场,严谨稳重地上了演讲台。

“大家好,我是明州中级人民法院特别执行处的执行法官左琳。”她说着顿了顿,脸上带着一点恰到好处的微笑,黑亮的眸子看着台下,熟练地给各家媒体镜头,声音始终维持在不疾不徐、不卑不亢、严正冷定的节奏上,“特别执行处建立的目的,就是处置那里重大疑难的执行案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的‘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的问题’的指示,我的就职发言的主题是——保障民众权益,维护社会公平,以法律的名义,向那些拒不履行法律义务,拒不执行法院判决的失信人——宣战!”

她义正辞严字句铿锵,话音落下的同时,身后大屏幕上也同时显示了两个字——

宣战。

那是她自己做的ppt,“宣战”两个字,一笔一划如铁画银钩,像是一柄即将对所有失信人亮出的利剑。

………………

…………

下班之前,左琳把自己的办公用品都搬进了院里划给特别执行处的新办公室。

办公室里算她一共五个工位,其他人还没搬来,折腾了一整天的左琳靠在桌边看着到目前为止都冷冰冰没什么人气儿的办公室,有点恍惚。

……早上还为了拍宣传片东跑西颠呢,到了这会儿,她竟然已经是板上钉钉的特别执行处执行法官了。

变化也太快太大了,跟做梦似的。

她深吸口气,搓了搓脸,办公室没关的门被人从外面礼貌地敲了两下,他们执行局的副局长魏全带着一份文件走了进来。

左琳现在看见领导拿文件找她都打怵,连忙刚搓乱的头发从靠着的桌沿儿上起来了,“魏局?”

魏全一边往里走,一边拿文件隔空点点她,一脸如释重负的欣慰,“想不到小左你抗压能力很强嘛。这么看来,你之前搞宣传做的那些也不算无用功,以后还可以当局里执行法官的媒体代言嘛,哈哈哈,好好干。”他说着,殷切地拍了拍左琳的肩,把手里的文件递给她,“看你下午的表现啊,周局和我也算是放了一半的心。”

“我这不是赶鸭子上架硬着头皮上么,魏局您可别开我玩笑了。”左琳看了一眼手里的牛皮纸文件袋,“这是?”

魏全示意她自己打开看看,“局里给你配的班子成员。里面是他们的大体情况,你先看看了解一下,明天他们就都过来了,到时候再认识熟悉。”

左琳盯着手里的文件袋,想起来中午在周凯办公室里的事儿,一时没忍住,嘴上就皮了一句,“我了解完要是不满意,那您和周局还能给我再换换人?”

魏全眉毛一竖,虽然没胡子,但左琳觉得他活生生做出了一个特别到位的吹胡子瞪眼表情来,“做梦呢?”

魏全哼哼着瞪她一眼,转身打卡下班去了,剩下左琳跟手里的档案袋相顾无言,叹了口气。

正要拆档案袋,放在桌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左琳上班习惯用震动模式,来个电话手机嗡嗡嗡地也分不出是谁,不过当她皱着眉毛拿过手机的时候,刚看了一眼,那快要拧成疙瘩的眉心立刻就舒展开了……

——是张思鹏。

“丫头,还不出来,加班吗?”

左琳打消了现在看队友花名册的念头,她一手拿着档案袋挎起包包,一手拿着电话,如同无数个有男朋友来接下班的恋爱小女生一样,飞快地往外走,“不,这就出去了。你怎么来了?”

“有喜事呗,急着跟我貌美如花的女朋友分享,”她一出声张思鹏就听出来她今天声音不对劲,有意逗她,“不知道我貌美如花的女朋友今天肯不肯赏脸?”

“那你要有心理准备了,”左琳嘴上虽然语气平淡,但嘴角已经翘起来了,“你貌美如花的女朋友,今天是个黄脸婆。”

“那这黄脸婆的气质也肯定跟别人家的不一样。”几句话之前,左琳已经从单位出来了,张思鹏隔老远一眼就看见了她,兴冲冲地朝她挥挥手,“丫头,这儿!”

他不摆手左琳也一眼就找到他了——她男朋友大个儿,长得帅,特别白,皮肤比她都好站在阳光下面,白的都能反光。

左琳没有别的姑娘“颜即正义”的属性,但自从跟张思鹏在一起,她的确被他养刁了眼,快要变成颜控了。

她搬完办公室就换了衣服,严谨沉肃的制服一脱,她脚下一双球鞋跑得步履生风,几步就到了张思鹏近前,张口就问:“什么喜事儿!”

张思鹏抬手揉了揉她眉心,“你先说,谁惹着你不高兴了?眉毛到现在都没展开,回头儿长了皱纹又要吐槽我说岁月对女人不公平,比男人老得快。”

“我也不是不高兴……”左琳犹豫了一下,觉得说高兴吧,委屈自己,说不高兴吧,又有点亏心,“我这也不是高不高兴的事。”

她说着拉开后门把包和档案袋都放在了后座上,转身绕到副驾跟张思鹏一起上了车,“反正是个曲折离奇的过程,我得跟你细细讲来。你还是先说你的吧,我好奇!”

“我论文获奖,在国家级刊物《金融研究》上发表了。”张思鹏打了火,一边把车开上主路一边说:“算是以后评职称的又一块垫脚石吧,本来想借给这个事儿庆祝的名头带你去**一把吃点好的呢,不过现在把胡吃海喝的由头改一改也行。”他故意卖了个关子,左琳就顺着他问了一句,“改成什么?”

张思鹏宠溺地笑着看了她一眼,“改成‘何以解忧,唯有吃肉’。”左琳忍不住笑了一声,嗔怪地瞪了他一眼,“就你贫!”

“不贫能笑吗?”正好是信号,张思鹏把车停下来,挑挑眉,“到底怎么了?”

“我……”左琳看着张思鹏,想起在此之前她下定决心要转宣传处的时候,跟男友一起畅享的未来,一时间忽然觉得有点愧疚,难以开口。她犹豫了一下,终于在张思鹏询问而关切的眼神中,歉然地说道:“院里新设了特别执行处,突然提我当了处里的执行法官……我转宣传处的事儿泡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