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执行利剑 > 第7章 调任

第7章 调任

左琳一早来上班,刚打了卡,屁股都没挨着椅子,就带着她那两个同生死共患难的摄像师,为着拍好《执行在路上》宣传片的光荣使命,转头追着三庭执行法官的外勤任务跑了。临近中午才风尘仆仆地回院里,连口水都没顾上喝,又被周凯一个电话叫到了局长办公室。

往周局办公室走的时候,左琳其实心情挺不错,三庭今天工作开展的顺利无比,他们拍摄过程也就跟着一顺百顺,拍摄效果超出预期,该有的素材都有了,回头可以先剪片看小样做后期了,所以虽然奔波了点,但不觉得累,推门的时候,左琳是打算跟他们周局报个喜的。

可是她的喜事还没来得及说,就被一纸任命书给堵了回去……

周凯刚说任命书的时候,左琳还挺高兴,以为是自己往宣传处调的事情这就有了谱儿,她有点期待的雀跃,一目十行地看着任命书先睹为快,然后……才发现不对劲。

又把手上盖着章的a4纸从头到尾一字不漏地读了一遍,这一次,她终于回过神来了……

但理解了意思不代表能接受现实,她莫名其妙又惊愕不已,跟周凯确认的时候,嘴角都有些控制不住地抽了抽,“我……?调我去特别执行处做执行法官?!”

周凯目光殷切地看着她,“白纸黑字。不是你,还能是别人?”

“不是……”左琳不是反应不过来了,她是完全接受不了这个现实,简直有点晴天霹雳,

劈碎了她对未来的职业规划,“可是为什么是我啊?我们院里那么多有能力的人呢!”

这是个怎么回答都牵强的问题,周凯只能高深莫测地笑了笑,跟着院党委的决定和稀泥,“这更说明院领导对你的信任嘛!”

左琳一脸苦相,“可是周局,我手头上正忙《执行在路上》的专题片呢,不能半途而废呀!”

周凯摆摆手,“那废不了,不就拍个片子嘛,宣传处的人都能干。”

左琳自从跟张思鹏谈婚论嫁之后,一直在考虑家庭和事业的比重问题。她纠结了小半年,终于下定决心说服自己要从自己喜欢的执行法官位置上退下来,换一个相对轻松简单的工作环境了,她考虑了那么久,又为决定努力了那么久,明明私下里说话试探风向领导们已经都基本同意了她往宣传处转的事情,谁知现在片子要的镜头刚刚拍全乎,这几位竟然变卦了……

左琳从牙缝里深吸了口气,还是尽量委婉地说:“周局,您就算帮帮我,凭我的资历和经验,我真担不起特别执行处这副担子,还是换别人吧。”

“开什么玩笑!”周凯突然板起脸,“院党委开会正式任命的,你说换就换?!”

“可你们决定这事之前好歹也该先征求一下我的个人意见吧?”左琳进门之前有多高兴,现在就有多窝火,猴脾气一下子窜起来,说话就上了冲劲儿,“你们明知道我想往宣传处调,明知道我为此做了多少努力,明明之前也都点了头就差给我个正式的文书了,现在却突然告诉我之前的事情作废,让我去做另一件事——那我在此之前的努力算什么,就这么半途而废吗?!我对领导的决定有看法!”

“不要再说了。有看法,之后写申诉。”这件事情,如果周凯知道原因始末,他能对左琳晓之以理,再谈话安抚一番。但现在连他自己看着任命书都一头雾水,更别提开导左琳,解释不清干脆就不解释,果断地一挥手,周凯严厉地打断了左琳的控诉,“但现在,工作上服从院里的统一安排。把你的专题片放一放,把手头上的工作交接一下,明天到特别执行处上任——不要有压力,你本来就是三庭的执行法官,现在做会老本行,相信很快就能上手。”

“可是我!——”

“没有可是,”周凯再次打断她,把她交回来的任命书又推到她面前,表情严肃,“这件事,不商量。”

“……”拒绝无效,左琳整个人都有点泄气,但总不至于真像周凯说的去申诉。要说她不喜欢干执行的工作,其实还真不是。她要真不喜欢,不可能从毕业到现在一直待在执行局这么多年,她就是生气拍宣传片这么久的努力都打了水漂儿,生气院领导不尊重她个人意愿,但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只好接受现实,叹了口气,“特别执行处的主要工作方向是什么?”

周凯说:“疑难要案。比如,永嘉地产。”

左琳一听,简直连苦笑都笑不出来,“我理解一下,就是咱局里其他单位攻不下来案子,从此只好都归我们这个‘特别执行处’了,是吧?”

周凯听着她那个半阴不阳的语气,对她半是放纵半是无奈地点点头。

左琳腹诽,“院领导还真是看得起我。”

“行了,”周凯说着,从旁边拿过另一张打印纸,“下午就成立特别执行处的事,在指挥中心召开新闻发布会,这是流程单。你回去准备一下,有媒体参加,你要做主题发言。”

………………

…………

左琳前脚刚走,周凯后脚就去了院长赵双白的办公室。

正在签文件的赵双白看他面无表情地进来,意料之中地笑了一下,“怎么,左琳反弹很大?”

“大得都快跳起来了。”周凯随口吐槽了一句,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叹了口气,“不是,老赵,我就不理解,市长办公室打电话推荐左琳的理由是什么?这丫头工作能力是不错,专业水平也有,一心一意干三庭执行法官那时候,那的确是出了名的牛脾气,谁的面儿也不给,论个人操守也的确没什么问题——但就算如此,院党委之前虽然也的确考虑过她,可还没到非她不可的地步吧?”

说到这个,赵双白的表情也古怪起来,他顿了一下,不置可否地摇摇头,低头在一份文件上签了字,“说是除此之外,她这几个月还都是中院新闻发言人,形象亲民,有公信力。”

周凯一听就笑了,半是挖苦地说反话:“市领导站位更高,也说明对我们的工作很重视啊!”

赵双白抬头看了他一眼,“有你这个老执行把着呢,对上级的意见我倒是不担心。”

周凯会意地揭穿,“您这是给我加码呢。”

“我看你给我报上来的特别执行处的班子成员名单,这上面可是给左琳配了一个精英班子。”赵双白拿起刚才签字的那份文件,隔着不远的距离给周凯自己看了一眼,“左琳在工作上一直是个靠谱儿的,有这些人保障她的工作,又有你把控,我倒是一点都不担心。”

周凯想起左琳那句腹诽,这会儿原封不动地拿过来借花献佛,“领导还真是看得起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