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执行利剑 > 第2章 困难重重

第2章 困难重重

于川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的人把门锁死,眸光逼仄,整个人的气压都很低。

陆吉安是他们系统内有名的老赖。

一年进法院的次数怕是比回家见他妈的次数都多,打过多少个照面了,现在装特么什么大尾巴狼?

他分明是上了失信黑名单、要跑路到国外结果被机场拒乘给堵回来的,跟二十一个人欠款纠纷,涉案金额本息共计三亿八千六百七十三万五千二百四十一元人民币,二审官司打到省高院也还是维持原判要求起偿还欠款。判决下来那天,他站在高院外面对来追讨的原告大义凛然地说什么“回去清点财产,欠多少还多少”,那话听到耳朵里现在还带着热乎气儿呢,他就犯横锁门不认账了!

于川深吸口气,从公文包里拿出明川中院执行局自家局长签过字的《执行通知书》,举到陆吉安面前,“执行通知书,看明白了吗?请你配合工作!”

一旁始终力争不放过任何一个有用镜头的左琳立刻招呼摄像靠近了拍那张《执行通知书》的特写,她始终顶着摄像机里的画面,从那不大的小屏幕里看见陆吉安不急不躁、不慌不忙地说笑了一下,听到他老神在在地对于川说:“领导,您先等会儿。我眼花,得戴副眼镜,看不清楚。”

他说着就开始煞有其事地在兜里找眼镜,左翻右翻,将近半分钟,直找到于川耐心告罄,挑高了眉毛勾着嘴角揶揄嘲讽,“你老人家多少度?我上街给你买一副去?”

“不不不,找着了,找着了!”闻言,慢吞吞找眼镜的男人煞有其事地把眼镜拿了出来,慢条斯理地挡着所有耐着性子等他、全都面色不善的法官法警的面,拿着眼镜布把镜片擦了擦,这才戴上眼镜,把那张执行通知接了过来。

陆吉安戴着眼镜装模作样地看通知书,就那么个通知,一共也没几个字,他跟把字拆成一笔一划看似的故意拖延时间,半天也看不完,于川实在没耐心等他,出声催促,“看完了吗?”

陆吉安摘下眼镜,国字脸堆起憨厚的表情,“马马虎虎吧,有几个生字认不全。”

这鬼话骗鬼都不能信,也是不要脸了……于川皮笑肉不笑地对他抬抬下巴,“我念给你听?”

“那不用,猜也能猜个差不离。”

“那就配合我们执行工作,把门打开吧?”

陆吉安陪着笑,跟于川对视的眼神却几乎肆无忌惮,“有事在这儿说呗,开大门干嘛?”

于川微微眯了下眼睛,有点咬牙切齿。要不是还得配合左琳拍摄,他这会儿已经叫人砸锁了,“又装傻是吧?”

“甭跟他废话。”陆吉安在中院执行局差不多就是个人人见了都厌烦的耗子,于川好不容易耐着性子没发作,一庭的执行法官倒是先发难了,说着向同行的法官法警一挥手,“来个人开锁!一组查封办公设备,重点是电脑和账簿,二组查封车辆和其他贵重资产——”

“哎呦呦呦,不行……我怎么突然头晕了呢!”他话刚出口,原本站得倍儿直溜,比谁都精神抖擞的陆吉安突然捂着脑袋,浑身一软直接就往于川身上倒,于川本来气势汹汹,这会儿明知道陆吉安是装的,可害怕他真豁出去再接再厉直接倒地上装瘫痪,也不敢真往后退,只好扛着他一个大活人的重量连忙避嫌地举起双手戳在原地,“陆吉安,我可没碰着你!你往我身上贴也没用,我们有执行记录仪,你的一举一动都录着呢,你别想赖上我!”

闹这么一出,带队的执行法官脸都绿了,看陆吉安狗皮膏药似的往于川身上越贴越紧,眸光一沉就喊法警上前把他架开,可法警一左一右刚摸到他肩膀,那原本瘫软如泥的男人竟然左右一挣,夸张地一抱脑袋,就地躺下了……

“哎哟哎哟!疼死我了,法警打人了!”一边喊一边在地上抱着脑袋打滚,喊的声音如同杀猪,结尾都带着破音儿的,“打人了啊!救命啊!法警打人了!”

这简直是面子里子都不要了,于川气得不行,偏又看他这滑稽样子想笑,脚都痒痒,只恨不能上去照着他肚子来两脚,“陆吉安,真耍赖是不是?我警告你,你现在的做法是干扰执行,犯的是拒执罪!”

“怎么我被你们打了,我还犯罪?”陆吉安满脸皱出假模假样的痛苦,说话的底气可一点都不虚,“我要去告你们,暴力执行,野蛮执法!你们——”他说着,抬手颤颤巍巍地指他自己带来的几个助理和旁边被法警隔离一旁的保安,“你们都看见了吧,法警打人啊……!”

几个助理、保安同时会意,几乎立即就跟法警起了冲突,原本敢怒不敢言的保安们有了主心骨,牟足了劲儿地准备撞开法警的阻拦往前冲——

“干什么,凭什么打人!”

“就是!穿着警服就能随便打人吗?”

“陆总您还好吗?我们要求立即就医!”

与此同时,有几名同样保安打扮的人从不远处的工地上赶来,到了大厦前面二话不说就要往里闯,被守在外围的法警拦住,永嘉地产大门前,台阶上下,场面顿时混乱起来,在一旁冷眼旁观着一切的左琳抿紧的嘴角透着对陆吉安毫不掩饰的厌恶和讥诮,黑白分明的眸子却闪着跃跃欲试的兴奋的光,连忙回身招呼扛机器的摄像师,“快,跟着陆吉安拍!”

………………

…………

中院执行局指挥大厅。

不同角度的执法记录仪把拍摄到的画面实时传回指挥中心的led大屏幕上,没开声音,但光看画面也知道现场必定嘈杂得不成样子。

左琳让摄像师把镜头给到撒泼打滚的陆吉安的同时,一个法警的记录仪画面也落在了他身上,亲自在指挥大厅坐镇的中院院长赵双白面沉如水,站在他旁边的执行局长周凯气得额角青筋直跳,“这就是高院终审宣判的永嘉地产老板陆吉安,出名的老赖,一哭二闹三上吊,什么招都会!”

“法警隔离现场,先把冲现场的那几个保安控制住!”赵双白沉定的眸子里含着愠怒,微微压低身体,紧盯着画面对着话筒沉声吩咐,“执行记录仪一秒也不要停,把这个陆吉安抬走,强制执行!”

话麦连着法官法警身上的无线手台,将赵院的声音实时传到现场,法警们闻声而动,立即有人上前强行把满地打滚的陆吉安拽起来,今天对陆吉安志在必得的周凯和赵双白眼见着局面逐渐得到控制,一口气还没舒出来,指挥中心后方的工作人员捂着电话听筒突然压低了声音喊赵双白,“赵院长,市长办公室的电话!”

“……”有那么一瞬间,指挥中心安静得连敲键盘的动静都没了。

赵双白和周凯相互若有所思地对视一眼,眉心拧成了了疙瘩,快步走过去接起了电话,“我是赵双白。”

“赵院长,要找你好难啊!手机不接,办公室没人,我让总机找了三个地方才找到你!”电话那边是个沉厚的中年男声,因为常年身居高位,连玩笑话也带着莫名的威压,竟是明川市的一把手亲自打来的。

赵双白一听这动静脑袋都大,“对不起何市长,我手机关了,正在指挥中心现场指挥一次执行。领导有什么指示?”

对面何市长意料之中地问他:“是执行永嘉地产吧?”

院里的一次常规执行而已,按说无论如何也惊动不到市长的层面,这会儿毫不意外张口就说出了“永嘉地产”,显然市长这个电话不止是询问工作那么简单。赵双白异样地望了周凯一眼:“正是。”

果然,下一秒就听见何市长半是揶揄半是质问的口气,“你手下的人去查封永嘉地产我不管,可怎么把火烧到我们市政府大门口来了?”

“您的意思……?”

“永嘉地产的业主,手里都拿着购房合同、打着标语跑到市政府大楼门口来闹事!”何市长也是头疼,“老赵啊,永嘉地产这次欠钱是该还,但这些人已经购了房百姓怎么办?把人家的房子也一起查封了,那人家能干吗?”

“何市长,据我了解,永嘉地产现在没有未交的期房。”赵双白听得云里雾里,坐镇中院多年的经验让他本能地觉得这件事不寻常,“我马上过去处理,这些业主的身份我们也再查查。”

“查?你想查到什么时候?”何市长严肃的声音里透着薄怒,“就让百姓这么堵市政府的大门等你查?你想让整个市政府等你一个中院院长来处理?”

赵双白的眉毛也越拧越紧,市长是什么意思,从电话一响的时候他心里就有数,但这会儿猜测被证实,连心存的那一点侥幸也灰飞烟灭,却莫名让人感到压抑,“那何市长看该如何处置?”

那头何市长果然说:“你先别查了,楼下已经来了一些媒体了,事情再闹到省里我们没法交差,你那边先停下来吧!”

“我没法停。”赵双白抬头去看led其中一块屏幕中特写的陆吉安的脸,那人泼皮无赖似的对架起他的法警连踢带打激烈反抗,丝毫不把执法人员放在眼里,“执行到一半,那个被执行人嚣张得很!”

“我说老赵,你说话负点责任好不好?等搞清了情况改天再执行也不迟嘛!”

赵双白望向周凯,两个人均面色凝重沉默不语,何市长却没把这消极抵抗放在眼里,径自吩咐,“行了。我已经派人去楼下安抚闹事的业主了,你那边立即停下来,这事没得商量!”

他们市长那是带着气呢,话音刚落,直接就挂了电话,听筒拍在电话上啪地一声,吓得赵双白眼角一跳。

中院的老院长拿着电话听了半晌盲音,在周凯询问的目光中心情沉重地摇了摇头,动作缓慢地把电话放了回去。

周凯会意,一口国骂生生卡在嗓子眼里,压着不甘和一肚子的火,给带队的执行法官去了电话,刚一接通,就隐含着愤怒地沉重吩咐:“通知一庭和法警队,停止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