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原神,长枪依旧 > 正文 第四把零三章 云堇的请求
    听了少年的话后,云堇不禁翻了个白眼给他。

    她收起手边的纸张,一双妙手在身前翻转,吟笑道。

    “可不敢叨扰我们的大忙人,白大少爷的事才要紧。”

    虽然听起来像是在挖苦,但白启云知道这只不过是云堇的玩笑话罢了,只得尴尬地笑了两声, 糊弄过去。

    “我前日虽是上门去过一次,但并不是为了凝光大人的事,倒不如说那件事其实早就解决了。”

    说到这里,云堇瞄了一眼身前的少年。

    这都拖了有一段时间了,要是真的等到白启云想起来再去做,黄花菜都凉了。

    所幸那位凝光大人好似知道他们两人的约定,竟然派人主动找上门来询问需要什么帮助。

    “不过我确实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最近的海灯节长青宴你听说了吧。”

    岂止是听说,白启云就是这场宴会的负责人之一。

    “啊, 确有此事。”

    少年点了点头,似乎没有想到云堇跟长青宴本身会有什么关系。

    “之前我与凝光当人约好了新戏的演出地点,海灯节当天云翰社将会作为庆典的一份子而受邀前去。”

    云堇将之前跟凝光敲定好的计划全盘托出,没有丝毫隐瞒的意思,但关键的地点却没有明说。

    “但现在我们的新戏却出了点岔子,需要人帮忙。”

    “岔子?”

    闻言,白启云心中有些诧异。

    云堇在戏曲一道上竟然也会遇到不顺,这倒是他没有想到的。

    但即便如此,这种事情也该找璃月港内的其余大家商讨吧,他一个当厨子的人能帮上什么忙。

    “我们新戏是取材于一则民间传说,名为神女劈观,前期安排的都还算不错,但后期却遇到了词曲上有些乏力的状况,外加我个人也不是很满意这个结尾的感觉,所以我就想找人帮忙参谋一下。”

    毕竟是要呈现给全璃月港的百姓的,云堇对于这次云翰社的登台可谓是极为看重,自然对于新戏的要求不是一般的高。

    若是往日里, 这种程度的完成度已经完全可以用来当台柱子即便的看家大戏了,但现在她还想精益求精,力求在期限之前把新戏的完成度再向上抬一个台阶。

    “所以?我好像也帮不上什么忙吧。”

    白启云坐在椅子上,将下巴拄在手掌中,一脸迷惑地看着面前的少女。

    周围的戏子们在后台走走停停,并没有谁因为云先生在后台接待客人而多驻足片刻。

    如此敬业的戏班子都解决不了的高深问题,他能有什么办法。

    闻言,云堇一双素手捂住了嘴。

    “其实并不是为了找你,而是你家的那位服务生,申鹤小姐。”

    “申鹤?”

    那家伙连跟外人交流都做不好,还想解决戏曲上的问题?

    光是想想白启云就觉得一阵不可思议。

    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看着少年的表情,云堇哪里还不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

    “别想太多,申鹤小姐的身份是我从凝光大人那里得知的,也正是凝光大人推荐我去向她寻求帮助的。”

    “申鹤的身份?”

    说起申鹤,白启云自然是知道对方是某位仙人的高徒,甚至跟那位月海亭的秘书,半仙甘雨也有着一定的联系。

    但这又跟唱戏有什么关系。

    但很快的,云堇随后的话语就将他的疑虑完全打消掉了。

    “不瞒你说,其实申鹤小姐正是我这出新戏里借鉴的民间传说里的主人公,如果能有她帮助, 我相信能让戏更加的真实且饱满。”

    原来如此...嗯?等等。

    少女轻柔的嗓音在白启云的耳边回荡,其内容让他不禁一愣。

    “申鹤是民间传说的主角?神女劈观?”

    虽然白启云是璃月港土生土长的人,但各种民间传说他并非都了解的极为透彻。

    比如眼下提到的‘神女劈观’他就没听说过。

    “嗯,其实是近些年来才在天衡山脚下的村庄里流传开来的,故事也是近些年才发生的,你不知道也很正常。”

    对于少年的反应,云堇并没有什么意外。

    对于一般人来说,所知晓的最多也就是那些耳熟能详的早已在璃月港流传数百年的传说。

    就连她自己如若不是机缘巧合想要寻求新戏的灵感,也很难听闻到这乡野间的传说。

    “天衡山...也就是说申鹤之前是住在那的吗,我没怎么听她提起过。”

    说到申鹤的身世,白启云只清楚对方受过他母亲的恩惠,再加上仙人门徒的身份而已。

    但天衡山他倒是去过不少次,在他的印象里那附近的山脚下的村庄早就荒废了,也就是说申鹤的家人父母应该是不在了或者迁走了才对。

    只是联想到对方一直都居住在山间,与仙人为伍,白启云就觉得其中发生的事情的结果应该不是太好。

    “既然是找申鹤帮忙的话,嗯...今天不行,明天开始如果你有空的话直接去酒楼找她就行,我会跟她说的。”

    反正长青宴接下来也不需要申鹤,她呆在酒楼里也是闲着,帮云堇一个小忙应该也没什么。

    只是涉及到申鹤家乡的事情,白启云也咬不准对方到底是什么态度,只得先应下来再回去问问。

    ————

    “云堇?没怎么听说过。”

    回到酒楼,白启云跟申鹤面对面地坐着。

    白发的女子依然一脸寒霜,对于少年口中提到的那个名字一点印象都没有过。

    戏曲?那是什么。

    坐在凳子上,申鹤将自己的双腿老老实实地规矩在手的正下方,坐的笔直。

    看样子即便是身处在闹市之间她也未曾放下过对于自身锻炼的要求。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层岩巨渊之下的事情让她面对少年的时候有些尴尬,下意识地就把坐姿绷紧了。

    “额...反正就是我的一个朋友找我帮忙,不....不行吗。”

    白启云盯着看了两眼申鹤面无表情的脸蛋,小心翼翼地问道。

    毕竟是他拜托申鹤帮忙,态度总是要低一些。

    “不必征求我的意见,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来的时候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在酒楼的这段时间,你的一切安排我都会听从。”

    不过很显然少年的担心白担心了,申鹤根本就没有拒绝的意思。

    “额,那明天上午,云堇她应该就会来找你了,你多注意点。”

    明天上午白启云要去忙长青宴会场和人手布置的问题,不能在酒楼里帮衬。

    希望申鹤这种直来直去的性子不会让云堇感到下不来台就好。

    ————

    翌日,天朗气清。

    白启云趁着众人还窝在被窝里的时候偷偷溜出了酒楼。

    住在他隔壁的北斗呼噜打的震天响,让他根本就睡不了多久。

    说起来好像小时候北斗的毛病还没这么严重,难不成是在海上航行的日子让她变成这样了?

    在千岩军的注视下,白启云来到了天上第一楼。

    此时的天上第一楼周边已经布满了用浮生石制作的临时升降梯,跟用来登上群玉阁的那东西是一个性质,只不过要比那个宽敞不少,而且还有防护措施。

    毕竟让客人升入高空却不给任何防护的疯子,全世界可能就凝光一个了。

    但即便如此,当白启云踩在浮生石上向下望去的时候,那逐渐变得矮小的房屋还是让他心下一突。

    这或许是他的问题,一旦看见菜刀就老想着砍到自己会是什么样,一见到高处就会想到自己掉下去会是什么样子。

    这可能是一种心理疾病,不过随着他能够操纵元素力了,这种胡思乱想的情况也就变得少多了。

    因为真的被砍或者掉下去好像也没什么事。

    乘着浮生石来到了楼阁之上,比起之前他们几个借用仙器赶路的时候这里多了几丝烟火气。

    一些蔬菜肉类等材料随处可见,一排排的人们正忙着向厨房运送厨具。

    不过比起白启云刚才在楼下见到的那群人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毕竟能来天上第一楼做料理的人也没几个,需要的东西自然也比面对一般民众的下面少了许多。

    “白先生,这边请。”

    一旁维持秩序的千岩军见到了白启云,连忙把他引到了大厅之中。

    在那里,白启云见到了多日不见的老爷子正被人簇拥着问东问西。

    被一堆人问得烦了,老爷子的余光正好扫到进来的白启云,随即向着少年一指。

    “剩下的你们去问他。”

    闻言,一大堆各个酒楼的主厨转过身来,扭头看向刚从门口进来的少年。

    被一群眼睛盯着,白启云身上瞬间起了一堆疙瘩。

    这是怎么了,怎么感觉一个个如狼似虎的。

    “各位好。”

    不明所以的少年对着几位厨师打了个哈哈,他眼角的余光却发现自家老爷子直接趁着这个功夫溜了出去。

    名以上作为长青宴料理方面的总负责人,老爷子此时也是不堪其扰。

    这群人,怎么连进多少货都要问他。

    如果不是碍于情面,他真想骂几句这些人弱智。

    “白老板,您看看我们这报表还有什么欠缺的吗。”

    还没来得及等白启云开口,一位长相年迈的厨师就拿着一张单子走了过来。

    白启云认得,这人是便宜坊的薛主厨,只不过他记得薛主厨年事已高,早就应该是退休了才对。

    没想到这次长青宴竟然直接让对方把这尊老先生给请了出来。

    如果说把现在还在璃月港的厨师排个位次,把老头子去掉,这位绝对能排上个前三。

    “我看看。”

    面对如此前辈,白启云可不敢怠慢,连忙接过对方的单子看是看了起来。

    只一眼他就明白了为什么老头子唯恐避之不及。

    这成箱的野百合是用来干嘛的,这不是食材单子吗,还有那个百株琉璃袋,这东西用得上一百株吗,怕不是直接把人给药死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什么处子鸡,跟竹林伴生的萝卜,被泉水灌肠的野猪,一堆乱七八糟的材料要求让他越看越蒙。

    “额...薛老伯,这些东西是真的要用的食材吗,我怎么感觉不太对劲。”

    白启云僵硬地抽了抽嘴角,把手里的单子缓缓放下,似乎是想问问几人是不是拿错了单子。

    但没曾想到一旁的厨师却直接站了出来,连连摆手。

    “白老板,这些都是长青宴能用的到的,只不过为了尽善尽美,我们的要求是提的多了些。”

    说着说着,这位年长的厨师也不好意思地摸起了自己的头,似乎是他自己也觉得要求提的多了些。

    他们的要求哪是多了,简直是太多了,要真的按照这个条件来筛选的话,那光是原材料的准备都得浪费不少时间,根本赶不上这次的长青宴。

    想到这里,白启云打算直接拒绝他们,但话到了嘴边却又不好说出去。

    毕竟这些人也是为了尽量筹备好这次的宴会才提的这么多要求,一下子全拒绝的话....好像也有点不近人情。

    “这样吧,我也知道各位是出于好意才会要的这么仔细,但现在时间上确实来不及,各位可以每人留下三样自己认为最重要的食材,下午我帮诸位上交到总务司。”

    这里一共就八位厨师,没人三份也就二十四份,凭借总务司的能力解决这么点要求还是没问题的。

    “这....那好,麻烦白老板了。”

    见状,几人互相瞅了一眼,他们也知道这可能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只得向着面前的少年行了一礼,确定了关于食材的处理。

    除了食材的事情以外,白启云还发现这群人的称呼好像也随着他的年纪变化了一些。

    以前他见这些叔叔伯伯辈的人的时候,他们都叫他‘小老板’,现在直接把前面的那个‘小’字给去掉了,或是因为他已经成年了的缘故吧。

    打发走了这群厨师之后,白启云向着老爷子溜走的地方追了过去。

    天上第一楼虽说是楼阁,但跟凝光的群玉阁差不多,外面都有一汪池水点缀。

    顺着长廊一直向前,白启云见到了在此处躲清静的老爷子。

    比起他离开的时候,老爷子在精气神上倒是没太大的变化,依然是时常绷着个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