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刁民陈二狗 > 正文 第八百章 无计可施
    四合院内外。

    在少年带领下,顷刻间便响起了一片肆无忌惮的嘲讽哄笑。

    “笑个屁,姑奶奶让你们笑个够。”

    凤目凛沉,气不过的万彩蝶当即便身形一动,眨眼间已然到了少年右侧斜上方。

    怒叱刚起,一股汹涌真气,瞬间便宛如一柄无形巨大砍刀。

    带着震耳破空声,劈向了少年。

    “哈哈……,雕虫小技,也敢上前找死,是挺好笑的。”

    眼看就要命悬一线,但少年却依旧非但没有半点惊慌。

    反而再次发出了一阵哄堂大笑,随后指尖只朝刀尖轻轻一点。

    万彩蝶便只感有股恐怖力量,顿时宛如巨浪般奔腾不息朝自己袭来。

    心中顿时暗叫一声不好的同时,娇躯也如断弦的风筝一般被仰后掀飞了出去。

    “这家伙,好恐怖的力量。”

    “恐怕少说也得金丹境中期,小哥哥,你可得小心了。”

    在感觉身体落入一个温暖胸怀之中后,万彩蝶有些惊愕的看了一眼陈二狗。

    目光再次看向那少年时,立刻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花容失色道。

    “金丹境中期吗?是有点棘手。”

    倒真没想到,眼前这少年也没比自己大几岁,实力竟然会如此恐怖。

    脚下轻点落地,放下万彩蝶的同时,陈二狗轻声喃喃自语般道。

    “哦?只是有点棘手吗?”

    “好小子,这次,还真被你装到了。”

    “本事不大,口气倒是不小。”

    嘴角微扬,少年饶有兴趣的上下打量着陈二狗,不愠不怒道。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不管是谁,今天但凡有阻挡我带走父母遗体者,死。”

    “还有,你到底是什么人?”

    “难道连临死之前,都不想在这世间留下个名号吗?”

    “乌家,可没你这么厉害的高手。”

    紧盯着两副近在眼前的棺椁,陈二狗目光瞬间凛寒到了极点。

    但坚定的心性,很快又让陈二狗平静了下来,也在心中暗自快速分析了一遍眼前局势。

    无论是整体实力,还是少年个人实力,都远远超出了陈二狗一开始预料。

    特别是那些捆在棺椁上的黄符,陈二狗至今还不知道有什么作用,但显然绝不是为了装饰。

    今天要想将棺椁取走,恐怕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关键是,父母棺椁,绝不容许有任何损伤。

    思来想去,陈二狗都不得不处处捉襟见肘。

    “小哥哥,从功法来看,这家伙应该是八大古族中的人。”

    “只不过,一时间还不好判断,到底来自哪一族。”

    正当陈二狗暗思对策时,耳边忽然响起了万彩蝶肯定的声音,这才被拉回现实。

    不得不承认,虽然有所心理准备,但陈二狗还是被她的判断惊得心下一紧。

    最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不管对方来自哪个古族,仅从万家如今所表现出来的实力来看。

    无论哪一家,对陈二狗而言,那都是庞然怪物。

    不过,短暂的惊愕之后,陈二狗内心很快又完全恢复了平静。

    虽然极不愿意与这些怪物为敌,但倘若对方非要阻拦自己取回棺椁。

    那对方的身份,便不再重要。

    简而言之就是,挡我者死,就对了。

    “这时候问本少身份,陈少不会是打算要和本少攀亲戚,求本少饶你贱命吧?”

    “那本少劝你,还是放弃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比较好。”

    “别说本少堂堂古族血脉,不可能有你这样的低贱亲戚。”

    “即便有,那也是族内耻辱,更要除之而后快。”

    一阵大笑,立刻便将陈二狗再次从短暂沉思中拉了出来。

    冷目一扫众人,面色顿时便完全凛寒到了极点。

    就连那少年,顿时也忍不住心下一颤,将纵笑声瞬间全部噎了回去。

    不过,陈二狗可不是因为少年的讥讽而杀心顿起,而是忽然明白了那些符篆的作用。

    “今天,你们全部都该死。”

    “那些小喽啰交给你,记住,不管发生什么,绝不能触碰那两副棺椁。”

    杀气凛然的目光一扫众人,陈二狗随口对万彩蝶吩咐道。

    “小哥哥放心,保证万无一失,姑奶奶正愁没地方撒气呢!”

    刚被那少年欺负一场,万彩蝶心中早已怒火中烧。

    虽然万彩蝶自知不是那少年对手,但拿乌家那些小喽啰出出气,却自认为绝不是问题。

    所以再次得到陈二狗命令后,立刻稍稍活动筋骨,嘴角扬起了一抹兴奋浅笑。

    “别那么凶嘛!对人家小姑娘,要温柔客气一点,毕竟人家好歹也是万族之人。”

    “喂,小子,既然你已经知道那是烈阳符,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

    “给本少跪下。”

    见身后众人立刻虎视眈眈,纷纷做好了迎战准备,少年却忽然又仰头大笑了起来。

    只不过,这次他并没有大笑太久,忽然一声重喝,便朝陈二狗怒起而来。

    “小哥哥,什么是烈阳符?很厉害吗?”

    见陈二狗面色越发难看,显然少年的威胁,还是起到了一定作用。

    所以在狐疑看了一眼那两副贴满符篆的棺椁后,万彩蝶很是不解对陈二狗轻声问道。

    “传说烈阳符能烧灭天下一切,包括各种天下各种法宝灵器,包括鬼魂。”

    “只要肉身的魂魄还未进入轮回,便能顷刻间烧成灰烬。”

    “当然,肉身更会连渣都不剩。”

    时隔近二十年,陈二狗也不知道自己父母有没有进入轮回?

    但不管有没有?至少父母遗体,陈二狗也绝不允许有任何损伤。

    而且那少年要启动烈阳符,不过发动咒语,秒速间的事情。

    所以陈二狗一时之间,还真被少年拿捏得死死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之所以告诉万彩蝶,也是想看她有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帮帮自己。

    毕竟,她好歹也是来自八大古族之一。

    “连逝者都不放过,好你个丧尽天良的小混蛋,姑奶奶和你没完。”

    “虽然姑奶奶今天打不过你,但我们万族,可不怕你。”

    “陈少可是我们万族贵宾,你今天要敢动他半根汗毛,万族绝不放过你。”

    没想到少年如此可恶,万彩蝶顿时花容震怒喝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