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光影大玩家 > 正文 第四百四十六章 威尼斯落幕
    80后女演员里,程玉安十分欣赏谭琢。

    她明明不到30岁,却长了一张40岁的脸。

    这真不是贬低,这种女演员,其实戏路很宽,观众不会对她的脸有太多记忆——可能这也是她一直不能大火的原因。

    但导演对这种演员会非常喜欢,因为她不会因为长相而制约导演的发挥。

    长得太漂亮的女演员, 导演会不自觉地想把她拍漂亮来。

    就像李钰之于范小胖。

    还有刘一菲也是这样。

    一般的导演对这类女演员总下不去狠手。

    对《小荷》剧组的邀请,他欣然应允。

    《小荷》是导演刘淑的第一部长片,在影评人周展映。

    刘淑混独立电影圈,和程玉安彼此都不认识。

    但对于程玉安的到来,还是受宠若惊。

    远程是做商业片的,但公司养了一大批编剧和文学顾问文学统筹, 对独立电影和文艺片也有需求, 刘淑和谭琢这种文艺咖, 倒也是远程需要的。

    《小荷》的首映现场有点惨淡,放映厅很小,容易坐满人,威尼斯本地媒体没来几家,多是国内记者前来捧场。

    看完电影,程玉安和谭琢刘淑交换联系方式,就先后去接受电影网的采访。

    谭琢接受完采访就轮到程玉安。

    “等很久了吧?”程玉安跟电影网的记者朋友打招呼,都是老朋友,交谈起来的很轻松。

    “还好。我们开始吧。”

    “好。”程玉安接过话筒,自己用嘴打板,“开始。

    “电影网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程玉安,在威尼斯。”

    “导演作为评委接受访问的时候有什么特别需要注意的吗?”第一个问题就问他这个。

    程玉安笑笑:“没有什么特别的,主要是不能讲竞赛电影, 你要是问我今年的电影怎么样,我还能说,你要问我有哪一部电影怎么样,这就不能讲。”

    “参加电影节这么长时间不耽误拍戏吗?”

    “还好吧,新片还在筹备, 我在威尼斯每天都跟国内团队沟通,不会耽误。”

    “新片有什么能跟我们分享的吗?”

    “嘿嘿,原来在这儿等着我。”程玉安面对电影网的采访很轻松,“《老父亲》(这个名字是出于保密需要暂定的)讲的是一个患有老年痴呆症的老人的故事。”

    “是文艺片吗?”

    “是。因为《狩猎》之后我拍了《盗贼》,赚了点钱也跟公司有了交代,所以才会想再拍一部文艺片。”

    “今年华语片在威尼斯失宠这件事是不是已经有很多人问过你了?”

    “对。这几天不光国内媒体问我这个,很多外国记者也问我对于今年华语片集体缺席威尼斯的看法。”

    “是否是因为马克·穆勒卸任才导致了这样的结果?”

    “我觉得不是,我和马克·穆勒是老朋友,他也没请我来做评委,反而是巴巴拉,我都不认识他,他请我过来。”程玉安做评委其实是马克·穆勒促成的,但他不能照实了说,而且正式的评委邀约也确实是巴巴拉发出的,“所以这个我觉得不必阴谋论。

    “那么请你做评委,也是代表中国电影的一部分,组委会也有考虑, 在中国请不请评委。

    “还有我是觉得, 电影里面真的是有好年和坏年,而且好年还不一定有电影刚刚好这个月份(8月底9月初)能首映, 可能有的电影会觉得这个时候出来太早了。

    “其实每年的电影节主席都非常被动,要看每年这个时候有什么电影能来,其实今年的竞赛片都非常强,很多大师,很多很好的电影,那今年没有中国电影,我们只能说,今年可能时机不好吧,因为我们也不知道有哪些好的电影送过,拒绝了。

    “所以我觉得这样的猜测太不具体了。”

    作为评委,程玉安肯定得为威尼斯说话。

    “《太极》你看了吗?你举得它评什么能入围今年的展映单元?”

    “看了,昨天晚上看了。很好玩的电影。”非竞赛展映单元的电影,评委是能评价的。

    程玉安还是给了《太极》面子,没说它不好看。

    “非竞赛电影比竞赛电影要轻松很多,没那么严肃,展映单元给了一些比较商业比较娱乐的电影一个曝光的机会。”

    后面和记者又聊了一会儿,彼此都知道对方很忙,也就没多谈就散了。

    …………

    电影节进行倒中途,几部大热门电影陆续发布。

    保罗·托马斯·安德森的《大师》毁誉参半:

    战后退役老兵、ptsd、宗教诱惑、心理治疗。

    这些元素怎么看着那么熟悉。

    一看出品方,韦恩斯坦影业。

    本届最大热门电影当属韩国导演金基德的《圣殇》。

    他在发布会现场说,这部电影旨在控诉资本主义对人际关系和人性的破坏。

    怎么这么左,怎么这么政治正确!

    在发布会现场,金基德还顺便批判了韩国电影,说韩国太过看重商业片,而不给艺术电影活路。

    是不是他这个年纪的导演都喜欢说这个?

    王晓帅是这样,娄夜也是这样。

    但程玉安其实不喜欢《圣殇》这部电影。

    电影除了最后一幕卡车拖着主角画出一道笔直的血迹外,其他部分都太……太朴赞郁了!

    金基德的一改以往对主角身份认同的探讨,转而搞起了所谓“批判资本主义社会”,让程玉安觉得这老哥有点不着调。

    但《圣殇》还是保留了金基德一贯的电影价值观:

    “他相信爱,相信救赎,相信怜悯和原谅,但不相信这个世界。”

    这也是程玉安最后仍然为《圣殇》投票的原因。

    《圣殇》在技术和主题上很不金基德,但底色仍在。

    当地时间8号,第69届威尼斯电影节落下帷幕。

    韩国电影《圣殇》在一片欢呼声中毫无悬念地拿下最佳影片金狮奖,为韩国拿下第一座金狮。

    《大师》在一片嘘声中拿下最佳导演银狮奖,还贡献了双黄蛋影帝霍夫曼和杰昆·菲尼克斯。

    程玉安当时在颁奖典礼现场向刘一菲说:“反正我没给《大师》投票,这个奖是迈克尔·曼执意给的。因为这个几个评委在会议室差点打起来。”